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云上走

【超蝠/SB】【不义联盟】归来(NC-17,下部04)

仇思:

前文链接:

上部00下部01下部02下部03


04

 

  超人在正义大厅整理资料,统治阵营早已土崩瓦解,但依然有很多超人的追随者们到处生事,他们的行为已经完全偏离了初衷,倒更像地下恐怖组织。超人思索着如何把那些人重新收编,耳边却不断传来喧嚣声,他烦躁的问, “维克,外面是什么情况?”

 

  “广场上有很多人在抗议,你接管大都会之后没有宣布过什么禁令,所以他们认为自己在行使公民的集会权利。”

 

  “在这?抗议法案么?”

 

  “不。他们在抗议你。”

 

  “为了什么?救了他们的命?我以为只有哥谭人才那么顽固不化。”

 

  “你杀了卢瑟,把大都会变成了战场。我想他们有权利表达一下不满。”钢骨说,“我们有访客。”

 

  “访客?”超人回头,“阿曼达·沃勒,怎么是你?”

 

  “我专程来找超人。有点东西必须让你看看。”

 

  阿曼达拿出一个U盘插进电脑,超人认出屏幕上显示的是太阳系的坐标图,一道扎眼的红色轨迹正越过火星往地球的方向移动,“这是什么,彗星?”

 

  “运行轨迹很像彗星,但这其实是一块陨石。”阿曼达调整屏幕,可以看到那块巨大的陨石闪烁着不同寻常的红色光芒,“两天前发现的,按照他的运行轨道计算很可能要撞击地球。”

 

  “两天?看它的速度至少一个月前就接近太阳系了。”

 

  “这就是最不寻常的地方,它是两天前突然出现在木星轨道上的。”阿曼达简单的解释,“而且我们在陨石上发现了一些很特别的能量波动。NASA怀疑它并不是自然产生的。”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陨石周围的电子干扰非常强,我们派出去的探测器全都无法靠近,而且由于能量波的影响,地球上的观测根本得不到直观的数据。需要有一个人能不借助任何仪器飞到陨石上,才能得到准确的资料。不过你可以放心,并没有发现任何和氪石相关的辐射。”

 

  “所以政府派你来找我。”超人双手抱胸,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你的胆子很大啊,以现在的关系还敢来找我帮忙?”

 

  “按照这块陨石的大小,如果它撞击地球的话可能要产生比恐龙灭绝更严重的物种危机。”阿曼达毫无惧意的看着人间之神,“而且我已经不是政府的人了,总统罢免了我的所有职务,他觉得我是站在你们这边的。”

 

  “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我为什么要骗你,更何况你站在这就能看的见。”

 

  超人抬起头,视线越过大气层,确实有一块不规则的陨石正在高速靠近。“那又如何?你们不是觉得我是会毁灭人类的恶魔吗?”

 

  “如果你还是超人,我知道就一定会在乎。”阿曼达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仪器,“你可以带着这个仪器飞到陨石旁边,需要几个小时我们就能测算出有效数据。现在这个距离如果加一些推力应该能让它绕开地球,如果再靠近就必须击毁了。”

 

  超人摆摆手,他还能听到外面的人在不断抗议他的暴行,“不,我要想一想。”

 

  “曾经的伤痛无法抹去,但善举同样会被铭记于心。”阿曼达又补充了一句,“如果要行动的话最好是快点。”

 

  “我说了需要考虑一下!”外面的喧闹声越来越高,传到超人耳朵里就像海啸一样,“外面那些人太吵了,我出去跟他们说清楚。”

 

  “超人!别……”阿曼达试图叫住超人,但是他一转眼就已经从大厅里消失不见。

 

  超人用他最熟悉的姿态从空中缓缓降落,“你们想和我对话,那就说吧。”

 

  一个全身覆盖都被金属支架覆盖的人站了出来,“超人,我们聚在这里是为了抗议你曾经加诸在我们身上的暴行。”

 

  超人看着他,“我认识你,你叫米歇尔·戴维斯,灿星侠。我以为你死了。”

 

  戴维斯愣了一下,“很可惜没有如你所愿是吧,那么你肯定也记得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指着自己身上的金属支架,“在最初的那次抗议中你把我打成瘫痪,如果没有这身装备我现在连一个勺子都拿不起来,是你把我变成了这种不人不机器的怪物!”

 

  “当时是你先攻击我的,而且你的言论很可笑,需要我提醒你大厅里就有一个我忠实的朋友比你更依赖机械么?他可从来都不是怪物。”

 

  “那只是你的看法。怎么不问问其他人呢?”戴维斯讥讽,“哦,我忘了你从来不听别人的意见。”

 

  “够了。”超人看着那些人,他们大部分并不是普通人,而是超能力者,其中有不少都在卢瑟手下效力过,“我知道你们对我失望过,是我让亚特兰蒂斯的军队踏上明日之城,差一点就毁掉了你们辛苦重建的希望。但大都会是我的家,这里埋葬了我的过去和爱人,我对这里的感情比你们任何一个都更深。所以我向你们保证,不会再让你们受到曾经的苦难了。逝者已矣,明日之城应该远望的是未来。”

 

  “你说的轻巧!”戴维斯怒骂道,“只要我们还活着,过去的一切就不可能那么轻易的翻篇!”

 

  “说得对。”有人附和,“一个不死的外星人怎么可能理解生命的意义?”

 

  超人气的双目泛红,但他压住了怒火,“我会用实际行动向你们证明的,现在最大的问题并不是我,萨缪尔总统正在用非人的待遇对待你们,他称你们为‘它们’,我们应该团结一心先争取回超能力者应有的地位。”

 

  “我们和哥谭那群疯子是不一样的。”戴维斯继续煽风点火,“总统曾经向我保证过,他只是想惩治那些罔顾国法的疯子,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我们。”

 

  “你和总统有联系?”超人意识到问题,他用X视线扫描戴维斯的全身,果然在他胸口看到了炸弹,秒数已经走到了最后。没有时间解释,超人俯冲下去抓起戴维斯直冲天空,巨大的爆炸在空中绽开,好在没有波及到下面的人群。

 

  超人缓缓降落,人群惊恐的后退,“超人杀了戴维斯!”

 

  “不,我没有……”超人丢开手上那截染血的残肢,“听我说,戴维斯是被总统利用的棋子,他希望我们自相残杀。”

 

  “别听他的,我曾经亲眼看见超人掐死卢瑟。”

 

  “我听说他还杀了一个15岁的孩子!”

 

  “这个外星人要把我们全杀光!”

 

  “超人滚出去!”

 

  “滚回你的老家去吧,外星怪物!”

 

  人们的激愤一浪高过一浪,超人痛苦的捂着耳朵,仿佛又回到三年前的那天,他抛下抗议的人群仓皇离去。

 

----------------------------------------------

 

  超人摇摇晃晃的冲进卧室,差点撞破房门。

 

  布鲁斯正在房间角落里捣鼓那个被打坏的机器人,不由皱眉,“你怎么……”

 

  超人跌跌撞撞的坐在床上,“别说话,让我歇一会。”

 

  布鲁斯看着超人手上干涸的血迹,“你杀了谁?”

 

  “我没有,这次我真的没有……”超人不断摇头,“他们说的对……我曾经……不……不是这样的……但地球才是我的家啊……”

 

  “是不是你的超级听力又失控了?不要再逃避了,克拉克,别像三年前那样。”

 

  超人惊讶的看着布鲁斯,“你知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你杀死卢瑟之后超级听力就失控了。”布鲁斯点点头,“平行世界和统治阵营大战的时候你一直没出现,我发现你自己飘大气层之外,让队友去冲锋陷阵不是你的作风,然后你被平行世界的超人打败,求我杀死你,我在你脸上看到的那种痛苦……让我明白过来。”

 

  “是的。我的听力失控了,那一瞬间,全世界所有的声音冲进我的脑袋,那些质疑,咒骂,痛苦的,悲惨的尖叫逼得我差点发疯。” 超人把脸埋在手里,“连正义大厅的会议室也挡不住那些声音,当时我满脑子只希望让那些人全部闭嘴!”

 

  “所以你下令了屠杀,从大都会和哥谭开始。”

 

  “我失控了,完完全全的失控了。当比利走过来抗议的时候我只是想让他闭嘴的。我用冰冻呼吸封住他的嘴,但他没有停下来,然后……然后……”眼泪从超人的指缝中落下,“我都干了些什么啊,布鲁斯。”

 

  “你做了无法挽回的事。”布鲁斯的声音冷淡平稳,“这世界上有多少不同的声音,你都听到了么?他们对你的恐惧和愤怒。”

 

  “不……但这……”

 

  “力量是你的荣耀也是枷锁。”

 

  布鲁斯的声音意外让超人慢慢平静下来,他抬起头,脸上还挂着泪痕,“钢骨惧怕我,亚瑟不想再见到我,戴安娜拒绝我,巴里躲着我。以前我相信自己做的决定是为了人类的安全,但那只给所有人带去了痛苦。我到底该怎么办?”

 

  “还记得吗?阿尔弗雷德死的时候,我差点杀了你。”

 

  “因为你觉得是我杀了他?……所以你恨我。”

 

  “阿尔弗雷德死后我甚至恳求巴里回到过去改变历史,即使那可能会毁掉整个世界。当时的我……几乎崩溃了。”

 

  “……对不起。”

 

  “不管你如何道歉,那些死去的人也不可能再回来了。”布鲁斯深吸一口气,“但后来……就在阿尔弗雷德的葬礼上,我想明白了。”

 

  “布鲁斯。”超人站起来,“萨斯……”

 

  “那不重要。”布鲁斯打断超人的解释,“恐怕你也怀疑过为什么萨斯可以杀死阿尔弗雷德,我把他一个人留在庄园里又怎么可能没有任何防御措施。不,他的手表夹层里就有我留给他的强化药物,直到我整理遗物的时候那颗药还在那里。”

 

  超人预感到接下来要说的话将要触及布鲁斯心里最痛的地方,“你是说……”

 

  “也许你不知道,就在那之前我曾经动摇过,就像你现在一样,开始怀疑自己走的路是否正确。然后我告诉阿尔弗雷德,我想收手了。”布鲁斯垂下眼睑,“克拉克,是我逼死阿尔弗雷德,他选择用自己的死亡来带走我最后一点点退路,如果我能坚定的走下去,他也不会……”

 

  “不!”超人莫名的生气,“为什么你总喜欢把所有事情算到自己头上?”

 

  “痛苦让人沉沦,痛苦也能让人觉醒。”布鲁斯说,“我们身上都已经背负了太多生命,所以才不能那么轻易的放弃。有一点你说的没错,比起把你关在南极直到老死,你还可以做的事情要多得多。”

 

  “做超人应该做的事?”克拉克想起那颗正在逼近地球的陨石,“但我还是超人吗?”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布鲁斯从超人身边退开,“去看看玛莎和乔纳森吧。”

 

  超人离开之后布鲁斯慢悠悠的走回机器人旁边,“刚才那些你都听见了?”

 

  “就算他当时超级听力失控,也不能下达屠杀的命令。”一行小字出现在机器人胸前的显示屏幕上,“这更说明他是个定时炸弹,谁知道他下一次失控是什么时候。”

 

  “而你们竟然愚蠢到去测试他的底线!”布鲁斯隐隐带着怒气,“我好不容易才用这台破机器联系到外面,结果你就告诉我那种消息。”

 

  “那是总统的决定。我很想阻止,但他已经把我排除在外了。”

 

  “萨缪尔总统搞得那台仪器对付不了超人,只会彻底激怒他。阿曼达,你和钢骨要尽力劝说超人先离开地球去解决那颗陨石。”

 

  “我只能尽力而为。还有,诺里斯博士联系过我,她说……”

 

  “总统把芯片毁掉了。”

 

  “你猜到了?还有不到三天你脊椎里装的那些致命的毒药就会被释放出来。没有了芯片就不可能把计时停下来。”屏幕上的字停顿了一会,“还是说你早就解除了装置?”

 

  “那个装置和我的神经中枢相连,只要我活着那东西就拿不出来。”布鲁斯隔着衣物轻触脊椎上的伤痕,“不过那不是你现在该担心的事。”

 

  “萨缪尔就是个白痴,如果连你也死了,还有谁能阻止超人?”

 

  “玛莎,克拉克的母亲跟我说过一件他小时候的事。她说克拉克小时候有一件披风,走到哪里都要带着,连睡觉都要抱着,简直没法离开它,玛莎想拿走清洗的时候就哇哇大叫。但是有一天披风丢了,在哪都看不到。克拉克非常难过,就在那一天他掀翻了农场上的大型拖拉机。””布鲁斯说,“那是克拉克第一次显示出自己的能力。”

 

  “你是想说超人只是一个被吓坏的孩子?”隔着冰冷的字符都能感觉到阿曼达的讽刺,“这孩子的破坏力可是不容小觑啊。”

 

  “我知道折磨克拉克的东西是什么。他活了下来,然而他的亲生父母却死去了,他的星球灭亡了,他的城市被摧毁了,他的孩子和路易斯永远离开了。他害怕自己会一无所有,绝世独立,所以为了保护整个世界而把它放进了一个孤堡中。”

 

  “但地球不是他桌上的水晶球。”

 

  “我明白,阿曼达,所以我抗争了五年,把世界从他的堡垒中拯救出来。”布鲁斯低着头,“但我更希望能找到一种方法……拯救他。”

 

  “你就是不愿放弃他,是吧?”

 

  “他变成现在这样也有我的责任,我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推开了他,如果当时我能放下执着拉他一把,也许就不会有之后的无数惨剧。”

 

  “现在该怎么做?”


  “唯一的机会在我们自己手上。”

 

  “你是打算……”

 

  “有的时候死亡反而会变成一种激励。准备一下,是时候执行B计划了。”

 

--------------------------------

 

  中心城一直都是个美丽祥和的地方,这里是城中最不起眼的一条小巷,巷子深处的小餐馆平时就没什么顾客,在这个人心惶惶的时候就更门可罗雀了。店主独自一人在柜台后擦拭餐具,时不时发出一声叹息。

 

  门口的风铃响起,今天的第一个客人光临了,店主惊讶的抬起头,“欢迎光……”

 

  那个顾客身材十分高大,穿着过时的旧西装,他小心的挂上‘本店休息’的牌子锁好门,用不可思议的速度放下所有窗帘,然后转过身,“妈!”

 

  “天哪,克拉克!”玛莎这才回过神来,“乔纳森,乔纳森你快来,克拉克来看我们了!”

 

  克拉克走过去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对不起,我现在才来看你们。”

 

  玛莎抹着眼角的泪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

 

  “别担心,不会有人发现的。”发现布鲁斯把自己的父母安置在中心城让克拉克着实吃了一惊,“你们为什么会在这?”

 

  “我们不能再住在肯萨斯了,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超人’的父母。”乔纳森有点僵硬的拥抱了克拉克,“这里很好,人也很友善。”

 

  “对不起,爸。现在我回来了,你们不用再吃苦了。”

 

  “我们并没有吃苦。”玛莎给了乔纳森一个警告的眼神,“克拉克,我们更担心的是你。”

 

  “之前在广场上发生的那些事……”克拉克不敢直视父母的眼神,害怕在他们的脸上也看到失望,“那真的不是我做的!”

 

  “我知道。”玛莎拉着克拉克坐下,“我和你父亲一直都是相信你的,你是我们的儿子,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

 

  “我也爱你们。”克拉克感到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一点一点化开,温暖的液体充满了胸膛,甚至要从眼中溢出来,他快速揉了揉眼睛,“我之前去找过以前的队友,他们好像……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你走的太远,都不愿意回头看一看其他人。但他们一直都是你的朋友,克拉克。”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朋友。我现在只有你们了。”克拉克看着慈祥的母亲,感到一阵茫然,“我真的做错了么?”

 

  “这个问题你八年前就该问了。”乔纳森插话。

 

  “乔纳森。”玛莎又瞪了乔纳森一眼,“克拉克,你一直都有朋友的。三年前你被抓的时候,布鲁斯担心政府会孤注一掷毁掉孤独堡垒,又来不及安置好我们,所以他把我们接到韦恩庄园暂住。”

 

  “你是说我被审判的那两个月?”克拉克也很想知道到底发生过什么,“当时情况怎么样?”

 

  “每天我们只要一打开电视看到的就是铺天盖地对超人的评论,就好像所有人都沉默的太久了,所以迫不及待的要发表自己的意见,当然,大多数都是激进的。”玛莎靠在一言不发的乔纳森肩膀上,“我每天都害怕你会如同那些人所说被判处死刑,实际上我也一直那么以为。”

 

  让自己的父母看着其他人讨论怎么处死自己的儿子实在太过残忍,克拉克愧疚的低下了头,“爸,妈,对不起。”

 

  “具体的事情我们不清楚,审判是不公开的。”玛莎接着说,“直到两个月后的有一天,布鲁斯回来的时候看起来筋疲力尽, 但他终于告诉我们:别担心,克拉克会没事的。”

 

  这与克拉克的想象大相径庭,“我以为布鲁斯恨我。”

 

  “我相信他对你的感情比那复杂得多。他知道自己必须阻止你,但他也从未放弃过你。”玛莎温柔的握住克拉克的手,“我们都没有放弃你。”

 

  “那你认为我还有机会么?正联……还可以回到以前么?”

 

  玛莎像他小时候一样理了理克拉克的头发,“我记得布鲁斯把我们送到这里来的那天我问过他为什么还要帮你,他说……”

 

  “说什么?”

 

  “他说:也许我疯了,但我认为世界需要超人。”

 

  克拉克站起来的太猛,差点踢倒了椅子,“他是这么说的?”

 

  “对于我们来说你不是超人,你只是我们的儿子。”乔纳森终于开口,“我只希望在时机到来时,你能做正确的事。”

 

  “正确的事……”克拉克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抱歉,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玛莎和乔纳森没有挽留他,“去吧孩子,只要记住我们爱你。”

 

  “谢谢你们,爸妈,我还会再来看你们的。”

 

---------------------------------------

 

  巴里轻快地走进一条巷子,他走到一家小小的宠物店前推门进去,“艾瑞斯!嗨,我回来了。”

 

  没听到回应,巴里走进里屋,艾瑞斯正一脸惊恐的看着电视,画面上播放的是刚才发生在大都会的惨剧录像,记者正在反复强调超人是如何残忍的杀害了一个无辜的超能力者。

 

  “天哪!”巴里走过去把艾瑞斯搂紧怀里,“别怕,宝贝,我在这。”

 

  “他会来找你么?”艾瑞斯的目光依然看着电视,“毕竟你曾经和他……”

 

  “可能会吧。”巴里安慰艾瑞斯,“不过即使他来了……”

 

  巴里话音未落,他们的窗户就被人撞破,刚才还在电视上的恶魔此时已经站在他们的房间里,“对不起,我没控制好力量。”超人一脸抱歉,“巴里,我想跟你谈谈……”

 

  “我在这里!”眨眼的功夫巴里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他端起一盆猫砂砸到超人脸上,“想谈就跟我来,蓝大个!”

 

  超人无奈的追出去,跟着他一路跑到郊外,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巴里终于停下了脚步,“你知道我是故意让你追到的吧,超人。”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有不止一种方法能让你停下来。巴里,你太紧张了,我没打算伤害你。”

 

  “真有说服力啊,是谁一句话都没说就毁了我的窗户,还有我最喜欢的窗帘!”

 

  “真的很抱歉,我刚才是为了避开一个摄像头所以速度太快……而且电视上的那些,那不是真的,那个人身上有炸弹,我是不希望他伤到别人。”

 

  “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巴里没好气的回应,“你怎么找到我的。”

 

  “这不重要。我就是觉得应该过来看看你。”

 

  “我都已经隐姓埋名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巴里……”超人想插话。

 

  但是巴里的语速太快,“你的那些事不适合我,还记得我们讨论禁枪的那事么?然后你说还要禁烟,禁止超速,最后怎么着?连大型犬都要禁掉,天哪,你知道我现在做什么的么?我开了一家宠物店!”

 

  “你可以停一下听我说么?”巴里快速的声音简直刺激得超人又要听力失控,“我已经找过亚瑟和戴安娜,他们也让我明白了很多事,我知道以前有很多问题,所以才不能放任不管,我只是想有个机会……”

 

  “给你机会?那谁给比利机会?他才15岁啊!”

 

  “我对不起比利,但是当时……”

 

  “对不起有什么用。”巴里完全不给超人喘息的时间,“我好不容易才和艾瑞斯有了正常的生活,你就不能由着我做一个幽灵么?”

 

  “巴里,你等一等。”超人说,“其实我来想跟你说声谢谢。”

 

  “对啊我才不会……谢什么?”

 

  “我知道布鲁斯把我父母安排在中心城是有原因的,他信任你。知道你会保护好这座城市。”

 

  “那当然,这是我的城市!”巴里说,“我照顾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是谁的父母,而是因为他们值得。”

 

  “我不会伤害你或者艾瑞斯的。我过来只是想告诉你这件事,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都是我重视的朋友。”超人升空,“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找维克,我想你知道怎么联系他。”

 

  “跟你不扯上任何关系就是我最需要的。”巴里象征性的冲超人的背影挥了挥拳头,“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超人!”

 

-------------------------------

 

  超人回到堡垒的时候布鲁斯安静的坐在床上冥想,但他很快睁开眼睛,“有收获吗?”

 

  “算是吧……刚才我去找巴里,被他骂了一顿。”

 

  “我警告过你。”

 

  “但他骂得也没错。”

 

  布鲁斯淡淡的回应,“你现在想通了?”

 

  “给你看点东西。”克拉克拿出一个便携式显示器,给布鲁斯展示阿曼达带来的数据,布鲁斯沉默的听完了他对陨石做出的叙述,克拉克问,“你也觉得这是超人该做的事么?”

 

  “地球养育了你,但你并没有欠地球什么。”布鲁斯说,“超人该做什么应该由你自己决定。”

 

  “我会解决这个。”克拉克把手伸向布鲁斯的脖子,布鲁斯并没有丝毫退却,克拉克用手指轻轻拨了一下那个项圈,项圈瞬间断成两截落在床上。

 

  布鲁斯揉了揉脖子上淡淡的红印,“你要放我走?”

 

  “我解决超人该解决的事,你解决蝙蝠侠的。”

 

  布鲁斯几乎没有犹豫就跳下床,他走到门口停了下来,“克拉克,你并不孤独。”

 

  克拉克觉得布鲁斯的语气中透着一些他不知晓的东西,他拼命想要抓住却转瞬即逝,“你的意思是……”

 

  “你的生命很长,需要面对的离别会比普通人多得多,我不是说要你习惯那种感觉。”布鲁斯没有回头,“生命会逝去,但爱会留下来。”

 

  “爱?”

 

  回答他的只有布鲁斯快步离去的背影。

 

------------------------------------

 

TBC


不管砖头还是鲜花都请大家不要犹豫的丢哦,评论是写文最大的动力!



评论(2)
热度(181)
  1. 洛云上走仇思 转载了此文字

© 洛云上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