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云上走

杂食互攻 禁止转载 此号只刷DC

【翻译】【超蝙超】不义联盟:伤疤 第六章(上)

不义联盟:伤疤 第六章(上)

翻译:洛云上走

 

 

“你怎么看?“

 

她根本没有看向他,没有对上他的眼睛,只是极具风情地坐在那里,带着烟熏妆的眼睛一直看着墙壁。她伸出一根戴着戒指的手指,不耐地敲击桌面。

 

“抱歉,你说什么?”

 

“你怎么看?”她重复了一遍,慢速地,好像他是个愚不可及的傻瓜,而她处在了耐心的边缘。“你真的认为我错了吗?你认为卢瑟错了吗?”她的声音降低了一个八度。“你,肯特先生,诚实地告诉我,你不害怕某一天超人变得疯狂吗?”

 

每一天。

 

他坐在华盛顿的比利亚驻美大使馆里,在女王蜂的对面,试着思考:克拉克 肯特,一个新闻记者,一个专栏作家,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我不相信他会这样,”他试着说。“他总是一个英雄。”

 

“那假如有一天他厌倦了做一个英雄呢?”这个女人飞快地问。“到时候会怎么样?”

 

他没有回答。不能回答。因为他太清楚这个答案了。这个令人恐惧,残酷而赤裸裸地真相。歌谭被军队包围,他每一次闭上眼睛,看到布鲁斯在比利亚的沙漠哭泣。

 

她观察着他空白的表情,哼了一声。“你们美国人都一样。你们宣讲着民主,自由,正义,但是你们看不到更大的图景。让这个人存在于世界上,不仅仅是对你们国家的威胁,而是对全世界的威胁。你看不到让他活着的危险,尤其是秘密地生活在我们之中。对于这样一个,拥有不可估计的力量的人。“

 

克拉克停下了笔记,看着他面前的纸,看到微观下铅字的笔画边缘的碎裂口。他看到被压出的瘀痕,伤痕是他的手指的形状,命令来自他的声音,那个标志是他胸口的标志。

 

“我……我……”

 

“你会让一个婴儿去触碰核武器开关吗?一个疯子?你会让任何一个人拥有随心所欲毁灭世界的能力吗? 一个人掌握毁灭这个星球的力量,人们还有什么安全感可言?如果你觉得那份力量永远不会腐蚀他,那你实在是太天真了。或许这已经发生了 。“

 

布鲁斯坐在床上,大腿上放着一条腰带。克拉克甚至没看过它第二眼,也没有从他身上拿走这个。布鲁斯曾经为了它出卖自己……忍受……

 

“撕下那条壮丽的披风,在那双漂亮的蓝眸下,你会找到一个恶魔,比地球上曾经想象出的恶魔更可怕。“

 

一个和他长着一张脸的男人,披着那条披风,统治世界。他追捕着蝙蝠侠只为了,占有,他抓住了布鲁斯而且伤害了他……那个人……在内心最深处,他们没有什么不同。

 

“他就是历史上下一个臭名昭著的独裁者。”

 

“有趣,”他身后的门打开了,又伴随着高跟鞋身关上了,“我以为你已经是这个头衔的拥有者了。“

 

女王蜂抬起头,仔细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态,冷酷地看着她。“莱恩小姐,“她称呼道,“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到呢。”

 

“我也不知道,”露易丝说。“外面的交通真是太差了。”她伸出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谢谢你替我暖场,小镇男孩。”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眼中的隐藏的关心。她一直在门外听着;她听到女王蜂对他的超级英雄身份的残忍的评价和他的沉默;这种反应,即使一个结巴的记者也不会这样的。

 

“你想的话,可以走了,我来接手。”

 

“这是我的文章,”他抗拒地嘟哝。“我一定要在这儿。”

 

“噢,是的,”她在他身边坐下,“你现在独立啦,我差点忘了。好吧,让我这么说,我请求你让我接手这一个报道,可以吗?看在过去的份上。”

 

在他回答之前,她已经转头面对那个坐在房间那一头的女人。女王蜂看着她,就像一只大猫看到另一个掠食者的靠近。

 

“来,我可能听错了,但我觉得我听到你说了些关于超人的东西。我真不敢相信你浪费时间和肯特说这个,”他的肩膀被快速地拍了一下,“无意冒犯,”她转回到女王蜂那,“但是人人都知道,我才是那个蓝大个的女孩。”

 

女王蜂从牙缝里挤出的,“我正在解释我攻击大都会的理由。”

 

“理由是超人?”

 

“是的。”女王蜂强调道。“我是为了阻止他。他是对全人类的威胁。”

 

“那么你阻止了他之后呢?我们该相信你会捐出你的机器人大军去为穷人建造房屋?去帮助最近的海上石油泄漏事件?或者帮助你的国家,你正在忍饥挨饿的国民?”

 

愤怒从女王蜂身上显露出来。“大胆!我如何统治我的国家!这不是该在这里问的问题!”

 

“不,”露易丝继续说,冷静得和刚才一样,“绝对不是。这里真正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袭击了大都会,袭击了美国公民,在美国的领土上。”她前倾了身体。“还有,为什么现在?你以前可没有显示出对超人的什么兴趣。但现在你却迫切地想见到他的脑袋被端在盘子里献上。”

 

克拉克意识到他正感激地看着露易丝,他赶紧看回自己的笔记本,开始记录对话。那个女人嘴里的下一个词止住了他。

 

“小丑。”

 

露易丝眨了眨眼。“什么?”

 

“几个月前,一个罪犯,你们媒体叫他“小丑”,试图攻击大都会,”那个女人解释道。“他失败了。而且他和几个正义联盟的主要成员一起消失了一段时间。”

 

克拉克感到他的肚子内部痛苦地扭曲了。这不可能。不是现在。

 

“所以?”露易丝说。她止不住声音里的好奇。

 

“你认为他们离开了这个世界,”女王蜂继续说,“他们确实是,但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他们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平行世界。在那个世界,超人统治了一切。在那里,超人就是最高统治者。”

 

露易丝给了他一个快速的一瞥。他低着头。保持呼吸。

 

“小丑告诉了你这些?”露易丝假笑道。“你相信他?小丑?我不得不告诉你,对于任何从他嘴里说出的话,我可不会给什么信任。”

 

“谎言?”那个女人倾身向前。“如果他的治疗纪录还在的话,我建议你去查查。如果那是一个谎言,那真是一个完美无缺到细枝末节的谎言。“

 

露易丝挑了一下眉。“那些治疗纪录怎么会不在?”

 

女王蜂耸了耸肩。“可能我不是唯一一个……关心超人失控的人。或者,”她的眉毛嘲讽地下沉,“可能超人自己不想人们看到任何关于即将发生的颠覆的预警。”

 

“好的,”露易丝的声音丝毫没有展露出相信。“那真是听起来有可能。”

 

女王蜂愤怒地说。“你就像所有常人一样无知。我真不该相信这个毫无思想的国家能有什么聪明人。“

 

“我能引用你这句话吗?”

 

她花了几秒钟来意识到她的失误。

 

“这句话和这些没有关系!”

 

“真的吗?”露易丝故作惊讶地说。“那么我是否可以认为,你邀请两个有名的超人的记者来采访你,也和这件事没有关系。”

 

“不,”她嘶哑地说,“没有。”

 

“很好。因为有些人可能会说,你是想把焦点从你身上转移到超人身上,希望靠一些不靠谱的谎言来遮盖你的罪行。她前倾,像一只猫临近,伸出爪子,追捕一只受伤的老鼠。“有些人可能说,你是想用空洞的威胁污蔑他的形象,将公众的眼睛从你最近的恐怖袭击上转移走。有些人可能说,你想引诱媒体去报道一个,和现在真正需要报道的,完全不同的故事。”

 

女王蜂摇晃了一下。“我没有允许你在这里问我问题!贱人!这是我的故事!“她黑色的眼睛仿佛在冒火。”我的!”她的涂满指甲油的指甲陷入桌面。

 

“这可不是你的国家。你没有权利控制媒体,女王蜂,”露易丝说着优雅地起身,拾起她的包。“如果我是你,我会坐下,那舒服些。你踏出这个使馆的下一秒,你就会发现一群来自联邦安全局的人等着你的发言。”她转身。“无论如何,你将进监狱里,还有一个大大的头条。”

 

克拉克跳起来,模模糊糊地说了一串道歉,跟着他的同行快步离开了。

 

他在使馆的围墙那里截住了她。这是美国领土和比利亚的交界处。

 

天色晚了,这座城市的政治中心建筑的轮廓看起来像是被灰线描摩了一遍。今日的最后一批游客排着队在建筑间行走,各色各样的鸽子零散在水泥地面上,一簇一簇的。在远处,正义大厅在灰白的大理石拱门下伫立着。

 

“真是个婊子,嗯?”露易丝低声说。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谢谢你帮我处理她。”

 

“好,嗯,我是看出来,你可对付不了她。”一个饱含深意的表情。“你知道她只是想掠夺权力。这和超人无关。那只是她的借口。”

 

他平稳地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他戴回眼镜。“我不该让她掌控了我。”

 

她点点头,转开了视线,“你今晚飞回大都会吗?”

 

“是的。”

 

“怎么回去?”

 

“通过……”

 

“飞机?”

 

“不……”

 

“好的。”她大步走向她的租车,打开了后备箱,快速地取出一个可疑的大纸盒子。“

 

“露易丝?“

 

“这是自酿的酒,”她发出呼噜声,像是正在品尝。“我的姑姑做的,它们尝起来就像进入了天堂。无论什么时候我来这里,我都来拿一箱。但是,机场不会让这么多未知的液体上飞机的。“她把那个箱子推到他怀里。“你能拿走一瓶作为报酬。”

 

他一直在被露易丝差遣,自从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已经学会了最好不要争辩。这是一个信号,他们之间的一切都和以前一样。一个诡异的安慰,让他知道即使没有人……至少他的前任还是会关心他。

 

“你确定你没事吗,小镇男孩?你看起来很……”她搜刮着用词。“沮丧。“

 

“我没事。“

 

“那些……”她舔了舔嘴唇。“女王蜂说的那些是真的吗?你们去了另一个世界?”她的眼睛看向他。“你和另一个你战斗?一个邪恶的你?”

 

他的脸垮了下来。“不是那么简单。”

 

“他不邪恶?”

 

“不,我……”我不是那么好。

 

他没有说出来。不想听到她不到位的同情,或者更遭,被她的指责所伤害。他不想再进行这种对话了,再也不要。

 

“我该走了。你想让我把这些放在哪里?”

 

“噢……”她看着那箱酒,看回他,又转移了视线。她知道她不再有这个权力去要求他告诉她什么了。这件事不行。他们不再亲密到享有这个特权了。“就……在厨房里。等我几天后回去,我会处理的 。”

 

“好的。再次感谢你把我从那里救出来。”

 

“当然。不客气。”

 

他走了走,找到一条空着的小巷,换上制服,快速飞到了空中,怀里带着一箱酒。

 

他飞得不快。

 

当他飞到大都会的时候,夜色浸入得深了。他飞近了他之前和露易丝同住的公寓。

 

某个人坐在阳台栏杆上。

 

他凝滞了。

 

布鲁斯。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光着的脚悬空挂在外面,最下面是车水马龙的街道。

 

不。

 

他的脸,没有面具,完美无缺的干净。

 

另一个世界的蝙蝠侠?怎么了?为什么?他感到一阵绞痛在肚子里。那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超人越狱了?如果超人来到这里怎么办?蝙蝠侠是来追捕他的镜像的?

 

他降落在阳台上,把那箱酒放在他的脚边,酒瓶被撞击发出晃铛的声音。他抬起头看着这个男人。下一场战争?

 

“发生了什么?”

 

 

 

第六章上完


评论(10)
热度(54)

© 洛云上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