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云上走

【超蝠/SB】【不义联盟】归来(NC-17,下部02)

仇思:

我终于学会怎么加前面的连接了……

上部00下部01


02

 

  超人回到曾经的正义大厅,虽然大都会已经焕然一新,这里却没有任何变化,慢慢升起的太阳把被摧毁的半边圆顶映的血红,地板上满是碎片残骸,那些狰狞的印记好像随时在提醒着曾经的失败。

 

  地面上的设施毁坏大半,好在他们的主要设备都在地下,钢骨已经修复了主要系统,看起来运转良好。超人向钢骨点了点头,“把系统升级一下,我要首先恢复所有监控。”

 

  “大都会的监控已经全部接入,目前一切正常。”钢骨熟练的操作系统,大屏幕上出现了无数画面,“不过哥谭那边有点麻烦,蝙蝠侠用的是自己的系统,我还没有突破他的防火墙。”

 

  超人的目光停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没关系,我相信哥谭可以保护自己。”

 

  “接下来要怎么做?”

 

  超人思考着,与政府抗衡需要更多的筹码,如今戴安娜是亚马逊的囚犯,哈尔和塞尼斯托远在OA,亚瑟手中的亚特兰蒂斯大军是他最好的选择。“帮我连接亚特兰蒂斯。”

 

  “呃……”钢骨迟疑了一会,“好吧,你说了算。”

 

  单调的通讯音持续了很久,亚瑟像是从什么地方匆匆忙忙赶过来,“超人,他们把你放出来了?”

 

  “准确的说是我逃出来了。”超人直截了当的说,“我刚夺回大都会,现在需要亚特兰蒂斯的军队来和人类政府抗衡。”

 

  “人类?”亚瑟的眼神冷了下来,“我为什么要与陆地人对抗。”

 

  “根据我们签订的联盟条约……”

 

  “联盟?超人,早就没有联盟了。”

 

  “我是失败过一次。”超人不喜欢亚瑟冷漠的态度,“但现在我回来了,我要把大家重新聚到一起,恢复原来的秩序。”

 

  “恢复成什么样?是你高高在上对我们颐气指使的时候,还是带着黄灯戒指四处散播恐惧的时候。又或者……是你把亚特兰蒂斯城丢进荒芜沙漠里的时候?”

 

  “亚瑟!你知道我这三年在哪么?一个人被关在南极,日日只能对着冰冷的墙壁。而你非但没有得到惩罚, 还能继续的做你的海王。我不想追究你为什么没有过来营救,你又有什么资格这样指责我?”

 

  “我是亚特兰蒂斯人,陆地人的法律无权制裁我。而且我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自己的子民。”亚瑟昂着头丝毫也没有惧色,“你知道这颗星球上的海洋有多宽广么?我与你不同,也许你可以把自己打造成统营的首领,但我早已是这片大海的国王。我不会再向你妥协了,那不是我的战斗。”

 

  “就这样让我们曾经的努力付诸东流?”

 

  “那本来就是你一厢情愿的事情,你以为正联的其他人真的是因为你的理念而跟随你的么,他们的忠诚都是你收买或者胁迫来的。”

 

  超人眼中泛起红光,“你怎么敢这么说!”

 

  “大海是我的领域,我不怕你,超人。”亚瑟像一个真正的王者露出蔑视的神情,“而且说实话,哪怕再也见不到地表了,对我来说也无所谓。”

 

  超人的手撑在操作台上,留下深深的指印,“你这是逼我亲自去‘请你’么?海王。”

 

  “等等。”钢骨在旁边插话,“亚瑟,我们曾经是一个团队,为了共同的目标并肩战斗,难道你从来没有怀念那些日子?”

 

  “我怀念的只有建立统治政权之前的日子。”亚瑟看着超人,“如果地球需要我,我愿意站出来。但如果是你需要我,抱歉,我不想再管你们陆地人的那些破事了。”

 

  通讯被切断了,钢骨心有余悸的看着愤怒的超人,“你真的要去亚特兰蒂斯?”

 

  “他无权这样单方面撕毁条约!”超人觉得钢骨的态度与三年前有很大的不同,“维克,你为什么总是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们不是伙伴么?”

 

  “我们是……”钢骨转移开话题,“别忘了你要跟总统谈判的,没有多少时间了。”

 

  “解决了亚特兰蒂斯的事我就到。如果我迟到了,就让他们等着!”

 

------------------------------------

 

  “总统先生,就是这里。”罗纳德把总统带进一个实验室,“您说想亲自看一看成果。”

 

  总统擦了擦额头上汗珠,“你确定超人不会发现?”

 

  “放心吧,房间的外墙都是隔铅的,而且我们还配备了专门的声波干扰装置,超人什么都不会知道。”罗纳德拿出一副墨镜递给总统,同时向旁边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可以开始了。”

 

  实验室中间是三台看起来像离子炮一样的大型装置,仪器开始运转,发出暗红色的光波,实验员把能量推到最大,三条光波同时向中间射出,汇聚成一个明亮的红色光球。

 

  总统看着那个光球,“强度够么?”

 

  “按照资料显示,这个程度的红太阳光线应该可以让超人失去所有能力。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足够我们给他造成致命一击了。不过西奥博士说还要再加几个稳定器防止过载,我们还需要几天的时间去准备。”

 

  “超人身边只有一个钢骨,应该也不敢轻举妄动,谈判的时候我会先稳住他。一定要准备充分,不能再像上次的核弹一样草率了。”

 

  “说起那件事。”罗纳德挥了挥手让实验员关闭了机器,“总统先生,你不觉得奇怪么?钢骨怎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破解我们的防火墙,那可是军方的最高机密。”

 

  “你的意思是……我们中间有内鬼?”

 

  “阿曼达·沃勒。”

 

  “沃勒很有能力,而且她帮我们做了很多事。”

 

  “表面上的忠诚代表不了什么,她一直和那些超能力者过从甚密。我建议从现在开始所有的决定都不能再让她参与了。”

 

  “这倒不是问题。但我要的是万无一失。”总统摘下墨镜,“击倒超人的机会可能只有一次,要杜绝所有的意外。”

 

  “你指的是蝙蝠侠?”罗纳德跟着总统走出实验室,“如果他真的投靠了超人,应该会来偷走芯片。”

 

  “毁掉芯片。”

 

  “什么?”罗纳德一惊,他看了看四周,凑到总统身边压低声音,“今天才第三天。”

 

  “我根本不在乎是不是蝙蝠侠放走超人,反正他也不会站在我这边。我已经受够了蝙蝠侠和他的哥谭。既然有这个机会,我绝对不能再让他活着坏我的事。”

 

  “但是解锁芯片需要三个人的DNA。”

 

  “我不管你用什么理由去搞定豪斯将军和诺里斯博士,今天就要毁掉芯片。”总统阴沉的扫了罗纳德一眼,“如果你做不到,那我只能换一个更有能力的幕僚长了。”

 

  罗纳德额头上冒出涔涔冷汗,“我会做到的。”

 

  “很好,这件事决不能透出去一点风声。”总统满意的点了点头,“决战就定在四天后,我们要做完三年前就该完成的事。”

 

-------------------------------------------

 

  地球之所以蔚蓝美丽是因为广阔的海洋,但海洋并非安静友好,它总是像个怪兽一样对外来者发出咆哮,然后把它喜欢不喜欢的东西全数吞入肚中。超人被包围在冰冷无光的海水中,挥手赶走一条奇形怪状的鱼儿。

 

  在他超级视力所及的最深处有一片光点,那是深海中最璀璨的明珠,也是人类无法踏足的世界,亚特兰蒂斯城。他加快速度,向那座美丽的城市游去。

 

  “停下,外来者。”一个守卫把超人拦在屏障之外,在看清他的样子后,“你……你是超人!”

 

  超人对这种反应已经见怪不怪,“让你们的国王出来见我。”

 

  “陛下现在有很重要的事,他不能……”超人用X视线确认了亚瑟正在一间有点奇怪的卧室里,他无心多谈,推开守卫自己闯了进去,那个守卫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胆量阻拦。路上无数亚特兰蒂斯人用他听不懂的语言对他指指点点,但他没有理会。穿过一排辉煌繁复的长廊来到房前,正要推门的时候超人猛然反应了过来。

 

  这不是卧室……这里是一间产房。

 

  超人用X视线窥视着屋内,媚拉躺在产床上,亚瑟正紧紧握着她的手,俯身在她耳边轻声安慰。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响亮的啼哭回荡在屋内,护士小心的抱出那个小生命,那么脆弱又那么强大,浑身都绽放着生命的光辉。

 

  “是个女儿。”亚瑟小心的接过那个孩子,温柔的放进媚拉怀里,“看她的红头发,像你一样漂亮。”

 

  媚拉红色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着,面色苍白,疲惫不堪,却美的那样惊心动魄,那是只属于一个母亲的光华。超人被这情景深深怔住,他关闭了X视线,失去了怒火。

 

  守卫战战兢兢的跟在超人身后,在反复确认了超人没有进门的意思后他小心翼翼的问,“要我现在进去通报一声么?”没有得到回答,于是他踌躇一会还是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那个守卫在亚瑟耳边说了几句话,亚瑟错愕的回头,脸上还带着没来得及收住的笑容,他低头在女儿的额头上亲吻一下,又帮媚拉理了理汗湿的长发,然后才表情凝重的走出产房,但是外面已经没有了超人的身影。

 

--------------------------------------

 

  超人回到监狱的时候布鲁斯正盘腿坐在那张小小的单人床上,呼吸均匀,双目紧闭,身体放松,两只手自然的垂在膝盖上,虽然赤身裸体,却感觉不到一丝情色的意味。

 

  昨天的疯狂之后布鲁斯无视了超人伸出的手,默默捡起床单自己挪回了囚室,超人没有在意,他能容忍布鲁斯骨子里的固执。只是在他走回大厅后用热视线直接焊住了房门,离开这里的唯一路径就只剩天顶上那个大洞,当然布鲁斯不会去向大自然挑战,即使他能依靠技巧攀援上去,最近的人类基地也远在几百里外,在零下40多度的寒风里不到一小时就会被冻死。

 

  而现在布鲁斯很安静,安静到连胸口的起伏都几乎感觉不到,如果不是拥有超级感官,超人甚至要怀疑他是不是还活着。他用X视线仔细扫描布鲁斯的身体,肋骨上的裂痕看起来是几个月前的旧伤,腰侧还有一块子弹的碎片,但最触目惊心的还是背上的支架,无数钛合金的薄片植入皮下,支撑起摇摇欲坠的脊柱,那两块在超人盛怒之下被粉碎的脊椎已经由人造物质取代,连接处有一个类似活塞的精密装置,完美的模拟着脊柱的伸缩运动。

 

  “看够了么?”布鲁斯睁开眼睛,“如果你想学冥想,我倒是认识一个不错的老师。”

 

  “冥想?”超人收回视线,“那你都在想什么?”

 

  “什么也不想,冥想就是为了让我摒弃杂念。”布鲁斯舒展身体站起来,皮肤上满是令人羞怯的痕迹,他也懒得拿什么东西遮掩,“我以为你这次来至少会给我带件衣服,让囚犯赤身裸体难道是氪星的什么奇怪风俗么?”

 

  “我觉得你不穿衣服的样子挺好的,而且谁知道你能用一件衣服玩出什么花样。毕竟你是个‘逃脱大师’。”

 

  布鲁斯无视了超人语气里的讽刺,“你去找过亚瑟了?”

 

  “你怎么知道?”

 

  “你需要军队,而现在唯一能给你提供这种帮助的只有亚瑟,所以你一定会去找他。”布鲁斯皱着鼻子,“而且你闻起来就像一条咸鱼。”

 

  “世界最伟大的侦探?那你猜不猜得到他是怎么回答我的。”

 

  “当然,他拒绝了。”

 

  那一瞬间布鲁斯以为超人会发火,但他只是轻轻皱了皱眉,“你知道媚拉怀孕了么?”

 

  布鲁斯微微睁大眼睛,然后又显得有点失落,“看来他已经不愿意和我们分享任何事了。”

 

  “他说即使再也见不到地表,对他来说也无所谓。所以亚特兰蒂斯不可能再支持我了,这对你来说是好消息么?”

 

  “不,失去朋友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好事。”

 

  “我差点就要跟亚瑟打起来,要不是正好赶上媚拉生产……”超人转过身去背对着布鲁斯,“是个女儿,非常可爱。”

 

  布鲁斯看不到克拉克脸上的表情,“亚瑟没做错什么,他应该享受自己的人生。”

 

  “那我做错了什么?”超人的脊背不易察觉的颤抖着,“本来我也该有个女儿,像路易斯一样聪明漂亮,像我一样强壮,她是拉奥赐予我最美的礼物。”

 

  “克拉克……”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回避着这个问题,好像那个伤口从未愈合过,只要提起就会撕裂血淋淋的疤痕。“小丑做的所有事都不是你的错。”

 

  “那我制裁他就不可原谅吗?”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如果我拥有你的力量,做法不会与你有任何差别。但你不是我,你该做的比我更好。”布鲁斯觉得克拉克需要一个拥抱,但他伸出的手却停在了离克拉克肩膀一寸的位置,“很久之后我才明白,我说错了。”

 

  “哼,所以你终于看清了我的真面目,对我彻底失望了?”

 

  “不,克拉克,我是对自己失望。我沉浸在自己偏执的世界中,忘了不管你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其实还是个普通人,你像我们所有人一样都会犯错。”

 

  克拉克惊讶的回头,看到布鲁斯来不及收回去的手,“你的意思是……”

 

  布鲁斯却转开了话题,“你和总统的谈判怎么样?”看到超人露出防备他笑了笑,“怎么,不敢告诉我?怕我在这里还能搞事?”

 

  “所有的军队都已经撤出大都会和哥谭了。现在大都会和哥谭属于我了。而且萨缪尔总统还答应会撤销超能者监控法案。到时候我们会再坐下来好好谈。”看到布鲁斯惊讶的神情超人颇有些得意,“你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力量代表的就是权力。”

 

  布鲁斯却是一脸凝重,“什么时候?”

 

  “什么?”

 

  “撤销法案,还有你们的下次谈判。”

 

  “他说需要一些时间处理舆论和司法问题,希望我暂时不要引发冲突,下次谈判是四天后。”

 

  “四天……”布鲁斯抿着嘴唇,视线已经飘向天花板,但是超人知道他什么都没看,这只是思考的习惯性动作。过了一会,布鲁斯重新看着他,“听着,克拉克,曾经的错误已经酿成,但是只要有勇气面对过去,没有什么是不能修补的。”

 

  克拉克充满期待的看着他,“你的意思是要留下来帮我么?”

 

  “正好相反,你必须放我出去。”

 

  如同一盆水倾泻而下,瞬间浇灭了克拉克眼中的光芒,他冷冷的看着布鲁斯,“那不可能。”

 

  “我大概能猜到萨缪尔总统想干什么,你得让我离开这,解决这个危机。”

 

  “没有危机,有我在你根本不用担心什么总统。”

 

  “你不明白,克拉克,曾经你身边有很多强大的队友,而现在萨缪尔总统算准了你不会在重建联盟之前大肆行动,根本没有谈判,他也不会废除法案,他需要的只是拖延时间,准备充分以后……”

 

  超人对此嗤之以鼻,“用四天时间布局打败我?”

 

  “也许他能做到,也许不能,无论如何都只会是一场悲剧。克拉克,我不能就这样坐等悲剧发生。”

 

  “不必再说了。”超人突然捞住布鲁斯的腰飞了起来,瞬间就到了监狱之外,寒风吹在布鲁斯身上就像利刃,他只好扯住披风拼命把身体缩进超人怀里。超人单手搂着布鲁斯,故意不去帮他遮挡,“如果你总是这么主动多好。”

 

  “这算什么?”布鲁斯牙齿打颤,“警告?”

 

  “别着急。”超人转过头用热视线扫向监狱,地下瞬间变成一片火海,又在南极的寒风里迅速消散,那座关了他三年的监狱只剩一片丑陋焦黑的痕迹。

 

  “噢……建造这座监狱可是花了我不少功夫。”布鲁斯表情复杂的看着地面,“你真不该这么做。”

 

  “会面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他们也许会猜到你被我控制了,所以我不能再把你留在这里。”超人用空出来的那只手在披风的暗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针剂,不等布鲁斯反应迅速刺进他的后颈,布鲁斯的身体顿时软了下来。超人用披风仔细把他裹好,“接下来路程有点长,所以你最好是休息一会。”

 

------------------------------------

 

TBC


评论
热度(121)
  1. 洛云上走仇思 转载了此文字

© 洛云上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