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云上走

杂食互攻 禁止转载 此号只刷DC

【翻译】【超蝙】Injustice 不义联盟 第六章

第六章

翻译:洛云上走
主世界蝙蝠侠视角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七章 第八章(完)



布鲁斯站在浴室的花洒下,任热水冲刷皮肤,带来难以忍受的疼痛。

他用力擦洗手臂、胸膛、脖子,直到皮肤变得通红。

但他仍然能味道他的味道,掩藏在肥皂的香味之下,独特的强势的超人的味道。这气味在他的皮肤上,下巴上,每一个毛孔里;残留在他的舌头上,牙齿上,嘴唇上……他被呛住了,喝了一大口肥皂水,然后又被呛住了。

他脑海中一直回放这些画面,超人在他身上,伤害他。

他仍能感受到牙齿的疼痛,因为他徒劳地咬那入侵的舌头。

他仍能感受到那坚不可摧的手指在挤压他,固定他,轻松得仿佛他没有重量,什么都不是。

你想要这样。[1]

他拿起浴巾,咬牙擦了擦脸。在他的右侧脸颊,在被烧伤的皮肤上,那个烙印。

不是吗?

他擦着直到伤口渗出血丝。

婊子。

直到脸部麻木。

你想要被强迫。

“不!”

他低下头,闭上眼睛,张开嘴急促地呼吸。

……超人……

他仍然闻到他的味道。

鲜明,强势,异类。

他试着控制住自己,用嘴巴呼吸。但是他不能忽视,到处都是,这气味充斥整个空间,每样东西,太浓厚以至于他几乎无法呼吸,太强烈以至于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就好像他还在这里……看着他……靠近他……

布鲁斯转向房门,但一不小心,伤腿[2]失去平衡,用手支撑着跪在瓷砖交错的水晶地面上。

他气喘吁吁,大口大口地呼吸这异样的空气

……窒息……

他快要窒息了。

他撑着自己站起来,靠在墙上,面对着门。

似乎他的红披风随时会出现在那,他会带着一种……一种不容置疑的表情出现,带着他黑暗,沉重,疯狂的爱。

什么都没有.

门仍然关着。

只有他一个人。

他慢慢恢复呼吸,按捺下心里纷乱不堪的情绪,控制住自己。

他做不到,他没法撑下去了,不能……

不是因为超人强奸了他。两次。不是。他能忍受它。

是他清楚明白地知道,他会再这么做。而他对此无能为力。他甚至不能使它稍微不太愉快。他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等待它的发生和无用的挣扎。

自从很多年前他父母死后,他再没有感受过这种无力。这种完全的失去控制。这种无望的、暴力的、凄凉的斗争,对抗这个宇宙的不义和残酷。只是这一次,阿尔弗雷德没有在这帮助他度过这一切。这一次,他甚至找不到机会复仇。他只能背靠着墙,握紧拳头,呲牙咧嘴。但他所有这些年的训练毫无用处,只是以卵击石。

不……

他不能这样,他不能放弃.……

思考……

他必须想出办法,找出如何阻止这一切的策略,如何逃脱。

他已经试过黑进堡垒,尽管他能理解氪星语,但他无法越过超人的权限下令。他尝试了几个小时,但是连门都打不开。更糟糕的是,当机器人发现他摆脱手铐时,根本没有发出警报。这意味着超人知道他一直在试图逃跑,超人一直在看着他,他从未有希望通过这个途径逃离。

这或许意味着,他会永远被囚禁在这。

他试图消除这样的想法,试图重新理清现状。但只发现身体每个部分都传来疼痛和突然的令人窒息的挫败感。他独自一人,全世界都认为他死了,而一个疯狂的超人掌握关着他的笼子的钥匙。

他无法假装,绝望在前几个不眠的日子里一直在诱惑他投降。这些天,沉默地保持警惕,持续不断的恐惧、愤怒、痛苦几乎把他压垮。但他不能休息。现在不行。当超人不知在什么时候会出现的情况下,当他不断想起过去几天超人眼里闪烁的红光的情况下。

他慢慢地靠在浴室的墙边,伸直手指,揉着他的脸,让热水冲洗他。超人已经给了他一条信息,唯一他掌握的消息。他会在晚上回来(布鲁斯怀疑他会不会遵守这个承诺)。那给了他大约十二个小时。他必须在这段时间里想出一个计划。从这扭曲混乱的现状中找到出路。

十二个小时。

他脑中的漩涡冷却平息。

他慢慢地让身体滑到地板上,眼睛依然死死地盯着门。

慢慢地,他陷入一个不太清醒,但也不完全迷糊的状态。

时间流逝。他试着渐渐拼凑起计划的构架。

他需要探一探情况,找出他的弱点。

他是否可以被操纵?

这并不容易。超人可能失去了自我,但他还是很聪明,他可能猜到计划。

当半小时后,他蹒跚地从淋浴间走出时,他还能闻到他的气味。当他一瘸一拐地靠着墙走向水槽和毛巾,他仍能感觉到他的手指,牙齿,还有被刺穿的痛苦。他倚着洗脸池,盯着镜子里自己的狼狈样貌。

他的头发乱糟糟地贴在额头上,下巴长出了短短的一茬胡子,他的脸、肩膀和脖子上覆盖着各种伤痕。在纵横交错的抓伤,咬痕,擦伤中,那最残酷的S形状的烙印,它的结痂被撕裂了,正在流血。

他从栏杆上拉了一条毛巾,擦了擦脸,然后毅然转身离开了自己的倒影,一瘸一拐地从浴室走到几乎毫无家具的小卧室。

两个机器人在附近徘徊。一个带来一盘简单的食物,另一个带来一套布鲁斯韦恩亿万富翁花花公子的西装。

他慢慢穿上它,犹如一个战士穿上盔甲。

 

 

 

 

 

白天以惊人的速度变为夜晚,超人出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外星人飘进来,降落在房间的中间。他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但眼睛明亮,看起来充满希望。

他向布鲁斯伸出手。

“过来。”

布鲁斯一动不动。

“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想给你看一些东西。”

“我想要我的腰带。”

超人眨了眨眼睛,一个小小的微笑出现在他的嘴角。 “你是在和我讨价还价吗,布鲁斯?”

他思考了一下。“这是接受的第三个阶段。”

“我想要腰带。”

“不行。”

布鲁斯瞪着他,在内心分析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小心地推导结论。

他试着忽略他虹膜中隐隐的红光,虚张声势自己不会退缩。

超人向前一步,布鲁斯不由自主地退了退,

“你为什么要它?”

布鲁斯目光冰冷。

“你不该愚蠢到认为,我会给你藏着氪石的东西吧。你一定知道,即使我满足你这个愿望,我一定会拿走它。你想要的是什么?”

超人走近他,而布鲁斯摇摇晃晃地退到墙边。

“里面有一个通讯装置吗?一些帮助你破解堡垒的资料?一只特殊的蝙蝠标拯救世界?”

沉默。

超人仔细端详布鲁斯,皱起眉头。他伸出一只手,抓住布鲁斯的下巴,把他的脸转向露出烙印的方向。

“你不应该这样做,”超人的声音冷漠而强势。“这会需要更长时间恢复的。”

“它永远不会愈合,”布鲁斯咆哮着。“而你知道。”

超人没有放开他,反而用手滑过他的头发。

“你的腿怎么样了?” 超人喃喃地说。“你的手?你需要新的绷带吗?”他碰了一下烙印的边缘。“这里需要绷带吗?”

“为什么?”布鲁斯问。

超人皱着眉头。“你知道答案。”

“反正你会再次打伤我,”布鲁斯说。“何必治好我?”

“就像我说的,”外星人低声说。“你知道答案。”

他俯身向前,而布鲁斯把头转向一边。超人不管他,顺势吻在这一边。当他把嘴唇贴在布鲁斯留茬的下巴上,他不满地嘟哝。

“嗯……”他对着他的皮肤呼气,“之前我喜欢这个……但现在太长了。”

布鲁斯没有从那双生动的蓝眼睛前移开视线,他不会颤抖的,现在不会。

超人叹了口气。“仍然反抗我。我以为你现在吸取教训了。”

超人推着他到墙上,抓住他的下巴,把他的头向后拉,露出喉咙。

布鲁斯没有意识到他想做什么,他感到恐惧涌向喉咙。“不!不要!”

超人无视了他。眼睛发出红光。

当空气里弥漫起烧焦毛发的气味,布鲁斯冻住了。他闭上眼睛,屏住呼吸,试着不把注意力集中在脸颊,下巴,喉咙。试着忽视突然涌上的超人用热视线给他刻下烙印的记忆。

一个冷冻呼吸,他的拇指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好多了。”

布鲁斯咽下恐惧,回到他之前愤怒的样子。

“不要再这样做。”

“你从你的旧枷锁中逃离,仅用一支叉子,” 超人笑着说。“现在你以为我会给你一个剃须刀?不,布鲁斯,我太了解你。你会想出一些它不可能的用途,并导致一系列的伤害。” 他的微笑略有减弱。“我不能相信你。不……现在不行。”

超人用一只手臂环过布鲁斯,把他带到空中。

当他们突然飞出城堡,布鲁斯吃惊得僵硬了。他们穿过繁复的水晶大厅,通过巨型条幅拱门,飞进寒冷的天空中。但它并不黑暗,苍白的天空飘着懒洋洋的紫色,而红色衬着地平线,散射的星星出奇的明亮。黄昏。北极圈的天空一年里最接近夜空的晚上。

“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它就是这样,” 超人在他耳边低语。“看到红色的冰在闪烁吗?它看起来似乎永远会这样?就像我们不是在一个拥有黄太阳的行星上,而是一个红色的太阳,像氪星曾经的样子。” 他笑起来。“我想这就是我在这里建造城堡的原因。这里远离一切……这么美……如果保持想象的话……这种幻想甚至显得很真实。”

他们又快速飞回要塞,降落在阳台的水晶柱之间。超人坐下来,靠着他的身体,不容反抗地用手臂把他拉到怀里。

“我想你会喜欢的。”

风很冷,比整个北极圈的冰原还要冷,冷得足以引起他的颤抖。超人注意到他的颤抖,用氪星语念了些什么,一瞬间他消失又出现,把毯子披在他身上,阻挡了寒风的侵袭。

然后他把他的嘴唇压到布鲁斯的下巴上,接着移动到脖子,嗅着他的一边衣领。

“我想要我的腰带。”

超人抬头看向他,眼眸深邃。“你不可能得到它。”他咬起肩颈点。

布鲁斯咬紧牙关。“为什么?”

“我不能相信你,” 上移到脖子,另一只手轻松地抱着他。

“至少我需要些东西,超人。一些我的东西。”

“我是你的,” 超人笑着说。“那就够了。”

“不,”布鲁斯挣扎起来。

超人的手滑上来,紧紧抓住他的头发。“仅仅你不要罢了,布鲁斯。”

他吻向他。布鲁斯闭上眼睛,咬紧牙关。

超人迫使他张开嘴,扫荡他的口腔,粗鲁地索取他,品尝他,占有他……

婊子。

布鲁斯向后退,不断挣扎,对抗这感觉,这气味,这侵入他的感官的一切,对抗超人。

对抗我,布鲁斯?

外星人收紧在他头发上的手,腰上的手臂强硬地把他压回原位,一条腿故意撞向布鲁斯受伤的腿,疼痛从大腿上一阵阵涌来。

来吧。

“这是你的选择,“ 超人低沉地说。“你来选择怎么做。你可以反抗我,然后得到一身伤痕,或者你可以放弃这种无谓的游戏。如果你用仇恨的态度对我,我也这样对你。如果你……” 更温柔地。“这很公平。我决定什么时候。你决定怎么做。”

我总是幻想粗暴地对待你。

“你控制场面,那是你想要的,不是吗?你一直都很喜欢控制一切。”

这会让情况变好的。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猛地转头让头发脱离超人的手,感到被拉扯的疼痛。

“别碰我!”

无坚不摧的手指贴着他的下巴,把他的头转回来。

“而你一直很擅长控制。”

这一吻更激烈,更残酷。

超人的气味,他的味道,他的存在像潮汐快要淹没布鲁斯了,这一切冲击着他的感官,把他拉向无助绝望的深渊。

他会更轻松……如果他假装……离开他的躯壳……

……离开痛苦……屈辱……失败……

想想阿尔弗雷德在擦蝙蝠洞栏杆的唠叨,

想想对泥脸变异情况的研究,

想想对新型恐惧毒素的化学分析,

想想自己正穿越高谭各处的屋顶向蝙蝠灯飞去……-

超人突然退开,一拳击中了他的脸。“不要这样做!永远不要这样做!”

布鲁斯一直看着他,看着他在发红光的眼睛里,难以掩饰的莫名的恐惧。

“我做了你想要的,”布鲁斯喃喃地说。

“不!你没有!你没有回应!你只是……只是……不准这样!”

布鲁斯皱着眉头看着他,试着分析了解情况。“我停止了反抗。那不是你想要的吗?”

超人又打了他一下,握紧拳头。

眼前一片白光,布鲁斯失去控制,摔在冰面上,嘴里有血腥味。

“我不是你的主人,布鲁斯,” 超人喊着。“你不是我的奴隶!那不是我们。我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我不会!起来!”

布鲁斯做不到,他几乎看不清眼前。

超人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拉到空中。鲜血从嘴角流下。

“亲吻应该出于真心,” 靠得更近 “而你确实想。我能看出来。你比我更想要它。你为什么会这么积极地反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布鲁斯眨了眨眼睛,重新聚焦。“我不想……”

“你想!”

超人把他扔到地上。他的伤腿撞到地面,让他不由地痛呼,跌倒在他的身旁。疼痛从各处传来,肋骨,手,脸颊。

超人站在他旁边,揉了揉太阳穴,摇着头。“上帝……你为什么要逼我这样做,布鲁斯?你为什么非要把每件事都弄成这样?我爱你。你知道的。这就是为什么你认为你可以这样,而不受惩罚。但是……当你这样说话,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布鲁斯抬头凝视他,目光深邃。他和超人闪着愤怒红光的双眼对视。

超人的斗篷环绕着他,他的眼睛闪着漠然的红色,身旁的两手攥成拳头。

他看起来像一个战争之神,愤怒,强大,不可阻挡……

 

“超人——”突然一声呼喊从大门传来。

 

 

[1]:斜字是老爷心里不义超的话。
[2]掉到不义世界后,追捕小丑的时候,被小丑设计而弄断了腿。
[3]我不管(*  ̄︿ ̄),叫我勤劳的小天使。

 

 

 

 

哈尔和赛尼斯托飘在空中,戒指在暮色中闪烁着丑陋的黄光。

他们来到城堡顶部平台上。

“什么事?”超人厉声说。

“是哥谭,” 赛尼斯托简洁地说。“镜像们出现了,战斗越来越激烈。并且有证据表明莱克斯·卢瑟背叛了你。[1]他出现在大都会的叛军中。”

哈尔·乔丹的视线从超人移到布鲁斯。

超人吃惊地瞪着他们。“莱克斯?”

“是的,”黄灯继续说。“神奇女侠和闪电都没有回应我们的召唤,而沙赞……走了……我们无力对抗镜像们。即使是新的小丑帮[2],在注射氪星兴奋剂后,也越来越难打。我们正陷入下风,我们需要你。”

“但……你们为什么不早点联系我……瞭望塔……”

“瞭望塔在几天前被敌人渗透,他们破坏了瞭望塔。我们仍在努力修复,找出他们拿走了什么,信息、武器、或者都有。”他眯起眼睛。”“你应该已被告知才对。”

布鲁斯偷瞄了一下超人。

“我……我没收到,”他皱着眉头。“好吧。我来处理这件事,跟我来。”

他转向哈尔·乔丹。“你,照顾他,”他示意了一下布鲁斯的方向。“带他进去。我几分钟后就回来。”

赛尼斯托和超人在一阵风中飞走。

哈尔皱起眉头,冲离去的超人竖起中指。

他转向布鲁斯。“哦,你在这儿,蝙蝠侠,”他嘲笑道。“没有你的斗篷,你也没有那么可怕嘛。”

一束黄光从他的戒指上射出,形成一个球把布鲁斯包裹在里面。他被抬离地面,运回堡垒里,布鲁斯咬牙忍受疼痛。

他们进了一个房间。

哈尔把布鲁斯毫不客气地扔到地面。

布鲁斯撞到肋骨,咕哝着抱怨。

“哦,”黄灯冷笑一声,“对不起,我伤到您了?”

布鲁斯收回目光,似乎有些害怕。

“你是不是还要超人回来后亲一亲伤口来安慰你。”

“早知你会堕落成黄灯,我绝不会推荐你加入联盟。”

“哦?是吗?我也不知道原来伟大的蝙蝠侠是个同性恋啊。”他向前一步。“看看你身上的伤痕,我可想不到超人会喜欢这样。或者是你?你喜欢这样?”

布鲁斯倚着墙,慢慢地蹲下来。

“你知道这不会持续很久的,”哈尔继续向他走近。“他会厌倦你,就像他厌倦了神奇女侠。只是,你没有一个神奇的岛屿,可以跑回去。你只能祈祷,在他真正处决你之前,联盟中的其他人会看中你。”

布鲁斯冲他呲牙咧嘴。

哈尔大笑。“还是在你戴着头套时可怕些。别担心,你这么漂亮。我相信会有人需要一个新宠物的。”

“等等,也许你会做的比蓝大个好。”突然他压低声音,站在他面前。“超人逐渐失控,你应该知道。他不行了。他正在失去控制。”

“而赛尼斯托认为他可以管理得更好,”布鲁斯猜测。

“是的,”哈尔立刻承认。“而且不止他。哦,当然,我支持他。他本来就是我的军队的领袖。但是你知道,老是做手下真糟糕。如果某人愿意……或许别人能做得更好。”

“你在说谁?”

“我,你不是很聪明的嘛。”

“你……”布鲁斯喃喃地说。“超人有超级听力。”

黄灯咧嘴一笑,伸出双臂环抱大厅。“这是作战室,”他大声地说。“这里禁止任何超级感应。莱克斯的诚意。”

布鲁斯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小心地保持平衡站起来,靠在墙上。

“哈!看你,几乎站不住。你想休息一下?”他哼了一声。“谁能想到蝙蝠侠会落到这个境地?当我们还一起在联盟里时,你就是个控制狂。哦,我知道,那不是你,但是我怀疑你们有什么不同。而现在你就像没爪的小猫——”

布鲁斯抓住他,把他的头撞到墙上。哈尔疼得大叫,向他挥拳。布鲁斯躲开了,扭转他的肩膀,把他的手压在背后,脱下了戒指。

哈尔的制服消失了。当他意识到他穿回便衣时,他睁大眼睛,失去血色,剧烈挣扎起来。

“不!你不能!”

布鲁斯重重给了他一拳。

他倒在地上,被打断的鼻子流着血。

他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布鲁斯,四周的冰面映着千万个狼狈的他。

布鲁斯戴上戒指。

戒指带来不可思议地寒气,似乎在抖动着对抗他,它放出黄光充斥了整个房间。

哈尔支撑着站起来,布鲁斯立刻又把他放倒了。

“你掌控不了它。你知道的。”

布鲁斯踢了他一脚。

“黑昼茫茫,白夜朗朗,”哈尔喘着气站起来,“怖火焚葬,逆我者亡。”

戒指在他手上震动,似乎要飞出去,回到它的主人身边。

“恐惧为源——”

布鲁斯抓住哈尔,用手臂勒住他的脖子。哈尔挥舞手臂,蹬着脚,但他的挣扎越来越弱,渐渐没了动作。布鲁斯又等了二十秒,把他放到地上。

“你还是当绿灯的时候好些。”他站起来,准备离开。

门突然开了。赛尼斯托和超人飞进来。

布鲁斯简直要爆粗。

赛尼斯托瞪大眼睛,紫色的脸似乎加深了颜色。超人微微翘起嘴角。

“你知道规矩,布鲁斯,”超人说。“那不属于你。”

赛尼斯托举起手,戒指从布鲁斯手上飞出,躺在它的创造者的手心里,黄光映在他诡异的瞳孔上。

“狡猾的混蛋,”赛尼斯托咆哮道。“你亵渎了我的戒指!”

“不到五分钟,”超人半笑着说。“天啊,我想你了,布鲁斯。”

赛尼斯托愤怒地瞪大眼睛,抿紧双唇,脸深成一个可怕的颜色。

“超人。这个……你的宠物刚才……”

“这没改变什么,赛尼斯托,”超人打断他。“哥谭仍然需要我们,而且如果哈尔连他的戒指都保不住的话,我们也不需要他了。”

“别走。”

超人挑眉看向他。“什么?”

“别去哥谭。”布鲁斯说。

这是他唯一能做得了。在这混乱扭曲的情况下,他只能这么做。他做不了多少。操,这很困难,或许只是飞蛾扑火。他希望这能起点作用。

超人的笑容有点僵硬。“噢?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想要你留下来。”

“你还想要你的腰带呢,”超人说。“究竟是什么让你产生你在发号施令的错觉?”

布鲁斯毫不犹豫地说,“这不是蝙蝠侠和小丑的行动。”

赛尼斯托撇了撇嘴。“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了解小丑,”布鲁斯喊道,“我也了解自己。现在进攻占领城市毫无益处,”一个小小的谎言,“无益于叛军。他们绝不会这样行动。唯一能从此次事件中获利的是密谋摧毁你不可战胜的形象的小人,某些人发起了这次叛乱,但不是蝙蝠侠的人。”一个更大的谎言。

赛尼斯托冲向前。“放肆!你是说我们中有人想推翻超人?哈,你比我想得更愚蠢,人类。”他威胁性地把戒指指向布鲁斯。“镜像们和我们对抗,我们都知道镜像是跟着这个蝙蝠侠的!”

“我的队友参加上次战斗只是为了救我,现在我已经被宣布死亡,”布鲁斯继续平静地说,“他们不会来设什么圈套。”

“圈套?”赛尼斯托吼道。“哪有什么圈套?”

超人飘起来,冷漠地看着这变化。

“我不知道,”布鲁斯低沉地说。“但我打赌你知道。”

“胡说八道!”

“为什么只有两个黄灯来通知超人?”布鲁斯逼问。“是因为你没有别人可以信任,来把超人带到你们的陷阱里?”

赛尼斯托看起来想杀了他。

“瞭望塔?正好在这次叛乱前被破坏。方便。这切断了联盟其他成员间的联络。意味着无论你告诉超人什么,他都会相信。神奇女侠带着她的真言索套消失了?方便。那没什么能检测你是不是在说谎了。”

超人看向赛尼斯托。

“你认为我是白痴吗?”黄灯嘶吼着。

“我认为你确实这么做了。”

“你不过是和超人睡了,不意味着你可以代表他说话,”赛尼斯托厉声说。“他能听到外面发生的事情。他知道我说的是实话。”

布鲁斯压低声音,以他戴着面罩时的低沉嗓音说。“真相是相对的。”他看向超人。“他们是叛军?或只是被故意制造的恐惧影响的惊恐的平民?”

“够了,”超人飘来下来。他盯着布鲁斯。冰冷。残酷。“这是一个很好的表演。”

赛尼斯托嘲笑着退后,让位给超人。

“但我们都知道你是不可信赖的。”

“超——”

“凭什么?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几分钟前,你还在……”

“上帝……布鲁斯……你认为我是一个有多傻的傻瓜?”

“超人,我……”

“你敢!你敢现在说我爱你。当我知道你只是想执行自己,可悲的,计划。”

他失败了,他试图把一个小小的胜利拉到自己身边,从疯狂的现状中获得一点掌控权,但是……

不,他不能放弃,还不能,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超人转身,准备飞走。

“我不爱你,超人,”布鲁斯说。“我永远不会爱你。”

他的眼睛闪着红光。“闭嘴!”

“但是,虽然你的统治出现混乱,总比让他来统治地球要好。”他给了赛尼斯托一个锐利的眼神。“我不是为你做这件事,超人。我是为了这个世界。”

超人转身。“这不是你的世界!这里唯一属于你的世界的就是……”他眯起眼睛,“小丑。你试图保护小丑。”冷笑声。“就像蝙蝠侠曾经做的。你在保护那个凶残的怪物。你和他一样恶心和扭曲。”

布鲁斯蹒跚着向前几步,一只手靠着墙。“我他妈的不在乎那个精神错乱的小丑。”

超人转身离开他。

“听我说!我可以证明这个!”他指着还躺在地上的哈尔。“他知道!你只要花上几秒钟的时间。如果你威胁要把他从高处摔下去,他会坦白的。现在他是一个黄灯了。他不会有毅力去撒谎。”

“你对我的士兵一无所知,”赛尼斯托不耐烦地说。

“我知道他们身负恐惧。他会说的。被抓到高空而没有他的戒指,你甚至可以让他唱歌。”

超人摇了摇头,“再见,布鲁斯。”

“如果你飞出那里,我向上帝发誓,每次你来找我,你只会操一具尸体!”

超人的脸扭曲了。

“只要几秒钟!求你……当你回来的时候,我会吻你,无论他说什么。”

婊子。

哈尔渐渐苏醒,眨眼看着闪烁在他上方的水晶房顶。

赛尼斯托的戒指闪着危险的光芒。

超人看着他。

布鲁斯仍然可以尝到他的味道,在他的舌头上……牙齿上……嘴唇上……

可以闻到他……这就像他脸上的烙印一样难以忽视。

感觉到他……

“好。”超人说。

一道模糊的红色和蓝色,超人和哈尔都不见了。

“不!”赛尼斯托咆哮着。“我们没时间做这事!我们必须马上赶到哥谭!”

太晚了,超人已经走了。

巨大的圆形房间,四周的水晶墙闪烁光芒,带来一阵冷意。它们储存着一个遥远的死亡星球的记忆。

“哈,”赛尼斯托摇了摇头,“这些年来,我一直以为蝙蝠侠选择了抵抗是我的不幸。这个总是给我带来麻烦的家伙。[3]现在我觉得这是我的好运了。如果你这些年一直在他身边……哈……我甚至害怕去想。看看你今天所做的一切,在短短几分钟里,仅仅用一小串的谎言。”他对上布鲁斯的目光。“你应该祈祷你的反抗军把握这个你换来的机会,他们将不会再有另一个了。”

门打开了,超人瞬间飞进来,把哈尔扔在他脚边。哈尔睁大眼睛,在被扔到冰冷的地板上时痛呼。

“叛徒”。

赛尼斯托举起戒指。

超人用氪星语发出命令。堡垒的水晶墙移动起来,一群机器人涌入房间,发起进攻。

金光和能量束在房间里交错。

超人把布鲁斯拉到怀里,给了堡垒的另一个命令,然后飞出房间。

“我很抱歉怀疑了你,”超人说。他把他拉得更近,调整他的手,挑逗地在他身后滑动。

“对不起,没有相信你。”

在一个心跳的时间里,布鲁斯知道他赢了。

一种奇怪的、难过的、高兴的感觉涌到了他的心里。

他阻止了超人前往哥谭参加战争。

他给了他们一个真正的机会去击败联盟的其他人,他给了另一个蝙蝠侠一个机会,去拯救他的世界。

呼吸交错。

“你欠我的,布鲁斯”超人说。“那个交易。”

他卖掉了自己来拯救他们。

布鲁斯闭上眼睛,把手臂缠在超人身上,亲吻他。

像一个男妓。

超人呻吟着,抱紧他,加深这个吻。布鲁斯歪着头,双唇相贴,摩挲,旋转,吮吸。呼吸交错,皮肤紧贴,这个吻压倒一切,令人窒息。

你如此渴望它。

身体靠在一起徘徊,慢慢地扭动,四肢缠绕,双唇紧贴,双目紧闭,

当超人终于后退的时候,他脸上一片通红,眼睛闪闪发着蓝光,呼吸深而快。他的一只手抚摸着布鲁斯的脸,唤起伤痕的记忆。

“嗯……”他对着他的皮肤呼了一口气,“那么…我们谈谈腰带的事?”[4]

 

本章完

 

 

[1]:在不义世界,超人和卢瑟是朋友。但在超人和蝙蝠侠的对抗中,卢瑟秘密加入蝙蝠侠阵营。他表面上在超人身边,暗地里帮助蝙蝠侠。
[2]:不义世界的小丑被超人杀死后,小丑帮几乎解散。主世界小丑来到不义世界后,重建了小丑帮。
[3]:五年里,赛尼斯托取代蝙蝠侠的地位,成为联盟顾问。
[4]:不知道大家有多纯洁,额,就是用上床换腰带。老爷从了他,不是他以为的腰带,而是为了争取时间。为什么不义超这么黄暴,纯洁的楼主连H都不会翻(╰_╯)#。



评论
热度(53)

© 洛云上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