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云上走

杂食互攻 禁止转载 此号只刷DC

【不义联盟】归来(番外)NC-17

 给 @仇思  ,没有她就没有这篇文


 对结局满意了的不要看番外










韦恩庄园的外部,荒草凄凄,墓园的哭泣天使雕塑凝重地交叉双手,一动不动。这里的历史几乎和韦恩家古老的宅邸一样长,而韦恩家的历代先祖被埋葬安眠于此。

 

父亲,母亲,杰森,迪克,最后是阿福。

 

我离开墓地,缓缓经过这片丛生的杂草走回庄园,和近年来每一次走过这里一样,

草簌簌地擦过裤脚。也许该清理一下这些杂草了。

 

在这里,死亡似乎离我那么近。我们深爱的人给我们无可比拟的欢愉,也给我们深入骨髓的伤痛。这一点,当我八岁的时候,在歌谭,在那条犯罪小巷,细雨越下越大,化为雷电交加的狂风暴雨,我跪在泥泞的地面上,面对我父母的尸体时,已经体会到了。这种仿佛能撕裂自己的痛苦,让我想要去躲避它。但是如果推开所有的人,所有的关心与爱,那我永远也体会不到那种快乐。爱却是是比恐惧更强大的,比死亡更强大,比绝望更强大。

 

超人……克拉克,已经失踪了三周四天十八个小时。

 

我走上门前的几级台阶,推开木质大门,门发出吱呀的声响,这扇门并不轻。大厅里没有开灯,我径直往主书房走去。即使在暗黑中,经过重新修葺的大厅几乎和以前一样奢华堂皇。

 

超级耀斑让他失去了所有的超能力,他就像曾经的那个傻瓜一样,从大气层上空坠落。从各种资料来看,当时只有他在那个位置,没有任何救援,而事后那里也只剩下陨石粉末。各方势力都在搜寻他的下落,已经过了几周了,却仍然毫无结果。

 

书房的座钟指针拨到22:48,秘门开启。我走下蝙蝠洞, 我对这里太熟悉了,不用灯光也能顺利地走下楼梯。

 

在我和他战斗的那四五年里,我总是克制自己不去回忆我们曾经一起经历的一切,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的时候。

 

在他被囚禁在红太阳监狱的这三年更没有。

 

我试着让自己忘记这个人,忘记我们之间所有的战斗,伤害,痛苦。

 

但现在,我有一种冥冥之中道不清的预感,他确实永远地离开了我了。所以,我克制不住地去回忆一切了。特别是,当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

 

在那个夜晚,我还记得那个奸诈冷酷,杀人如麻的罪犯。致命毒气,金属炸弹,她在三个地方接连作案,每一次都是冲着价值连城的珍宝,每一次都带去了数人的生命。

 

我在歌谭的高楼屋顶跳跃翻滚,喜鹊就在我前方逃窜,然而当我下一次伸出钩爪时,勾住的不是歌谭的屋檐。

 

我抬起头,看见他漂浮在半空中,抓住了我的钩爪。夜晚的灯光正扫过来,打在他身上,衬得他的披风红得宛如鲜血。

 

他就这么微笑而有礼地对我说:“你被逮捕了,我会把你送到歌谭警局。” 

 

超人曾经像阳光一样灿烂,正义,温柔,可靠,每时每刻都在拯救世界。但是,即使是曾经的他,也还有一面,那一面神秘,危险,不可控制。

 

而无论是布鲁斯韦恩还是蝙蝠侠,都会被危险而吸引的。如果你想控制一切,那最重要,最先关注的,不就是不可控制的风险吗?

 

但是超人让风险变成了真正的危险。

 

控制,我确实用恐惧控制着歌谭的罪犯们,而超人最后用恐惧控制着世界。也许罪犯会被恐惧所震慑。但人们是不会对恐惧屈服的,他可以用他令人信服的演讲蒙蔽人们一时。但自由,就像所有的鸟儿都向往天空一样,是不能被抹去的。

 

后来,我确实赢得了战争的胜利,超人从最高统治者沦为阶下囚。在把他关在红太阳监狱后,我突然发现我不用去恨他,我再也不去见他,遗忘他。我用了所有的最高科技,把监狱造成全自动,无需任何人去看守维护。

 

他牺牲了自己去炸毁陨石,但那不是他放弃了控制这个世界,只是在那一刻,那是他觉得最该做的事情。即使,即使我们仍然没有说服对方,但是当我在病房里醒来,当我听见超人死了的消息时,窗外的天空蔚蓝澄澈,我们之间所有的爱恨,就像风中的烟雾一样消散了。

 

但是,还有一件事情,我还没有做。

 

一个培养舱连接着巨大的仪器驻立在洞穴角落,透过玻璃窗,除了悬浮液还漂浮着一团未知的东西。

 

幻影地带的投影仪只能由氪星人自主打开,但仅仅是拥有基因不能拿到授权。

 

一个克隆体,或许能打开幻影地带。

 

卢瑟给我留下了所有的资料,结合人类的基因再加以调整或许是目前为止最可靠的办法。所以我用了我的。那个胚胎还没有成型,但是我无法欺骗自己,在内心最深处,我希望有这个孩子………我们的孩子。

 

何况,泰坦们……

 

泰坦们已经在幻影地带里待了八年。即使幻影地带里时间和空间都停滞,当他们出来的时候,就会感觉一眨眼,整个世界都变了。时间的潮汐冲刷了一切,除了他们。

 

据说,父母永远会觉得自己的孩子还是那么小。而提姆呢,对我来说,似乎一直和我刚收养他的时候那么大,还有星火,康……

 

————————————————————————————————————-

 

此刻,非洲小镇艾因塞夫拉附近的沙漠里。

 

阳光无遮拦地灼烧着遍地的黄沙,风中都仿佛带着沙子粗粝的味道。目之所极,除了茫茫的沙丘,没有一处房屋,了无人烟。

 

一座帐篷,像所有不怕死的旅行冒险者的帐篷一样,搭建在这茫茫无垠的沙漠之中,似乎在等待下一步的启程。

 

突然间,一只手掀开了帆布门帘, 一个五官精致的金发的姑娘探身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身不知是异国哪个民族风格的服装,身后还有一条长长的红色披风。

 

她看了看天空,似乎丝毫不畏惧直视刺目的太阳,“今日阳光真好啊!”

 

“这里的阳光哪天不好呢?”一道男声说。

 

身后的帐篷燃起熊熊的火焰。

 

他们对视了一下,突然拔地而起向地球的最北端飞去。

 

北极上空浅绿色的极光层层叠叠,如影似幻,边缘衍生出微微的红光紫光,在这色象光影间,又隐隐约约波荡着多彩光纹,其下一片广袤的洁白冰原和一座冰雪覆盖的奇异堡垒建筑。

 

不知过了多久,在这一望无际的北极冰原上,巨大的水晶棱柱交错形成的金字塔般的神秘建筑发生了变化,水晶逐渐缩小伸回,露出不知名金属光泽的表面。冰原表面不断摇晃着。突然那所建筑拔地而起,抖落大量大冰屑飞入空中。

 

在空中,它的表面流光一闪,整个建筑都消失不见了。

 

————————————————————————————————————-

 

当我在蝙蝠洞看到电脑显示屏上那几个字的时候,我几乎停止了呼吸,耳边是电脑不断发出的孤独堡垒异常警报。

 

“来太空。”

 

在太空中似乎空无一物的地方,一艘飞船的舱门逐渐打开了,蝙蝠机驶入打开的舱门。

 

我看到了超人。

 

我觉得我该狠狠地揍他,但我没有。

 

我用超常的冷静跳出蝙蝠机,跟着他步入大厅,这里完全变了模样,一面墙壁变得透明,成了飞船舷窗,透出外面黑暗无垠的背景和因为极近的距离而巨大醒目的蔚蓝星球。其上白色的云层缭绕旋转覆盖了大半的地球,在缓慢移动着。

 

“那场爆炸,之后发生了什么?”我比任何人都更能控制自己的生理和心理状态,但我听见自己如雷的心跳。

 

超人穿着他以往的制服,我是说,原来的。看起来和很多年前一模一样。

 

“陨石不能被拦截住了,我使用了我所有能爆发的能量。“

 

“你失去了能力,漂浮在太空中?“ 

 

“卡拉救了我,她在氪星毁灭前夕乘坐飞船逃了出来,那陨石,其实就是她的飞船。“他默默叹了一口气。 

 

”卡拉是谁?“

 

“她是我的表姐,卡拉有和我相似的能力。她救了我,但我发现我失去了所有的能力,我甚至不知道那种情况会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卡拉自从离开氪星,一直乘坐飞船在宇宙间流浪,寻找我或者是别的氪星人。因为我失去了能力,而她也被爆炸所伤,我们一起躲藏人类,直到我的能力似乎终于恢复了。“

 

“你相信她?”

 

“是的 。”

 

我等着另一只靴子落下来。

 

克拉克犹豫了一下,缓缓地说:“……我要离开地球了。“

 

“……你要去哪儿?氪星已经毁灭了。“我能感觉到自己终于抑制平静下来。

 

“和卡拉一起去寻找幸存的族人。”克拉克松了一口气般地说。“当我失去所有能力,漂浮在太空的那个瞬间……你知道我想到什么吗?我在想氪星。在我快要死亡的时候,我突然无比地想见一见氪星。当我出生的时候,在氪星上,大家都没有这些所谓的“超能力”。我看了堡垒里的很多资料,但是氪星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氪星的空气呼吸起来是什么味道?当拉奥的光芒在一天之中变换,土地山川又会变成什么颜色?我的亲生父母,我只见过他们虚拟的样子,他们的皮肤是不是和人类一样柔软呢?他们给我的最后一个拥抱,是不是把我放进逃生舱的时候呢? 但是,氪星已经毁灭了……布鲁斯,我的一生都在寻找归属感.”

 

我走到那扇巨大的窗边,“你太渴望被人接纳了,所以你紧紧地攥着那把沙子。“

 

“你是说我对人类过度保护了。当我可以救他们的时候,我能视若未见吗?”

 

“但是你并不是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一周七天,都在救人。而地球上却每分每秒都有人死亡,自然地或非自然地。”

 

克拉克跟着我走到窗边,叹了一口气,“……本就不可能救下所有人的,但是人们却会因为我没有救下谁而恨我。”

 

“活着或死去,人类应该掌握自己的命运。”

 

“地球已经不再接纳我了。我终于离开了那座监狱,但所有人都在拒绝我,排斥我,”克拉克停顿了一下,“你知道超人和大多数超级英雄的区别在哪里吗?超人不能犯法,他必须维持最高的道德标准。作为异类,只要做错一点事就会永久地失去人类的信任。我从小在地球长大,也许比起氪星,地球才是我的故乡。我爱我的父母,朋友,我爱我的工作,星球日报的同事们,辽阔的小镇田野是我的童年,繁华的大都会是我的守护之城。而人们呢?人们永远不会接纳我的,就因为我的种族。人们因为我的强大而崇拜我,因为我的拯救而喜爱我,也因为我的危险而厌恶我,因为我的统治而痛恨我……而我感到什么呢?永恒的孤独。”

 

但是有谁是不孤独的呢?

 

我看到克拉克伸出手探向舷窗玻璃,似乎这样能抚摸到窗外的地球,“也许当我乘坐飞船来到这里时,就注定了我将要离开。”

 

他转头看向我,我们又同时掩饰般地转头,看向透明的舷窗外,被大气笼罩的地球和夜幕下稀疏的星辰,空气中弥漫着难以捉摸的情绪。

 

几十年的时光在太空旅行中不过是转瞬即逝,而人类的寿命对于宇宙来说比蜉蝣还短暂。

 

不知为何,整个飞船都慢慢变成透明的,我们仿佛漂浮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在十分遥远的地方,不可计数的恒星巨大明亮,发射出瑰丽璀璨的光芒,跨越数万数亿光年的尺度,只有其中很少一部分成为这个黑暗空间中人类肉眼可见的微弱星点。

 

宇宙和未来一样神秘。

 

克拉克终于转过身,面对着我:“反正你也不过想把我一直关在那个监狱里,让我走吧。“

 

“很好,再见。”我转身,试着往停机坪方向走去。

 

“布鲁斯……“克拉克略有不甘地拉住了我。“你没有一点点想挽留我吗?”

 

我沉默了一下,“……是的……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但克拉克用吻堵住了我所有的话。



评论(34)
热度(120)

© 洛云上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