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云上走

杂食互攻 禁止转载 此号只刷DC

【翻译】【超蝙超】 不义联盟:伤疤 第二章

不义联盟:伤疤 第二章
翻译:Lukeer

此为小说第二部,第一部: 不义联盟

前文:第一章



10.10更新

 

废墟隆隆地塌下来,撞向他,把他埋葬在原本是大都会纪念公园的一角的残垣断渣里。尽管他亲自到场,尽管这个地球上昆腾医生在生物上的生产统计资料破碎不堪,尽管每个人都知道他的力量和他的能力……但这依然很沉。

沉得让他猛憋了一口气。

沉得将他猛砸在厚实的地基上,头晕眼花。

沉得足以伤到他。

克拉克在粉碎的倒塌大楼下躺了一会儿,听见战斗仍在他上方肆虐,听见操着不同口音的记者们快速移动到他们敢靠得最近的地方,然后听到了他的队友的叫喊,他们正在努力把最后一个袭击者打倒。

“……在你身后GL!”

“这最好是这件事的扫尾工作!”

“……现场报道。正如大家看到的,在我身后,发生的似乎是一场机器人入侵……”

“集中注意力!”

“啊!别从上方攻击他们!他们有种热气枪!”

“23方位!现在!”

“正义联盟奋力抵抗,他们成功阻止了大部分入侵者……”

“那个爆炸……是红色的……”

“趴下!”

“然而,前线还是被推进到了市中心,这很危险……”

“蝙蝠侠!”

布鲁斯。

很模糊。几乎消散在其他声响海洋之中……布鲁斯。

克拉克站起来,动手推开废墟,那声喊叫在一瞬间击碎了他,他愤怒地咆哮着冲出地面,携带出大量四射的碎片。他飞速穿过剩下队员形成的包围圈,一头扎入那些进行攻击的机器手臂。金属关节被撞的粉碎。机器呼呼地运转,支离破碎,在冻结成冰的空气中被毁坏。热视线涌出他的眼睛:透过那些入侵者,连他面前的地面都被切出一条道路。

“超人!住手!”

有什么打中了他。伤害了他。

他哀叫着骤然坠于身下的公园,感觉地球在他身边爆炸了,他听到记者们惊慌失措地尖叫着争先恐后地从那里撤出去。他在晕眩中注视着天空。天空是那么的蓝。刺眼。荒凉。空旷。

他呻吟着挪动他的脚,因为疼痛瑟缩了一下,然后摸上他的胸口。前面的制服被烧毁了。

“什么……?”

随着一道绿光,哈尔带头冲到敌人的防线。戴安娜和沙赞随后而上。紧随而至的是联盟其余成员。他努力从地上飞起,在他们后面俯冲上前。不久之后他们就将入侵者逐个击破,拆卸了最后那台机器。

舒了口气,他降落于下方大街的人行道上,步履蹒跚,抹了一把前额的汗水,他面朝太阳抬起头。感觉能量在他身体里游走,带来温暖强大全然轻微的刺痛感。他身体的创伤愈合了,疼痛在减少,世界的重量渐渐变轻。

“超人!”

布鲁斯在他身边的一处地方着落。从他肩膀的护甲一直到披风的边缘都有一道被烧毁的痕迹。他的神情比冥王还要肃杀。

“蝙蝠侠?”

“你在那边做什么?”他从牙缝里挤出话来。

“我……”克拉克的视线偷偷摸摸滑到蝙蝠面具边缘的那个伤疤上,然后迅速直视布鲁斯的眼睛,“我……”

“你没有任何后援就深入战场,”布鲁斯咆哮着替他回答,“你单打独斗,完全无视了你的队伍,你的处境,以及你周围的人们!你让市民陷入危险!你全然没有和联盟的其他人交流!你几乎是在自杀!”

克拉克惊恐地盯着他。

“我……我……不……” 

“他们拥有能发射红太阳辐射的武器,”布鲁斯冰冷地继续说。声音阴暗,坚硬,愤怒,“在你发动攻击前,我们就发现了这个,超人。我们也发布了这个消息。如果你有听,你就会知道。”

“我……”

“如果闪电侠没有腾空那块地方,人们就有可能要死了!你明白吗?!尽管如此你他妈差不多就要杀人了!见鬼你真该庆幸你没有这么做!”

“布鲁……蝙蝠侠……我……我没注意……我绝不会……”

“绝不会什么,超人?绝不会致他人于危险中?因为这就是你刚刚做的。你打算和戴安娜合作。但你把她暴露了。你把你自己暴露了!”他的压低了声音,包含着几乎抑制不住的怒火,“如果你不能作为这个团队的一份子,超人,那么我建议你退出。”

克拉克觉得他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什……什么?”

布鲁斯的目光是那么无情固执强硬:“你听见了。”

“蝙蝠侠!”

戴安娜落在他们之间,坚决地把他们分开。“别在这儿,蝙蝠侠。”她说得很轻。几近耳语,“别在这时候。”

克拉克隐约感觉到摄影师和记者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成群结队聚集起来。他们肩膀上扛着摄像机,话筒蠢蠢欲动,手持录音机也都对准了他们。

“蝙蝠侠,”克拉克试图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省省吧。”那个男人厉声打断了他。

“蝙蝠侠,”他再次说,用更加坚定的声音,“你不明白。我需要……”

布鲁斯注视着他。浅色眸子里的神情简直要杀了他。在另一个世界的孤独城堡里,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当布鲁斯认为克拉克是那个监禁并伤害了他的人时,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当他认为他是另一个世界里扭曲的超人时,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憎恨。严厉。不加掩饰。

“我很清楚你觉得你需要什么,超人。”布鲁斯咆哮道,“别说什么废话。”

他转过身。离开了戴安娜。离开了那些记者。离开了他。

“让他走吧,”戴安娜轻声说,“别……会好起来的……就随他去吧。”

“我不是他。我从来没有……”

“他知道,超人。他一直都知道。只是有时候他……忘记了。”

一旦那些记者们判断出布鲁斯走的离他们足够远,他们蜂拥而上。哈尔和巴里在他的两边,顶住了人潮。

“退后。”

“超人!我是检察官。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退后。”

“超人,这里是52频道,您对刚才发生的事有什么看法吗?”

“那是联盟内务。给我们点空间。”

“这里是星球日报。请问你们今天的行为是否像蝙蝠侠暗示的那么危险?”

“目前我们不发表看法。”

“这场对峙仅仅是专业意见,还是私下矛盾?”

“是什么导致蝙蝠侠的新伤疤?”

“蝙蝠侠是否有权力将您踢出联盟?”

“很好,要么你自己往后退,要么我帮你后退,伙计。”

戴安娜温柔地把手搭到他的手腕上,然后轻轻将他拉向天空。他麻木地跟着。那些关于新闻的叫喊和问题慢慢淡去,最后它们只是几乎要淹没在这个星球其他声音中的一阵响动。他跟着她,一直飞到地球悬于他们脚下,星辰在大气层外闪烁。这是戴安娜能够轻松飞到得离太空最近的地方。

“他是对的。”克拉克说。

“不,他错了。”

“我可能会伤害到别人。”

“你确实搞砸了。”戴安娜发出一声叹息,“宙斯知道,你并不是最近唯一一个这么做的人。但这不能说明你是个坏人。这不能说明你就是他。”

他。

克拉克转身背对她,低头凝视着悬于他身下的蓝绿天体。他追踪着南美洲由砂石构成的海岸线,直到它们融入美国东海岸。让他的视线掠过哥谭上空烟雾污染的天空。顺着联锁的线路来到他闪亮的大都会。

“有时候我觉得我就是他,”克拉克承认,“只需要发生一件坏事,我就会……我就会变成他……”

戴安娜无意识靠近他,她的眼睛,就像他一样,被身下的星球染得闪闪发亮。

“我从没有告诉过你这个,克拉克,但我第一次走出天堂岛,看到这个世界的男人,我只觉得恶心。”

他惊讶地看着她。读不懂她脸上凝固了的表情。

“男性,我想,正在灭亡。他们从里到外蚕食自己,并且他们之中没有足够强大、足够能干、足够勇敢的人,能站出来,阻止这件事。他们之中没人能控制和解决世界发生的错误……然后,我遇到了你。”

这一刻,他们沉默地拥抱在一起。

11.24更新
他们脚下的云层散开,世界似乎在回望着他们;就好像它知道他们谈论的话题;就好像它知道它的宿命掌握在这两位超级英雄手中。某地,在嘈杂的噪音之下,有一队人民在歌唱。

“我曾认为你能做到,克拉克。我曾认为有一天你会意识到我拥有同样东西,我们一起前进,处理好一切。修复好一切。创造一个完美的世界。”她的笑容短暂而轻浅,“我待在你身旁。等待着。我回家的机会变得越来越小。”

“戴安娜。”

“我忘记了,”她继续说,“我忘记了我曾有过这样的感受。我是如此愚昧。我甚至愿意跟随你变得不再正义。”她的嘴绷成一条直线,“然后我们去了另一个世界。”

他沉默而痛苦地静止在空中。

“你害怕你会变成他,克拉克。你害怕某些事会发生然后你会改变。但是我就是她。我和她打起来的时候我看到……我看到……”她闭上眼,颤抖地深吸一口气,“操。”

“一切会过去的。” 

“不,”她声音嘶哑地说,“我在……上帝啊……我在哭泣。我从不哭泣,自从……这就像看着一面镜子,克拉克。她说的所有事情,他说的所有事情,关于那个完美世界。它们都是我曾说过的话。我的想法。我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哭泣……这真……尴尬……”

“你不是她。”

“你也不是他,”戴安娜厉声说,她转过身去,用手背擦去眼泪,“过去你绝不是他,未来你也不会是。”

克拉克感觉他的喉咙哽住了。痛苦。干裂。愤怒:“你不懂。”

“不,”她回头看着他,“我了解你。”

“他说过,”他承认。声音沉重。包含痛苦,“当他被绳索绑住,谈论起氪星时,他说过一些关于我的事……它们是真实的,戴安娜。他那时候绑着绳索。他不能撒谎。我就是……我就是他。我……有着相同的思想……相同的……欲望。”

“但你不会这么做。”

“的确!”克拉克叫起来,“我应该在那里的!第二次你消失的时候,直到我通过你的世界之前我都不该休息的!第二次我到那儿我本应该赶去北极!我让他失望了!”

“你救了他!”

“我强暴了他。”

“不,”戴安娜猛地打断他:面色通红,睫毛湿润,“你没有。你知道的。他也知道的。”

克拉克摇摇头。吞下要从他口中溢出的恶心而悲惨的感觉,“他惧怕着我。几个月前,我试着去哥谭跟他谈谈……而今天……你看到今天他是怎么看待我的了。他是对的!如果那些事发生了呢?如果有人死了然后我……”

“人们会死,克拉克,”戴安娜低声道,“布鲁斯会死。”

“不他不会的……” 

“他会的。我们都知道他会死。”一个轻柔、小心的呼吸,“你经历过,克拉克。你得坚信你在乎的人们会死,即使你能够阻止死亡,这之后,你不会崩溃。你不会迷失自己。”她直起身子,用坚定的蓝眸子凝视着他,“你战斗。你为从暴君手上拯救一个星球而战。你为正义而战,即使你曾收到不公正的待遇。然后,最终,你会变成更好的人。”

他希望事情真的那么简单。他希望简单的解释能让他吞咽下每当他看到族徽的烙印刻在他最好朋友的皮肤上时,在他体内纠结成团的内疚。他希望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数学方程式能冲出来,表达,承诺他简直太棒了他不可能变得邪恶,让他的灵魂回归。他希望事情全部都能如此简单,如此黑白分明,如此……容易。但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事情会如此轻松。

克拉克越过他们之间的距离,一言不发地握住她的手。这是一个小小的举动。微小。脆弱。但这是他能给出的全部了。一个小而简单的提醒,提醒她并不孤单。

她紧紧握住他的手,笑的很悲伤,然后她叹了口气,松开了手。

“你需要和布鲁斯谈一谈。”

克拉克皱紧眉:“他不会想和我谈一谈的。”

“我知道。”手耙过头发,“众神在上,我知道。但你需要和他谈谈。自从我们从另一个世界回来后,你就变得不一样了。以及他……得有个人去确认他平安无恙。他变得更有攻击性,他冒着更大的风险,除了辱骂不和任何人说话。”她摇头,“他不可能像你一样把他的情绪流露在外,但是……我认为他不会像我们认为的那样接受这些。”

那一刻,他能做的就是盯着她。她的盔甲有破碎和擦痕,但依然在逐渐减弱的阳关中散发出炫目的青铜色光芒。

“我不能,戴安娜。”克拉克说,“你不明白。无论何时,我走进房间,他就会站在另一端。无论何时,我看到他看着我就像我是,”他咽了口唾沫,“一个掠夺者。如果我接近他,他会畏缩地躲开。在超人做了那些事之后我怎么能怪罪他呢?我不会……我不会强迫他回答有人对他的脸做了什么。他已经被伤害得足够深了。”

她低下头。 

“我明白的。”她的眉毛塌下来,“我只是……我听说了蝙蝠侠在哥谭做的那些事。对待那些罪行较轻的罪犯,他用了更多更重的暴力。”她的眼神轻轻落到他脸上,“照顾好他。拜托。”

克拉克点头:“我会的。”

“谢谢。”

身下,有人在笑。那个饱满、猛烈、健全的声音以某种方式,从它周围大规模膨胀的人口发出的交杂在一起的声音中脱颖而出。克拉克对此露出柔和的微笑,低头回望这颗星球;中心城聚集在人行道边等待公交车的人们,堪萨斯洲追逐着离家不远的狗的男孩,墨西哥一队正在亲吻的夫妻,还有那架降落于幽暗的哥谭几近怪诞的寂静中的圆滑而漆黑的喷气式飞机。

他们肩并肩停留着,直到阳光逐渐被地球遮挡,消失,周边的空气越来越冷,冻结了他披风的边角。之后,戴安娜打了个哆嗦,转向他,给他一个破碎的拥抱,急躁地一言不发地飞了回去。他看到她降落在一栋公寓建筑的楼顶,穿上风衣,走向安全出口,他一直看到她走到她的公寓门口。一位男士在门旁向她问好,她把他拖入一个漫长而开放的吻里。这并没有要求人们交换什么重要的东西;除了爱之外,什么都不用。

他感到一阵脱虚,他把目光转向大都会,看向他自己与露易丝合租的公寓,看向冰箱里那份露易丝给他留在桌上的中式晚餐。她把家具盖好,搂上一位满脸笑容的社会名流的胳膊,兴奋地和吉米低语着最新的八卦。她不再戴着订婚戒指了。

他知道他该飞回家了,该去等她,带她绕这个城市做一次浪漫的飞行。他知道他跟过去一样对她,告诉她他过去的事情,感觉所有事情……他知道他应该试着去疏导,去拯救,他们之间摇摇欲坠的关系。但是,与此相反,他却从空中慢慢下降,落向灯光投射到浓雾上的哥谭。

他穿过云层时,一束聚光灯光照亮了他的周围,空气中水汽微粒一闪而过,一个粗糙的蝙蝠标志印在了天上。他避开强光,俯视脚下的建筑屋顶上。一群警察站在信号灯旁边。局长——詹姆斯•戈登——还有聚集了一些他不认识的人。

“他不回来的,布洛克。”

“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是您的经历告诉我他会,局长。”

戈登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烟从他的鼻子那儿吹出来。他没有回应。

“我们得抓住他,长官,”另一个人停了一会儿,说,“您知道的,对吧?”

再一次。没有回复。

“您不在街上,长官。您不没有看到他干了什么。上个礼拜,有个孩子。才十七岁。如果他还能走路那真是大幸。”

“我读了那份报告,”戈登迅速说,“那个孩子射杀了两位妇女,卡特。目的不明。”他顿了顿,“他甚至没有拿走她们的钱包。”

“这不能说明他做得对。”

“的确不能,”戈登承认,“但这他妈感觉就像是对的。”

克拉克飞起来。穿过灯光闪烁的市中心,穿过码头衍生出去杂乱无章扭曲的郊外,穿过笼罩整座城市在愤怒黑暗中相互照应的高塔。布鲁斯不在他平常的任何一条巡逻路线或任何一个瞭望台上。天色渐暗,他远远地盘旋在一片看上去就像稍破旧的娱乐场所的工业区上。他检查了庄园,蝙蝠洞,顶层公寓。检查了所有他知道的安全屋。哪里都没有。

很晚的时候,他找到了他。很晚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蝙蝠车停在幽暗小巷张开的血盆大口里。很晚的时候,他跟着建筑在打斗中掉落的细小碎片深入了湾海峡。很晚的时候,他认出了那个无比熟悉绝不会和其他人弄错的心跳回荡在一幢旧公寓。已经很晚了。

太晚了。

布鲁斯应该已经完成了他的巡逻,在这个朝阳升起的时刻,他应该在床上躺着。他应该已经回到洞里,脱去披风,安全地回到庄园里。他不应该在这儿。不应该在这个时候。

出了什么问题。

他能听到哭喊。嗅到血味。

寒冷、恶心、扭曲的恐慌在他心中发芽。掐住了他的喉咙。让他窒息。

恐怖的寂静中,克拉克从云端俯冲下来,直冲声音的来源。他撞开了墙,抬手将砖块、带电的电线和设备扔到一边,飞到了狭小幽暗房间的另一边。

满屋子都是打碎家具的残骸,裸露的地板上有干燥褪色的血迹,一个大个子倒在房间中央,无知无觉。他的手沾满干燥了的血,指甲里嵌满属于人类的皮肤,他身上布满了精心绘制的伤疤。变态杀人狂魔(Victor Zsasz,那个杀一个人就在自己身上砍一刀的神经病哥们)。

一团黑影突然跌坐在角落的地板上。

“布鲁斯!”

布鲁斯看着他,面对着赤裸而湛蓝的眼睛的折磨。

“克拉克……”

他怀抱着一个女孩。她紧紧搂着他,脸埋在他披风的皱褶里;喘息着发出痛苦干咳的啜泣。她的连衣裙后背敞开着。她背上的肌肤上残忍无比地刻着一个,丑陋的,字。

婊子(Whore)。

“哦上帝……”

“克拉克……”布鲁斯试着移动。女孩发出一声戚戚惨惨的哀叫,把他抓得更加紧了,布鲁斯的背弯下去,就好像她跟一颗行星那样重。

克拉克立刻出现在他身旁,轻柔地把女孩从他身上抱起。她扯着黑色的记忆布料,溺水般的绝望,克拉克俯身,小心翼翼地解开男人的披风。

“没事了,”他听到自己轻声说,“你现在安全了。没事了。”

布鲁斯盯着他。空洞。精疲力竭。疼痛。

“你安全了。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你听到了吗?我不会让任何人动你一根汗毛。”

“克拉克我很抱歉……”

他拆开布料,用它快速地包裹住女孩。她把它抱到胸前,却没有离开布鲁斯。她靠近他就像她知道:就像她知道他是和她一样的受害者,就像她知道他和她一样处在黑暗的地方,就像她知道他和她伤得一样重。

“医院就在隔壁街区,”克拉克对那女孩说,“如果你愿意,我带我们飞去那里。”

她摇摇头。

“蝙蝠侠也会来。”

长时间的停顿之后,女孩快速点头了。

“克拉克,”布鲁斯试着说第二次,“我很抱歉我……是那么……我需要……我不是故意的……”

克拉克走上前,拉着披风罩住男人的脸。他的手指滑过他潮湿的头发。布鲁斯瑟缩了一下。血。克拉克透过皮肤注视着他的骨头,以确保它们没有断裂。它们没有,“没关系。都过去了。你会好起来的。”

“如今一切都在倒退,”布鲁斯麻木地低语,“一切都……错了。”

他把他们两个抱进怀里:“我知道。”

12.29更新
十分钟后,那个女孩躺在医院的床上,卷缩进披风里晕晕欲睡,警察过来逮捕了变态杀人狂魔(Zsasz),布鲁斯睡死在他的怀里。精疲力竭。瓦解冰泮。了无生气。

安然无恙。

克拉克感到内心有什么东西涌现。溢出来。

就像一座大坝在水的重压下崩溃,他觉得自己快被发生的一切事压得支离破碎。然而他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把布鲁斯紧紧拉进一个绝望的拥抱里,盘踞在他身边守护着他。抓住他。吞掉他。在破碎的喘息中承诺他们能够度过这段痛苦。一切都会好起来。一切都会重新有意义。一切都会过去。

他降落于韦恩庄园,太阳在此时蓬勃而出,克拉克抱着布鲁斯迈过大门门槛。

阿尔弗雷德绷着脸感谢了他,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把布鲁斯放到他的床上。一个长有纠结在一起、长而密的头发的灵活男人问他是否知道蝙蝠车停在哪里,他回答了之后那男人就消失在书架后面。克拉克转身想离开了。

“肯特先生,”阿尔弗雷德站着一动不动,他说,“我能请您这段时间与我们待在一起吗?”

这个提议是如此简单,如此意外,让人震惊。他停下脚步,看着床上的男人,流露出紧张的神情,布鲁斯依然穿着蝙蝠套,横躺在丝绸床垫上。

“阿尔弗雷德,我是他醒来后最不想见到的人。”

“我害怕他每天早上都是看着超人醒来。”管家说。他的声音小心而克制,“也许他看到你反而更好。”

克拉克想起了露易丝回到家,然后一个人在空空荡荡的房子里醒来。

“阿尔弗雷德,我做不到。”

“这是你的选择,先生。”

他们沉默地站着。

他应该离开了。但是他没有。他做不到。

过了一段时间,阿尔弗雷德再次开口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肯特先生,如果你在其他方面有义务,我完全理解,但我要求你必须让布鲁斯少爷知道,看在你们之间的友谊的份上。”

克拉克试着说些什么。无论什么。

“你下定决心的时候,请让我们知道。”

阿尔弗雷德离开了。轻轻带上了门。

突然之间,克拉克一个人面对着布鲁斯。尽管阿尔弗雷德信任他,尽管戴安娜向他保证,尽管他能试着去证明每一件事……但他不会……不能信任他自己。那不是个丑陋的伤疤,那是他辜负了他的证据,它在布鲁斯的脸上凝视着他穿过房间。那不是他自己的黑暗、饥饿,思维在论证边缘摇摇欲坠。那不是……

戴安娜错了。

阿尔弗雷德错了。 

他不是……他不应该……如果他……。不,他不会的。 他决不会变成这样。他决不会这样做。他决不……

房子附近有人打开了电视机。 

“我决不……”

“决不什么,超人?决不会致他人于危险中?因为这就是你刚刚做的。”

“这组令人震惊的镜头来自于,昨日正义联盟在大都会与一群至今来路不明的机器人侵略者的战斗。蝙蝠侠激烈地责问了超人作为团队一份子的工作能力,到目前为止……”

更远一点的地方有人打开了收音机。

“让我们来听听蝙蝠侠是怎么说的。”

“如果闪电侠没有腾空那块地方,人们就有可能要死了!你明白吗?!尽管如此你他妈差不多就要杀人了!见鬼你真该庆幸你没有这么做!”

另一台电视机。

“我很清楚你觉得你需要什么,超人。”

“这一段暗含深意的话语来自哥谭市的蝙蝠侠……”

另一只收音机。

“这画面可不只是刺激,凯特,这真是大开眼界。我想要在这里提出一个问题:超人对我们是否没有威胁?(is Superman safe?)”

“有件事可以肯定了,迈克,蝙蝠侠可不那么认为。”

他惊恐地站在一座数以千计的媒体异口同声地谈论着这事的城市里,他自己的害怕被潦草地写上全球头条新闻,布鲁斯的敌意和怀疑在每一台电视机、收音机、手机和电脑里回放。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飞走。

飞过阿尔弗雷德的时候他留下一个模糊的道歉,他飞出大开着的窗户,随后飞过这座城市。

“那是超人!”身下的街道上有人喊起来。剩下的人都积极响应,“超人!超人!超人!”

他咬紧牙,向大都会冲去。

“超人!超人!”

“克拉克!”

他停住了。回头看去。

“克拉克!”

他周围充满了媒体的责骂,布鲁斯那些被录下来的咆哮还有人们疯狂的喊叫,但他仍能听到那个小小的、脆弱而又绝望的声音。

“克拉克!”

哦。

他迅速转身,穿过那些建筑,沿着堆满垃圾的街道,猛地在哥谭中心医院降落。她在二楼,双手按在玻璃上,黑色的披风像是毯子般裹在她身上。她看到他降落在楼下的街道时刷的亮了。克拉克第一次意识到她是多么年轻。多么稚嫩。她六岁了吗?还是七岁?

“你还好吗?”

她说得很轻。但是不知为何……不知为何这个声音比其他一切都要响……比人们簇拥在他身边说话的声音更响,比这个城市播放的新闻更响,比他自己砰砰作响的心跳更响。不知为何……

他强迫自己露出微笑,然后点头。

“布鲁斯还好吗?”

他的笑容凝固了。

“你应该在确认了他没事之后再离开的。”她责备道。

人们用力拉扯着他的披风。要求给他拍照。和他握手。亲吻他。

而他一直注视着她。点点头。

“我不会说出去的,”她快速地说。呼出的热气凝结在玻璃上,“我不会的。”

他耸耸肩,从人群中出来,飘到她的窗前,把自己的手按上玻璃。和她的小手重合在一起:“谢谢。”

第二章·完


PS: 招募合译者,直接私聊我就好。



评论
热度(42)

© 洛云上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