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云上走

杂食互攻 禁止转载 此号只刷DC

【翻译】[超蝙]Injustice 不义联盟 第八章(完)

第八章

翻译:洛云上走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氪石。

毁灭日在他面前坠落。

它灰色的皮肤上覆盖许多骨甲,张开大嘴,露出锋利的獠牙,红色的眼睛滚动着。

克拉克一拳击中它的脸颊。

这感觉就像氪石一样。

一声痛苦的嚎叫。它那巨大的身躯在空中翻滚,四肢不断挥舞。它被从大气层打落到地球的雪白王冠顶端,地球的北极点。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的——孤独堡垒。

它摧枯拉朽地撞碎堡垒。

克拉克穿过屋顶的大洞,轰地落到它身上,一拳又一拳。直到它那双巨大的,无坚不摧的手停止摆动,直到它的下巴形状扭曲,直到它眼里野蛮的、愤怒的神情完全消失,只剩一片痛苦的阴霾。

他继续打着。

在它的胸甲之下,肋骨之间,直击它的心脏。

他几乎忘了如何停下,怪物躺在城堡的冰面上流血,巨大的肢体无力得下垂,眼睛朦朦胧胧进入无意识状态。

这感觉就像氪石……像氪石一样疼……但它并不是氪石。如果是氪石,他现在早已倒在地板上,失去意识,等布鲁斯来把他翻过来,用毫不留情的讽刺嘲笑他的没用。如果这是氪石,他就可以在痛苦的重压下躺下,假装一切都是他的扭曲可怕的噩梦。如果它是氪石……

但它不是。

什么都没有。

不。只有一个空虚的,漏风的,悲哀的洞。

在他的心里。

他大吼一声,飞离毁灭日,上升到大厅中间。

“你在哪里?!”

声音被水晶墙反射回来。

“出来——面对我!”

鲜血……鲜血和撕裂的金属。克拉克扫视大厅,看到墙上烧焦的痕迹,被撕开的机器人……

两具尸体,被遗弃在地上。

是黄灯们。

他杀了他们!

“我本该猜到他们最后会把你拉来,”一个冰冷的声音,熟悉的声音,他的声音。

他转过身去,看到超人飘在大厅另一侧,双手抱胸,眼睛泛红。

“你做了什么?”

他翘起嘴角。“他们密谋背叛我。”

“所以你杀了他们!”克拉克的眼睛也发出光。“就像你杀了所有其他反对你的人!”

“是!”超人在他面前握紧拳头。“我拯救了这个星球。任何反对我和我的世界的人都没必要活下去!”

克拉克觉得自己好像刚刚从太阳回来,炙热,愤怒,充满力量。

他大吼一声,向对方冲去, 他们撞在一起产生爆炸的力场。

他心里的洞口仿佛更大了,被撕开,流着血。

他杀了布鲁斯。那他自己也该死于热视线穿过颅骨。

但下一秒他意识到是他自己的错,他本应该,迅速地,马不停蹄地追到异世界。他不应该休息,他不应该犹豫,他不应该……

如果他只是提前……一天……

克拉克被撞倒在地,一瞬间热视线击中他的胸膛带来剧烈的疼痛,一个拳头砸向他脸的一边。

随后一秒,他抓住了机会,把超人扔到墙上,砸碎的水晶铺满地面。

是自己。是自己杀了他最好的朋友。是自己杀了布鲁斯。

他唰地穿过房间把超人打到墙上,击中那张脸,他自己的脸,把他打到水晶的轴心深处,打入这氪星远古的记忆,这些曾经教给他真理和正义的水晶。他击中那具躯体,他自己的身体,即使这力量反作用在他身上,他被击飞撞碎房间一面面的墙,跌落在要塞冰冷的走廊地板上。

“你不明白,”他的镜像吐了一口唾沫。“你认为你可以通过救树上的小猫改变世界,你认为自己激励人类, 把人类带到一个更好的世界。”

克拉克在他的肋骨被击中时怒吼。

“你错了。你只是拯救一个人,然后让百万人陷入安全,幸福,自由的谎言中。没有权威的领导,人类就会停滞不前,堕落。”

又一个重击落在脸颊上。

“只有珍贵的少数人敢伸出他们的脖子,希望能看到你那鼓舞人心的光芒。只有少数人感受到你的激励。这更本没用。毫无意义,因为在最后,一切都将被某些疯子摧毁。那时你才会想你是否也激励了这些人,当你每次允许这些怪物活下去。”

他试着飞起来,但第三击把他撞回地面。

“我们是他们之中的神!我们有力量去拯救他们。拯救他们的星球!我们有责任去这么做。制造一个完美的世界。”

克拉克躲过这次的攻击,反击把超人打到穹顶上。

“而你完美的世界杀了我最好的朋友!你杀了我最好的朋友!为什么?!”

他飞起来,抓住超人的制服前襟 ,把他扔回水晶墙上。一瞬间,水晶放出记忆,一个婴儿裹着一条红色的毯子,被放进了一个小火箭里。这个画面在这个外星暴君面前播放,逼真地仿佛昨日。

超人皱了皱眉头,然后慢慢地一个冰冷的微笑滑过嘴角。“布鲁斯,你说的是布鲁斯。”

克拉克咆哮着,把拳头打在他的脸上。一次又一次。

他的死亡,是他现在想要的一切。这个邪恶,扭曲的怪物的死亡,结束,停止,倒在地上,像布鲁斯那样,血从额头流下,停止气息,像被一阵风吹灭的烛火。这是他应得的。这是他应得的。他杀了他。他杀了布鲁斯。

不……是他,克拉克,他辜负了他,他来得太晚了,是他杀死了布鲁斯。

超人用冰冷呼吸把他吹到远处。他被卷到空中又落到地上。

他们像两枚导弹剧烈相撞,拳头猛地对击。

死亡是他唯一想要的了,自己的死亡,为他的失败,为他所做的,为布鲁斯而死。这是他应得的。这是他应得的。但他会先杀了他,杀死他,超人。他杀死了布鲁斯,而他甚至不在乎!

没有像他一样,仿佛一块氪石埋在了心里。

克拉克怒吼着攻击他,疯狂地攻击他,疯狂地出拳,热视线的火光,冰冻呼吸。不顾一切,无视痛苦,忘记了他学过的所有攻击章法。

因为什么都没有了。除了伤害、仇恨和恐惧,什么都没有了,除了痛苦,愤怒和报复。只有眼前这个人,这个怪物,在他面前,顶着他的脸和他的标志。死亡。他们都会死在这里。一切都结束于此。

他打着,直到他的痛苦变得难以忍受,直到他的骨头疼痛而头脑麻木,直到他们都因过度消耗而只能爬动。

“你不懂。”他们互相抓住对方,超人喘息着。“一个核弹,路易斯,吉米和大都会的所有人才会让你明白。”

“你杀了他,”克拉克听到自己说。“你杀了他。没有理由。你杀了他。”这是他现在唯一会说的了,一遍一遍地指控。

“你马上会来,你会把他从我身边带走。”

“你杀了他。你,杀了他。”

“他应该意识到,应该理解我。”

“你杀了他。你……我……”

“他应该爱我。”

克拉克打了他一拳,手指抓住他的头发,摇晃着站起来,把他的脸按到墙上,一次又一次。超人在痛苦中大叫,把自己拉出来,然后蹒跚地后退。克拉克把他推到地面上,砸碎地上的水晶。超人抬头凝视着他。他的呼吸急促,脸在疼痛中扭曲,眼神黯淡。

“你杀了他,”克拉克慢慢地说。“而你不配活下去。”

“克拉克,不!”

蝙蝠侠出现在他和超人之间。目光冰冷,冷得仿佛要燃烧。

“他已经倒下了。退后。”

克拉克竭力控制自己的呼吸,努力地压抑声音中的愤怒、伤害和痛苦。

“他杀死了我的朋友,蝙蝠侠。”

一个低声的威胁性的咆哮。“退后。”

“他应得的。”

联盟的其他人都来了。他们围成一个圈,似乎不太确定应该制住哪个氪星人。

克拉克转身离开他们,远离蝙蝠侠,远离一切。

他应得的。他应该被人憎恨,被人惧怕,被人谴责。他总是得到他们的怀疑,他们的不信任,他们的……他失败了。他辜负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因为他没有意识到……没有意识到布鲁斯是多么重要,多么脆弱,他多么需要他。

直到他离开,只他心里留下了一个洞,像氪星爆炸后……

“Kal-El,”超人喘息着。他在说氪星语。“听。”

克拉克盯着他,盯着蝙蝠侠,盯着……

他能听到布鲁斯,布鲁斯的心跳,和蝙蝠侠的心跳形成一个完美的合奏。

“你……你没有……”

“我们是一样的,Kal-El。只是境遇区分了我们,那场遭遇让我看到了真相。而你的境遇让你盲目乐观,让你一无所知。”他苦笑。“但是,你知道自己对他的感受……你怎么会认为我的感情会有所不同?你怎么会愚蠢到,相信我不会去救他?”

“够了!”蝙蝠侠咆哮。

“而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谎言,”超人向蝙蝠侠咆哮着,“我本该……就像我救了这个星球——”

在蝙蝠侠的眼神示意下,海王一拳打在超人的下巴上帮他沉默。他说得够多了。

在蝙蝠侠反应过来之前,克拉克已经从房间里冲出去,穿过城堡的走廊,穿过一道道房门,飞向那他绝对不会认错的心跳声,飞向布鲁斯。

布鲁斯。他的布鲁斯。他的朋友。还活着。

克拉克感到头晕,害怕,而且令人绝望的虚弱。他不能……不能完全相信……不能驱散他的悲伤,如果这是某种把戏,某种陷阱。他不能……他会为此而死的。他不能承受布鲁斯再一次离开他了。

但是不由自主地,他感觉到了心里再次充满希望,光明,疯狂的短暂的希望。

布鲁斯还活着。

他迅速通过后退的墙,在周围的走廊里盘旋,当心跳声越来越近,几乎震耳欲聋。

他找到他了。

 

 

 

布鲁斯坐在一张床的角落上穿着平民的衣服,蝙蝠腰带搭在他的腿上。一枚蝙蝠镖环房间一个诡异的曲线,返回他的指间。他的眼神锁定克拉克,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憎恨。

“布鲁斯……”克拉克嘶哑地说。“哦……上帝。”

“你想要什么,超人?”他的声音冷静而谨慎 。

“布鲁斯,这……”他的眼睛被覆盖布鲁斯的脸一半以上的伤痕吸引。“我是……”

安心和恐惧在他心里大战,撕扯他,似乎要把他一分两半。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降落到地上,摸索着靠住墙,支撑自己。

“我……我试着早点来……我本该早点来……我的错。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他战栗着呼吸。“我以为你死了。我们都以为。我们……我……我以为他……布鲁斯,对不起。我只是……我太高兴了,你还活着。我希望……我本该早点来的。你不见的那一秒我就该来的。”

布鲁斯的脸色慢慢变了。他的目光慢慢融化,变成一种怀疑的眼神。

“我……我阻止了他。他不会,我不会让他再靠近你。我绝不会……我很抱歉。我……”他几乎哭了,眼泪伴随支离破碎的喘息,他第一次在蝙蝠洞底看到模糊的行刑录像时忍住的眼泪。

出于愤怒……

出于失去……

出于安心……

布鲁斯把腰带扔到一边,站起来,痛苦的哼了一声,右腿不能保持平衡,一下子摔倒 。

克拉克一瞬间穿过房间,抓住了他。

布鲁斯猛地向后退,突然又停下来,强迫自己放松,握紧拳头,紧紧抱住克拉克。 

“我以为你死了,”克拉克听到自己说,忍住眼泪。

低沉的声音。“我知道。”

克拉克紧紧抱住他,听到布鲁斯发出吸气的声音。他低下头,透过他的皮肤。

他的肋骨被打断了,进一步看,他的腿,他的手,他的臀骨……似乎是手掌的形状……克拉克重新看着布鲁斯的脸。这让他惊呆了的伤痕,他伸出手和布鲁斯皮肤上的淤青比较。指尖,关节……突然意识到其他一些瘀伤的起源……在这一切之中,像征服者的旗帜,是超人的标志,深深烙印在布鲁斯的右脸颊上。

布鲁斯看着他,看着克拉克慢慢意识到折磨的迹象是……

“他……他……碰了……你?”

布鲁斯什么都没说。

“他……”愤怒扼住他的喉咙。“他强迫你?”

布鲁斯突然退后。

克拉克意识到他的眼睛正在发光。

意识到布鲁斯在看到他的眼睛变红后眼中闪烁的恐惧意味着什么。

意识到他脸上的伤痕的残酷。

他把布鲁斯抱起来,冲出房间,穿过要塞扭曲复杂的走廊,飞回到蝙蝠侠,正义联盟,和超人那边。他们隐隐站成一个圆圈,围住跪在地上被真理索套绑住的氪星人。他们看着克拉克飞进来,小心地把布鲁斯放在角落里,让他可以靠在墙上。

绿箭走向前。“布鲁斯?布鲁斯你还活着!我他妈的就知道……”他突然停下来,他看到了伤口,淤痕,和烙印。他的脸迅速变得苍白,因为他很快就和克拉克一样得出丑陋的结论。同样的黑暗认识,在同一时间,正义联盟的所有成员都意识到了。

克拉克转过身,走向超人。联盟成员慢慢让开,只留下蝙蝠侠,坚定地站在那里,不可动摇,对抗他。他的眼睛里永远不会有顺从,这熟悉的眼神。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独自站着,对抗神。

“我不能让你这样做,克拉克。”

“滚开。”

蝙蝠侠的手在斗篷下移动,沿他的腰带的边缘,探入一个隔层。

“你不该这么做,变成这样。”

克拉克伸出手来。“把它给我。”

蝙蝠侠盯着他。

“氪石,”克拉克说,“在你的手里。把它给我。”

他的眼睛眯起。

“我不会杀他。”

超人看着他的眼神变换,知道自己的命运现在取决于他。

蝙蝠侠拿出绿色的碎片,冷着脸,把它放到克拉克的手里。冰冷,麻木,疼痛从接触的地方传送到他的脑海,带来一阵阵眩晕。他咬牙迫使自己站着,迫使自己盯着蝙蝠侠,迫使自己保持伸手的姿态。

“和……一个蝙蝠镖。我需要一个……蝙蝠镖……”

蝙蝠侠停了一下,看着他虚弱的样子。现在如果克拉克越线,自己可以阻止他。他知道,他可以从超人身边拉走他,像父母轻易地拉着一个孩子离开。他从另一格拿出蝙蝠镖,把它放在克拉克的手掌里氪石的旁边。

克拉克握住手,感觉到蝙蝠镖边缘割到他的手指,击退了氪石压倒一切的疼痛;他对抗着模糊视线的眩晕,对抗从手里传来的寒冷麻木。为了心中的怒火,为来撕裂灵魂的愤怒在他的心里发着炽热的白光。

为了他的目的。为了复仇。

蝙蝠侠沉默地看着克拉克摇摇晃晃地绕过他,走向超人。

他的敌人在出汗,艰难地喘气,在氪石的影响下挣扎。他的眼睛盯着克拉克紧握的拳头,和从手指间流淌下的血液。

“Kal El……不……”

克拉克摔倒在他身上,把他撞倒在地,钉住他。他被绑住了,什么都不能做,除了盯着克拉克被疼痛笼罩的眼睛,用那种异星的语言结结巴巴。

克拉克猛击超人的脸,咬着牙,把蝙蝠镖边缘贴到到他的脸颊上。克拉克冷酷地用锋利的边缘慢慢刻下丑陋的,粗糙的,蝙蝠标志,超人在痛苦中大叫。它花的时间比他预期的要长。对抗氪石的影响,联盟的审视,和他自己沸腾的愤怒,他最终完成了。扔下氪石和蝙蝠镖。开始麻木地爬行,远离痛苦,远离自己的失败,远离超人。

戴安娜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拉起来。

“来吧。没关系。你没事。他活该。没关系。”

他咆哮着,哭泣着,喘着气,仿佛为自己吃惊……

他的手上沾满了鲜血。他的血……超人的血……

“没关系。我们会照看一切。你没事了。呼吸。”

“操你!”超人在他身后大叫,艰难地喘气。“该死的!你不能……你不能占领我的世界!……你不能!我为了它奋斗!我救了它!我本可以拯救……救他……你不能带走他!”

克拉克倚在墙上,沉重地呼吸,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情景。似乎没有人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没有人愿意走近一步,让这个疯狂的人沉默。

“你不……了解,”超人对着他吼道,血腥的标记刻在他的脸上。“但你会的。你会的。”

“你不知道我的任何事。”

“我了解你,Kal-El,”超人用氪星语说。他的怒气似乎给了他力量,来稳定他的语气。“我们之间没有区别。没有!你看我对布鲁斯做了什么,你瞪着我,好像你根本不会这么做一样!”一声冷笑。“就像你从没这么想过,你没有想占有他,拥抱他,控制他,操他……就像你从来没想过这会是什么感觉,黑发蓝眼的蝙蝠侠,在你身体里,在你身下,在你身边。”套索发出明亮的金黄光芒,宛如一场指控。

“闭嘴。”

“你想要他。我知道你想。你想救他,保护他,让他安全。你想要爱他,被他所爱,向他展示世界,并让他在你身边。你想要他。但或早或晚,你会意识到你需要领导一切。而他不会追随你。你需要去追他,带走他,向他展示,逼他去看——”

“闭嘴!”

“为什么?”超人咆哮着。“因为这让你觉得很正义,假装你身上没有任何我的特质?你可以假装失去大都会,路易斯,我的孩子,已经把我逼疯了?”

“不是吗!”

“我……”套索变得灼热。“我……我不是…不……”

“你在怕什么?”克拉克低声说。“讲英语,让每个人都能理解。”

超人环视他周围的联盟成员。蝙蝠侠站在他面前。海王冰冷地仇恨地看着他。绿灯举起他的戒指。神奇女侠站在克拉克旁边。绿箭支撑着布鲁斯。

他的肩膀垂了下来,闭上眼睛,他倒在地板上,向氪石投降,向烙印的痛苦投降。

他败于正义联盟了。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区别,”他低声说。“只是境遇。在相同的境遇下,我们是一样的。”

布鲁斯突然离开墙壁,仿佛被刺痛了,他推开绿箭,一瘸一拐地走向超人。不顾自己断裂的腿骨踢他,运用一切熟练的知识,对他造成了最大的伤害,如何让氪星人在痛苦中呼叫,如何最大程度地击伤他。

然后,他面无表情地倒在超人旁边,系统地复制自己断裂的骨头在他的折磨者身上。用一个旋转扭断右手,用手掌击断了两根肋骨,抓住他的腿弄断他的腿骨。

他的眼里一片漆黑,暗淡,空洞。

“布鲁斯,”绿箭紧张地向前走去。“这足够了。他是……不……”

“别过来。”

“看,我明白了,我知道这是……”他把手放在布鲁斯的肩膀上。

布鲁斯转向他,强硬地甩开他的手。“我让你他妈的离我远点!”

克拉克张嘴害怕地看着布鲁斯转回超人那边,捡起沾满血迹的蝙蝠镖。

蝙蝠侠立刻来到他身边。他巧妙地转移了布鲁斯的攻击,把他拖离超人,拖离联盟,到房间的另一端。在那里,他俯身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因为氪石在附近,克拉克只能辨认出一些单词,低沉,严肃,愤怒。

“……没有结束。永远不会结束。”

布鲁斯已经停止了挣扎,呆呆盯着前方,听着。

一声咆哮。“现在,还没有结束。”

其他的联盟成员们紧张地看着他们,听不到发生了什么,无法理解他们从激烈地对抗到突然的静止。只有海王听到了对话。而亚特兰蒂斯人的脸上反映出和克拉克相同的迷惑。他意识到自己对蝙蝠侠的了解是多么有限,他几乎没能抓住这些词的意义。

蝙蝠侠嘶哑着说。“布鲁斯……不要害怕。”

“哥谭……”布鲁斯说。

一瞬间,蝙蝠侠放开了布鲁斯,脱下他的斗篷和头罩,把它们扔到另一个男人的手中。

“需要你。而你需要这些。”

布鲁斯把织物抱在胸前,把手指放在熟悉的布料里,点了点头。

慢慢地,他们回到了联盟成员身边。

蝙蝠侠开始发布命令。

布鲁斯独自沉默地站着。

克拉克绝望地看着他,因为他意识到他什么也不能做。没有什么可以抹去他的皮肤上的伤痕,他的脸上的烙印,或他眼里的难测的黑暗。

他失败了。

他没能保护他。

他没能救他。

他辜负了他。

当他们飞回高谭时,布鲁斯站在绿灯的平台上。

而他胸口的洞仿佛又裂开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超人被关押,政府恢复,世界还给了人民。

而那个洞口更大了。

传送门修好了,小丑也被抓获,两个蝙蝠侠在计划如何应对未来的突发事件。

而他感到疼痛……像氪石带来的伤害。

他拥抱了它。疼痛,痛苦,缺席。因为这是他应得的。因为一部分小小的,病态的,他的思想,不停地回到什么超人说的话上,不停地想,在所有他看向布鲁斯的时候;布鲁斯在战斗中移动的时候,他转头露出护目镜后湛蓝的眼睛的时候,他说话时精妙地动着嘴唇的时候,

超人是对的。他们之间没有区别。在独裁者,杀人犯,强奸犯……和他之间。

他竭力拒绝这个想法,忘记和驱散这些话,证明自己是另一个人,任何人,除了那个在一个一时兴起的时候杀人,剥夺这颗星球上人们的自由,控制伤害了他最好的朋友的人。

他伤了他那么深,这可能永远不会愈合了。

他让自己沉浸在痛苦中,因为他未能挽救一切,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

因为这是他应得的。

“克拉克。”

克拉克漂浮在蝙蝠洞后方,盯着面前的墙壁。“蝙蝠侠?”他转过身。当他看到布鲁斯的装束,他惊呆了。布鲁斯穿着全副的蝙蝠侠制服,但超人的烙印露出面罩的角落。布鲁斯……克拉克慢慢落到地上,痛苦地注意到布鲁斯轻微地向后移动。

“布鲁斯,我……”

“来吧,克拉克。”

“我……”

“我们回家吧。”

最后一个单词的尾音温柔得有别于布鲁斯平时的低吼。

他的嘴角肌肉放松,但湛蓝的眼睛里有深深的疲惫 。

这并不多,但这已经足够了,足够让他知道,也许有一个未来,也许,可能,一切会回到原轨。而那个世界是和平的,安全的,熟悉的。

在那里他们可以治愈一切伤痕,伤害,损失……

也许……

一切都会好的。

“回家,”克拉克点了点头。

“我们回家吧。”

 

 

全文完


第二部 不义联盟:伤疤


评论(12)
热度(75)

© 洛云上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