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云上走

【翻译】【超蝙超】不义联盟:伤疤 第六章(下)

不义联盟:伤疤 第六章(下)

翻译:洛云上走



冰冷的蓝色眼睛转向了他。

 

“你需要我?”

 

他停顿了一下。“是的。“

 

他向前几步。“是超人吗?他在这里?你需要我去阻止他?”

 

他的脸色变成一种细微而悲伤的样子。

 

“蝙蝠侠?”

 

“你很久没有这么和我说话了,自从……” 他的声音停下来。

 

这个男人慢慢地抬起袖子,擦过他的右侧脸颊。织物擦去了他脸上的颜色,他抬起另一只手撕下伪装,显露出结痂了的红色的超人的标志,从他的下颚一直到颧骨。

 

克拉克的喉咙缩紧了。“布鲁斯?”

 

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噢……”他退后了一步,“对不起……我以为……”

 

“我知道。”

 

他们保持着这个距离站在那里,似乎过了千万年。

 

克拉克绝望地想找点什么来说,任何事情,任何能使这个场面稍微减少一点尴尬的事情。让他别像一只被车前灯抓住的鹿一样呆呆地站在这里。

 

“这里面有什么?”

 

“我……你说什么?”

 

布鲁斯点头示意了一下纸箱子。

 

“噢,”克拉克的微笑稍纵即逝。“露易丝的酒。”

 

他面前的男人挑起了眉。

 

“她的姑姑做的。”

 

布鲁斯没什么表情。

 

“机场不让不明液体登机,”他试着解释。“我把这些从华盛顿带回来,她就不用麻烦地去托运了。”

 

“这是非法走私。“

 

一个心跳的时间后。“似乎是?”

 

然后他们又回到了那个尴尬的永恒的沉默。克拉克再次在脑海里苦思冥想,想找点对的话来说,但是他的脑袋似乎被冻结了,他只能看到表面下模糊的影子。

 

“我……”

 

布鲁斯看着他,等待着。但是过了一会儿,很明显他并不能继续说下去,布鲁斯叹了一口气,一晃腿跳离了栏杆,走向被遗弃在地上的箱子。克拉克在他经过自己的时候,向后退了退。他无视了他,俯身打开箱子,拿出一瓶酒,凝视着它,然后又放回去拿出了另一瓶。

 

他在那重复了好几次,直到克拉克终于试着找回了声音和脑子里的话。

 

“你在这里干什么,布鲁斯?”

 

那个男人停了一下,掂了掂手里酒瓶的重量,慢慢地站起来。“我在找你,”他没有转身。“当我来到这里,看到你的大部分东西要不被拿走了,要不被打包在箱子里,我本来打算走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没走。“他抬起头。”看来我很幸运,你正好被你的前任差遣。“

 

布鲁斯的话里暗暗想问他的。他用严肃的沉默回答了。

 

“对不起。”布鲁斯说。“我以为你和露易丝会永远在一起呢。”

 

“我也以为。”一个小小的苦笑。“看来不是。”

 

然后他们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克拉克小心地看着他,布鲁斯在读他选中的瓶子上手写的标签,他示意了一下请求允许,咬牙打开了瓶塞。酒的清香和发酵的发散,轻柔得像一声叹息,融入夜晚的空气里。克拉克感到背叛自己的意志的一种欲望蛰了他一下。布鲁斯用嘴唇包裹住瓶口,喝了一口,闪烁着金色光辉的液体滑下他的喉咙。

 

“你……你为什么在这里?”他再问了一遍,声音沙哑。“我以为……我以为你再也不想见我了。”

 

他的话像把匕首递了出去,邀请面前的人去完成最后的道别,彻底结束他们间破碎的关系。

 

布鲁斯咽下酒,舔了舔嘴唇,把瓶子递给克拉克。他的手在颤抖。

 

“对不起。”

 

克拉克眨了眨眼睛。“什么?”

 

“我……在比利亚……你……”他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说完这段话,像孩子背诵演讲一样;毫无语调起伏,每个字都像被计算好时间一样。“你把我从战场上带走了,拿走了我的装备,把我留在那里。我失去理智了。我到处乱跑还躲起来。”他停顿了一下,看了他一眼,像一个登山者看了一眼面前崎岖险峻的山路。“你来找我道歉,但是我很生气,觉得受伤,所以我想让你也受伤。我想……”他结巴了。再次吸气,继续说。“我想要伤害你,所以我说了我知道的最能伤害你的话。我告诉你……你不需要知道的事情……我还说你就像某个……其实一点也不是。我说谎了。我……操……我根本不擅长这个……”他转过去,又转身回来。“我感到精疲力竭,那么愤怒,……我……对不起,克拉克。”

 

克拉克看着他,嘴唇微张,完全忘记了手里还拿着一瓶开启的酒。

 

“我不希望我们的友情结束,我……我……”布鲁斯看起来快要陷入极度恐慌中了。“我……操……我……”

 

“布鲁斯?”

 

“也……爱……你。”

 

地球的轴心仿佛发生了旋转。一切都改变了。在这个时刻……一切……一切他曾经以为不稳定的都稳定下来,一切他觉得不可能的事情突然被他拥有了……一切不可能的……

 

布鲁斯站着,微微地侧身对着他,似乎在研究着他的反应。他的冰蓝的眼睛从这移到那,读取,分析,解密。但是克拉克一动不动,僵硬了。他的表情停在了之前震惊怀疑的样子。

 

布鲁斯咒骂了一句,从他的手里夺回那瓶酒,转回去看向夜晚的城市。

 

“操,”他吼了一句,“我不是这个意思……操,”他咽下一大口酒。“我没有打算说这些……在你和露易丝……”又喝了一大口,“操。这不该这样。”

 

克拉克知道他应该说点什么,做点什么,任何事。但他只是……不能……布鲁斯刚才说……说……

 

夜的阴影在万物的轮廓上舞蹈,布鲁斯叹了一口气,转身背对着他身下的城市灯火。他小心地从克拉克的身边走过,走进室内,他的衬衫猎猎作响。那瓶酒快被他喝空了。

 

他在颤抖。

 

克拉克瞥了他一眼,又赶紧移开了视线。

 

布鲁斯的离开,终于让他找回了点控制能力,他理了理头发,四处看了看有什么能让他做的。只有露易丝的家酿酒。他抬起箱子,走进屋子里,把它放在厨房桌子上。

 

“我……嗯……”他的视线在酒瓶的手写标签上逡巡。“你刚才拿了哪一种酒?”

 

布鲁斯站在屋子中间,看着他。他的头发被夜风吹乱了,不过脸色已经被酒精所红润,赤裸的双脚从特质裁剪的裤子裤脚处露出来。他看起来……不好……不……他看起来……

 

“杏子酒。”

 

很脆弱。

 

他眼中通常的那种精明的算计目光消失了,紧张感掩藏不住地显露出来。他的手指摩擦着手上瓶子的标签,他的心跳响到超出了他平时控制精确的身体节奏。

 

他等着克拉克礼貌地坚定地把他推开,否认或无视他们刚才说的话。

 

一些相爱的人才会说的话。

 

“我……”克拉克试着说。“我……”

 

布鲁斯放下酒瓶到桌子上,开始走向门口。“我很抱歉。我并不想让一切变成这样。我没有意识到你和露易丝……我们的友谊已经……”

 

克拉克一闪身出现在他面前。

 

“足够了。”布鲁斯慢慢地说完,抬头看着他。

 

“别走,”克拉克轻轻地说。“我只是……我以为你恨我。“

 

布鲁斯仔细地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但我……我不怪你。我对我在比利亚对你做的事情道歉……我应该做得更好。只是,自从那个世界的事情之后,我太害怕失去你了。当我以为我杀了你的时候,我简直崩溃了。”

 

“他,”布鲁斯严肃地纠正他。

 

“他,”克拉克顺着说,“当我以为他杀了你的时候。”

 

他们静静地站着,慢慢地,克拉克意识到他们靠得有多近;在豪华的长毛绒地板上,他们的脚尖都快要挨上了。他的披风在阳台吹来的风作用下,轻微摆动着,飘到布鲁斯的小腿上,他几乎可以感觉到布鲁斯的呼吸轻柔地性感地吹到他的脸上。

 

不由自主地,克拉克倾身向前,他们越来越近,他的嘴唇微张……

 

他停下了。

 

很近。但是他们没有碰上。不能碰上。因为……

 

“你在等什么呢,克拉克?”

 

每一个词带着火热的酒精的味道,喷洒在他的嘴唇上,这么近……

 

“我……”他吞咽了一下,“我保证我不会……”小声地,“再碰你了。”

 

布鲁斯发出低声的愤怒的咕噜声。“上帝啊,克拉克。”

 

一条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头发,布鲁斯突然间粗暴且愤怒地吻向了他。

 

克拉克踉跄着退了一步,感到自己的后背抵到了墙壁,而布鲁斯的身体压得他无处可逃。一条舌头侵略性地打开他的牙齿,横扫他的口腔,仿佛一只军队宣布攻占了新的领土。他头上那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头发,拉着他后仰。

 

掠夺。占有。窃取。

 

布鲁斯站着,踮起脚,从高向下地吻他,舔舐,啃咬……咬得用力到能伤到一个普通人类……可能甚至伤到了他自己……

 

他攻击着他……以一种绝望的方式试图掌控,成为那个攻击者,而不是那个受害者……

 

克拉克纵容了他。

 

允许他把自己压在墙上,占领自己的嘴唇,让他压着他;侵略他和掌握他,向他臣服。直到布鲁斯突然停下,深吸了一口气,低声地痛苦地吼了出来。

 

“不。操。对不起。我不想……”

 

“没关系。”他伸出手,捧起布鲁斯的脑袋,引导他重新吻向自己,温柔地安抚地。

 

布鲁斯沉浸在这个吻里。他们小心地移动着嘴唇,感恩似的交换空气,温暖的道歉似的交缠舌头,添咬着嘴唇。他重新把手臂环绕在克拉克的肩膀上,让克拉克终于能把他拥入怀中。

 

似乎过了几分钟,又似乎是几个小时,布鲁斯终于分开他们的双唇,但他们仍然相拥着,他的额头抵着克拉克的。叹气。他的叹息中有一种伤痛,像是从他的喉咙里刮出来的。

 

“你是对的,”克拉克小声说。

 

“嗯?”

 

“杏子酒。”

 

他们都小声地笑了。

 

在那个时刻,一切终于,终于,开始回到了正轨。

 

完整的。

 

真实的。

 

美好的。

 

布鲁斯松开手,倒在他身上,回到平稳正常的呼吸。

 

克拉克睁开眼睛,看着他的头骨下大脑活动的电流。他睡着了。

 

他把他小心地抱起来,飞到客房里。布鲁斯被放在床上,克拉克拿起毯子包裹住他,他一直没有醒,甚至在克拉克最后充满希望地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的时候也没有动一下。他睡得很沉,在睡梦中治疗着自己极度疲惫的心。

 

克拉克离开了。

 

他飞在城市的上空,但没有看着底下的人们。

 

他试着理清发生了什么;世界怎么突然改变了,变得和他今天早上醒来时完全不一样。某件真实而凄凉的事情变得未知但充满希望。

 

因为布鲁斯爱……

 

他穿透墙壁,看着熟睡的男人。他转了一个身,背对着他,把自己缩成了一个球,那个结痂的红色的伤疤还在他的脸颊上。那个丑陋的,愤怒的伤疤。

 

这个伤疤,意味着永远会有一样东西横亘在他们之间,残酷地彰显着他胸前的标志。和他拥有一张脸的人,却不是一个朋友。这残酷的不可逃避的纪念品,提醒着他可能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可能会。

 

他转身。

 

往远处飞去。

 

试着忘记脑海里女王蜂的话,那些蝙蝠侠在比利亚刺向他的指控,和那个世界的超人在被殴打时对他说的可怕肮脏的话。

 

不。我会比他好的。我会的。

 

不管布鲁斯想不想和他在一起,他都不会再伤害他的。

 

他降落在一个夜色酒吧的外面,落在一群吃惊的浓妆艳抹的女人面前,伸出一只手。

 

“抱歉,”他用最明亮的微笑说,“我能借一下谁的手机吗?我需要打个电话。”

 

 

 

第六章完

 

 

 


评论(12)
热度(90)

© 洛云上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