洛云上走

【翻译】【超蝙超】不义联盟:伤疤 第七章(上)

不义联盟:伤疤 第七章(上)

 

作者: Evilpixie 原文

翻译:mle  @mle 

beta:洛云上走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上)

第五章(下)

第六章 (上)

第六章(下)




 

 

 

 

明亮。

 

一切都过于明亮。

 

而且喧闹。

 

他皱眉,睁开眼,打量着刷得雪白的房间。耀眼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肆意洒落在简朴的白色寝具上。窗户开了一条缝,城市的呢喃近在咫尺,夹杂着游客的欢声笑语和迷途鸟儿的尖利鸣叫。

 

大都会。

 

他的腹部一阵沉坠的不适。

 

大都会……

 

关于前一晚的记忆以无比煎熬的迟缓,一点一滴地苏醒过来。

 

他抵达空荡荡的公寓,撬开锁……然后他吻了克拉克。他,吻了,克拉克。他把他的背抵在墙上,头扳向后方,以饥渴、贪婪、孤注一掷的侵略窃取了他的嘴唇。而克拉克纵容了他。克拉克以不加防备的温暖口腔,和其后温柔缱绻的回吻回应了他。随着这个吻而来的,是坦率而默契的拥抱。他终于任由过去几个月的重担压倒他,任凭伤痕累累的身体屈服于疲惫,放任自己陷入幽暗无梦的深眠。

 

他在他怀中入睡。

 

克拉克。

 

他那么可靠,那么善良,那么……不同……和他的镜像截然不同,他无法想象他们一体两面,拥有同样的DNA,同样的早年,和同样遥不可及却影响深远的起源。两个人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

 

克拉克。

 

他吻了克拉克。

 

告诉他他爱他。

 

而现在他在他的公寓醒来,置身他的城市,之前在他的臂弯中入睡。

 

克拉克。

 

这在计划之外。他并非为此而来。这不是他……他没有任何相应的后备方案。他没有任何计划、措施、或者……他从未考虑过这种可能……从未真的……在平行世界发生的一切之后……在……

 

克拉克。

 

他和克拉克开启了一段恋爱关系.

 

恋爱关系。

 

布鲁斯·韦恩,亿万富翁,花花公子,哥谭王子,蒙面义警,和克拉克·肯特,独立记者,堪萨斯的蓝眼男孩,氪星遗孤的恋爱。

 

恋爱关系。

 

操。

 

他掀开被褥,蹒跚起身。他能解决这个。他们没有任何正式约定。没有任何比接吻更进一步的举动。

 

他喝了酒。他可以归咎于酒精作祟,道歉,然后离开。他可以在任何一方受伤之前结束这一切。

 

他推门走进客厅,自顾自地说起来。

 

“我很抱歉,克拉克,但我觉得我们昨晚可能已经开始的这一切并不明智。我知道我……主动发起了其中的一大部分,而且我真心……”

 

空无一人。

 

“克拉克?”

 

他前进几步。通向主卧的房门敞开着,露出平平整整的双人床。桌上他昨晚喝下半瓶的杏子酒仍在原位。歪斜的相框留在墙壁上他推搡过克拉克的地方。那人不知所踪。

 

他咽下舌底蔓延开来的苦涩。这样很好。这看上去意味着昨晚对他来说不值一提,他意识到那个建议多么荒诞,且允许布鲁斯保留着尽可能多的尊严逃开。他尽可以一去不回,装作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

 

布鲁斯无视了明亮喧嚷的公寓,和窗外光彩夺目的城市,找到了自己的鞋子和外套。他把口袋里简易的化妆包拿到浴室,迅速用一片胶布和一层敷粉盖住面颊。效果远非完美,而且疤痕组织令人不适地压进他的皮肤,但这足够有效。镜中回望的是那个睡眼惺忪、娇生惯养、皮肤平整的布鲁斯·韦恩。

 

他正要出门时,模糊的红蓝两色从窗口飞了进来——

 

“不错。你醒来了。”

 

——然后落进了空着的卧室。一眨眼的工夫就整理好床铺,随后全副披挂的克拉克突然出现在他身前。

 

“我其实已经不住这儿了,”他说,“但我不想吵醒你。”他留意到布鲁斯的穿着和前进方向。“哦……你要走吗?”

 

“我是这样打算的。”

 

“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布鲁斯眨了眨眼。

 

“我比任何现有的飞行器都更环保”,他露出一闪而逝的紧张微笑,“也更快。”

 

“布鲁斯·韦恩乘飞机抵达大都会,”他回答,“他也需要坐飞机回去。”

 

“技术上的确如此,”克拉克回答,带着同样掠过面庞的笑容,“好吧,他会的。”

 

那笑容。那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和他过去对他展露的无拘无束、阳光灿烂的大笑如此神似……在平行世界之前……在另一个超人之前……在他为了一条腰带搞砸一切之前。

 

那早在唯有空气横亘在他们之间时,他就秘密渴慕着的笑容。

 

他需要逃开。 赶在他决心动摇之前;赶在他把现状和他们的关系搅得更加纠缠不清之前;赶在他能……

 

“布鲁斯?”

 

他绕过他走向房门。克拉克跟上来,飘浮在他身旁。

 

“嗨……你还好吗?我是说……如果你不满意……”

 

“克拉克……我不觉得……”

 

“如果你不愿意,我们不用发展出任何结果,布鲁斯。你知道的,对吧?”

 

“我想……”他去握门把手,而后僵住了。他试图复述他对空房间发表的宣言。试图重拾支撑他走出卧室的决心。试图疏远这个徘徊在他身边的外星人。远离克拉克。“我想……”不。他想要什么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好的。重要的是克拉克。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非常艰难,”克拉克说,“我知道我一定唤起了不快的回忆,我完全理解,如果你不……如果昨晚不意味着任何东西……”

 

“不。”他听到自己说。“不是那样。 我只是……我不擅长这个。”

 

他又小心翼翼地瞥了克拉克一眼,看到那人的眼神柔软下来,嘴角又隐约挂上了那见鬼的美丽微笑。

 

他必须离开。他必须……

 

他开了门,迈进走廊,而克拉克拉住了他的手臂。

 

“等等!我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你?”

 

他一言不发,也不去看他。

 

“我今晚可以过去吗。”

 

“我今晚要夜巡。”

 

“之后呢?”

 

他无法抬眼看他。他需要在伤害到克拉克之前结束这一切。在他彻底毁掉他们的友谊之前。他别无选择,哪怕他想要的只是……

 

他点了头。

 

离开了。

 

直到三小时后,私人飞机的驾驶员宣布即将在哥谭降落时,他才终于用手掌按着前额,说出了本该对克拉克和盘托出的话。他总算把脑海中横冲直撞的思绪梳理成了通顺的句子。开场白是四个字。

 

“我很抱歉,”他喃喃地说,“我很抱歉,但我无意伤害你。我确实爱你。对你和你所代表的一切,我抱有完全的爱与尊重,即使我并不总会表露出来。但问题就在于此。我从未能对你表达自己真实的感受。直到为时已晚。”他深呼吸。“而现在覆水难收。我很抱歉,克拉克,但我不确定我是否还能在看着你时不联想到他的影子。即使只是外表的相似……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想毁掉我们的友谊。我不希望我们走到无可挽回的那一步。我很抱歉,我希望……我希望我们在平行世界之前开始就好了。在一切急转直下之前。在我搞砸一切之前。”他噤声了,思索良久才终于出口。“你值得比我更好的人,克拉克。”他对空旷的机舱倾诉。“你值得足够强大的人。坚持反抗的人。一直等你的人。”他向后倚,从眼前撩开额发,凝视窗外上升着迎接他的城市。“你这样的人值得一个……完整的人,”

 

阿尔弗雷德在机场和他会合,责备他不该在腿部没有外骨骼支撑的情况下劳累太久,随后把他安置在一辆一尘不染的黑车的后座。他跌进座位,没系安全带,在皮革装饰的内部的掩护下,眺望着前方隐约延伸的街道。

 

和大都会恣意张扬的晴空大相径庭,哥谭上空密布的阴云预示着大雨将至。远处阿卡姆岛的方向,黑紫色的风暴正跃跃欲试地咆哮。翻涌的云絮铺展开来,仿佛狩猎中的巨大蝙蝠挥舞翅膀。

 

他扭开了头。

 

远离这恶魔般的注视,这雷鸣中的控诉,这死气沉沉的仇恨。

 

强迫自己专注眼下的难题。

 

克拉克。

 

他必须对克拉克说出飞机上的那番话,他必须……他在公寓时就该坦白的。在克拉克给他机会时结束一切。都怪那个该死的微笑。克拉克和他说话,看着他,一如从前。只有空气拦在他们之间。

 

上帝啊。他怀念这个。怀念那种轻松、自信、开诚布公的伙伴关系。他怀念他们之间一切都的日子;自从平行世界之后,他第一次终于感觉对了,只因为……只因为克拉克微笑着注视他,就像是……像是他爱他。像是爱他是世上最顺理成章的事。

 

他需要结束这一切。但他怎么能……怎么能假装他不……

 

他把脸埋进手中。

 

操。

 

车流拥挤,于是在他们回到大宅时,阴云遮蔽下的太阳已然西斜。他下到蝙蝠洞,观看迪克和达米安的搏击训练,直到阿尔弗雷德送来晚餐和他一如既往恰到好处的讽刺。

 

他用餐,更衣,离开。

 

风暴张牙舞爪,将城市吞没在倾盆大雨中。阴沟中泛起浊水,排水槽挤满湍流,只剩下绝望者行色匆匆。他徘徊在通常的巡逻点,撂倒了一个小毒贩,边听着警用频道中枯燥无味的汇报,边注视着雨滴自他的斗篷接连滚落。

 

在这样安分的夜晚,他通常会早早返回蝙蝠洞。但他没有。他留在肆虐的风暴中,望着闪电狂怒的指爪刺穿他城市的天际线,试图忘记其他一切。

 

一切。

 

蝙蝠。标记。时至今日仍在等待他的人。等待着他,即使……即使发生了那一切。

他不能再熟视无睹了。

 

终于滑下勾索、钻回蝙蝠车内时,他的身体已经僵硬麻木。他手动驾驶着穿过废弃的街道,绕过林间的小径,加速冲进蝙蝠洞。

 

停下。

 

加强过的厢顶滑开了。

 

克拉克从黑暗中飞出,无声地向他伸出手来。

 

他犹豫了。

 

“你想要我离开,”克拉克柔声说。“不是吗。”那不是个疑问句。

 

而那只手不曾挪开,伸展在的眼前,仿佛求和仪式。

 

布鲁斯握住了。把自己拽起身来,迈出车子。“我想要什么无关紧要。”

 

“你想要什么?”

 

他措手不及。他没预料到这温柔哀伤的声音,交握的温暖的手指,或是他眼中毫无保留的理解。

 

“我通常夜巡到很晚,”他告诉他。“如果这是关于……”

 

“我明白。”

 

“那为什么……”冰冷的沉重攫住了他的心脏。“你听到我在飞机上说的话了。”

 

克拉克点头。

 

“你跟踪我。”

 

紧张的回答。“我恰巧在附近。”

 

布鲁斯抽回手。“我在哥谭上空,”他说。嗓音低沉,不可捉摸。“你从不飞经哥谭。你会从北边绕开。”

 

他移开视线。“你怎么知道。”

 

沉默。

 

“跟踪我,布鲁斯?”

 

等待。

 

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深吸一口气才开口,“我绝不会停止做你的朋友,除非你要求我。”他说,“而你没有……没有破碎。”他抬眼,迎住布鲁斯的凝视。“你是完美的。”

 

这话语阻止了他,摄住了他。

 

“克拉克……”

 

“如果你无法看着我而不联想到他,我理解。”他迅速地接上。“我知道他对你做的事超出了……我对此无能为力。我不能要求你看着我却假装一切如常。如果你希望我离开,我会的。”

 

“重要的不是我想要什么。”他重复,感觉内心的某一部分随之伸展开来。“上帝啊克拉克……我……我太累了……”他感到构筑在周遭的壁垒开始分崩离析。“我厌倦了谎言、推拒、还有……而你让这如此艰难……重要的不是我想要什么。”他的面具裂开了。

 

克拉克忧伤而理解地看着他。“那什么才是重要的?”

 

“你,克拉克。”

 

“布鲁斯……”

 

“你一直那么善良,那么正直,而且……而且是对的,克拉克。”他听到自己回答。残酷的真相终于袒露,从他内心呼之欲出。“而我并不。我……”

 

“你是完——”

 

“别。”他抬起一只手。“拜托了……别。”他颤栗着深吸一口气。“我本打算……这不是……关于你的一切永远出人意料,不是吗。”

 

一丝笑容闪过。“彼此彼此。”

 

布鲁斯叹息着摇头。“克拉克,我……我不……因为那条腰带,我……”

 

“那不是你的错。”

 

“提出要求的是我。”他坦白。“是我……他已经答应不去哥谭,但……”他紧闭双眼。“你即将赶到,假如我再坚持几个小时,我就能……我脸上这东西就会无关痛痒。”他嘴角扭出苦笑,“第一次时他就叫我婊子,但那并不……那很伤人,但并不真的代表任何东西,直到……直到……”

 

克拉克开口想说什么。他再次抬手阻止了他。

 

“是我的错,克拉克。我不是婊子,但我也不够好。我不像你那样。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尽己所能地推开你。这就是为什么这……这段关系是个糟糕的主意。”

 

“那不是……”

 

“你不该承受这样……我这样支离破碎的生活。你不该抗拒着重重阻碍来爱我……”他没打算说出这些。他没打算这样剖白自己。他只是想……

 

“但我确实爱你,布鲁斯。我如此爱你。”

 

他欲言又止,舔了舔嘴唇。“那么如果二十年后,我仍然会在从睡梦中醒来时因为把你错认成他而发动攻击呢?”他问。“如果明天我发现了你们某个共同的小习惯呢?如果你带着我去孤堡看日落,而我告诉你他做过分毫不差的事呢?那时你还会爱我吗?”

 

 

毫不犹豫地,“是的。”

 

“如果我奄奄一息,却并不握住你的手述说我们的一生何其幸福,而是乞求拿回我的腰带呢?”他立刻反驳,“或是某个早晨我无法正视你……或者禁不住用种种错误的眼神看你呢?”他呼吸急促。“如果毕生如此呢?因为我不……我不会好起来的,克拉克。木已成舟。你不能够……你不能够从中拯救我,我知道你会日复一日锲而不舍,而我……我会伤害你。”他竭尽全力在声音中倾注足够的信服、赤诚和决心。“重要的不是我想要什么。”他说。“重要的是什么是对的。”

 

在他自己听来,这殊无新意。像是循环往复的古老谎言,漏洞百出的陈词滥调。

 

克拉克轻声地说,“那么昨晚呢?那不对吗?”

 

 

 

 

TBC

 

特别感谢 @mle ,本章下也是她翻译噢。


评论(6)
热度(76)

© 洛云上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