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云上走

杂食互攻 禁止转载 此号只刷DC

【翻译】【超蝙】Injustice 不义联盟 第四章

第四章

翻译:洛云上走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完)


神奇女侠紧了紧她臀部星光闪闪的盔甲,把剑和盾背在肩上。要塞的冰墙反射了她所有的瑕疵;她的制服有些凸起显出一点肥肉,乱糟糟的黑发和分叉的发梢,和她苍白憔悴的脸庞。痛苦。苦涩。

她离开了。

离开堡垒。

离开超人。

她怀疑他是否会注意到她。

套索环在腰上,系了一个紧紧的结,靴子推高了扣在膝盖后面,她的一对手镯仍然像以往一样不可思议。她真希望自己能有点东西来裹在肩膀上,但这儿没有什么是超人给她的。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带走其它的东西。

“戴安娜”

她抬起头来。“几乎没有人再这样叫我了,闪电。”她喃喃地说。

“是——是的。我知道。”他在一道模糊的红光中滑进房间。“你要回家吗?”

家。她不知道她的岛屿是否还是“家”了。

“我想是的,”她强笑着说。“很高兴又见到我的姐妹们,我几个月都没去拜访了。”

“你还会回来吗?”

这个问题使她失去了平衡。“我……”

“哦,”他望着一边,“我明白了。”

她觉得自己的喉咙发紧,肩膀颤抖。

“真的?”压抑的声音。“你真的不回来了吗?”他抬头,对上了她的眼睛,但迅速地移开了。

“对——对的,”深呼吸。

“我看见他,好吧,亲吻另一个世界的蝙蝠侠。那是…比利…之前”他停下来。

“我知道,”神奇女侠逼着自己说。“有时候必须做出牺牲。”

“是的。只是…整个形势真的很…糟糕。”他把手指插进头罩里。“比利没做错任何事,你知道,那个被执行死刑的人也没有。他们都是好人,”

她等着。

压抑了许久的话飞快地从闪电嘴里吐出。“当他,嗯,吻那个蝙蝠侠的时候,嗯,蝙蝠侠没有亲回去。就像,真的,没有亲回去,你知道吗?”一段纠结的话。“这让我想,蝙蝠侠是如何被刻下那个烙印,以及怎么摔断了那些肋骨和手,我忍不住想,也许这不是酥皮第一次”闪电停了一下,“吻他。”

她保持沉默。

"现在你要离开,"闪电继续说,话语有点混乱。"但蝙蝠侠,不是我们的蝙蝠侠,仍然在这里。全世界都认为他死了,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还在这里。可能我知道,只是我不想仔细思考。每个人都给别人那种表情,尤其是哈尔和亚当,看起来就像是鬣狗打算从狮子那偷食物的表情。他们说一种奇怪的语言,不是氪星语,[2]我不会氪星语,但我可以告诉你不是,你知道的。现在,我不是说什么不好的事,因为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坏事,我很害怕说了这些。万一酥皮[1]在注意这里,他可能会伤害他们,如果他们是无辜的,这将会是我的错。我将不能为他们辩解,就像和比利在一起……那时我冻住了,这很奇怪,因为,嗯,我是闪电侠,但我无法移动。我几乎不能呼吸!我不可控制地想一切是不是还正常。我不知道,因为其他人似乎没有太难过。我不是很了解那孩子,但他是个好孩子,我们一起闲逛……我不认为这是公平的,但我不能说。"

"闪电。"

他停住了,盯着她,眼睛无助。

"超人是对的。"

“真的吗?"

“是的,"她撒谎了。"一切都没问题。"

"我不是一个孩子,"他说,一个摇摇欲坠的笑容。"我可以用两个学位来证明,"他摇了摇头。"抱歉。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切把我搞得如此糟糕。"他戴着手套的手指穿过头发。"只是所有一切似乎瞬间发生了,你知道。反叛者。镜像们。赛尼斯托说歌谭有最多的反叛者。酥皮似乎并不关心,他甚至没有试图阻止镜像们攻击监狱,甚至没试着去抓住真正的蝙蝠侠。”

"他要顾虑的事太多了。"神奇女侠的声音变得冷酷。

"你是说他正忙着和他的新玩具蝙蝠侠在一起。”闪电低语。太快太轻了,她甚至不能确定他说了这话。

她给了闪电一个锐利的眼神。"别。”

这警告其实已经晚了。

他能听到那么多,那么远……所有反对他的言辞都会受到惩罚的。她只希望他没有注意到闪电的一时失言,和自己提醒的话。

“对不起,”他又说。”我知道这一切我都不该说。我真的不是想暗示什么,你知道的。”

她沉重地点头。”我知道。”

“恩,我只想说,我会想你的。我知道你还是会来这儿,可能还比我频繁,但是我会想你的,你知道,在这儿,有你在的时候我总是感觉更安全些。”

话音还在这个水晶房里飘荡着。

她深吸一口气。“谢谢你。”

“恩,”他的嘴角弯成了一个拙劣的模仿微笑,“不用谢,我想。”

在共同的沉默中,他们互相看了看。然后他离开了。一道模糊的红色。她叹了口气,揉揉眉头。他是一个不稳定的人,又太忠于传统道德价值观,太注重于人们的权利和自由,太短视而不能看到更光明的未来,更伟大的计划。

操,但她现在很难亲眼看到这宏伟的蓝图实现的那天了…她所看到的完美世界的奠基,她和超人一起完成的。他放弃了一个伟大的梦想,让其从一砖一瓦开始奔溃。他放弃了一个伟大的梦想,来交换他曾经一直的幻想。为了操他妈的蝙蝠侠。[3]

而实际上他甚至不是蝙蝠侠。只是他的替身而已。

现在这重要吗?

她拿起她的头饰,戴在头上和额头上,最后照了照镜子,试着去发现别人所称赞的美丽,试图找到她曾经的模样。她放弃了,离开房间。

堡垒的大厅是空的,墙壁上有一个死亡星球遥远的记忆。

她不愿流连,高跟鞋一踩地面,俯冲穿过荒凉的大厅,穿过这个成为她的家好几年的地方,穿过超人的孤独城堡。

她应该一直飞行,离开,但是她停下来了。

她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这片她和超人之间的水晶墙,她心中那微弱的复仇之火,他对她做的一切历历在目,他抛弃了她,让她丧失尊严地匍匐在他的靴子之下。

她抿着嘴,握紧拳头,呼吸卡在喉咙里。她走近那门,看着它扫描,然后慢慢地打开。

房间大得离谱,圆形的大厅,两侧收集的旗帜点燃它金色的顶。中间是战争指挥桌,超人坐在后面看着墙上的报告,一个小小的微笑出现在他的唇角。

“超人”

“神奇女侠,”他皱起眉头。“你穿上了旧制服。”

“是的,”她回答道。“我要走了。”

他眨了眨眼睛,皱了皱眉头,回头继续看墙壁。“很抱歉听到这个。”

“真的?”

沉默。

他没有听,没有听到闪电的话。一部分的她为上天的怜悯感到感激,另一部分的她却在枯萎。他没有关注她,没有在意她。她本来已经离开了,而他不会意识到,不会注意到。

她的眼神落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浏览被忽视的文件。她想到了闪电说的。尽管超人明显忽视她,这些报告仍然把她作为第二领袖,但那还会持续多久呢。

“我们在哥谭的巡逻队被市民中的暴徒、私人义警和一些以前的超级恶棍袭击,”她叙述报告。“自从小丑张扬的回归和被报道,哥谭最近出现了不少的骚动。”

“是的,”超人说。“这更证明了蝙蝠侠和小丑联合对抗我们。否则,一个理智的人绝不会让小丑自由。”

她的嘴唇抿得更紧。“可能是这样,超人,但问题是你要怎么做?”

“增加巡逻人数…或者我可以利用亚特兰蒂斯人。现在,海王终于签署条约,海洋是属于我的。”他看着她。“或者我可以依靠天堂岛。我相信这就是你现在要去的地方。你可以带领她们到哥谭,管理这……”他想了想,“市民骚动。”

她觉得愤怒从肚子里升腾起来,她咽下苦涩“我们不是警察,”坚决地。“我们为神圣的使命战斗。我们不会去翻垃圾桶,找一个小丑。”

“那让亚特兰蒂斯人去吧,”他挥了挥手说。“我相信他们会找到他。”

“这不仅仅是小丑的问题,”她厉声说。“自从他来到这里,这些冲突不断加剧,但他不是真正的原因。”一个意味深长停顿。“你知道谁是原因。”

他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蝙蝠侠。”

“是的,”她艰难地说。“蝙蝠侠。”

他笑了,眼睛仍然聚焦在墙上。

她的瞳孔收窄。“你现在看着他,对吧,”她喃喃地说,“另一个蝙蝠侠。”

他点点头,毫无愧意地。“他逃脱了他的束缚,试图黑进堡垒系统去打开门。”一个缓慢的微笑,“他学习氪星语的速度真是惊人。”

她睁大了眼睛。“他打破……怎么做到的?”

“机器人上次喂他时,他偷了一个叉子,”超人说。“因为那手铐没有完全修复,他才能把它稍微打开,然后制造短路。”他摇了摇头。“只用左手。”

“你不打算让他停下来吗?”

超人摇了摇头。“他不会有更多进展的。但是…看着他工作真是有意思。我想念这个了。”他的低下眉毛。“现在,他被官方地宣布死亡。其实没有,我把他关在牢房里……我应该让机器人准备一个合适的房间。”

她握紧拳头。“给他我的房间吧。”声音更苦涩。“我不再需要它了。”

天啊,他似乎真的在这么考虑。想了一下,他的眼神变得冷酷,摇了摇头。“那房间太舒适了,”他喃喃地说。“对一个甚至拒绝去承认……”他停下来,看了看她,终于看了她。“你来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她撒谎。“我只是来说再见。”

超人接受了,继续转身望着墙壁,现在她知道他在看什么了。

她的愤怒像沸腾的水溢出锅边,无法控制地在她身上蔓延,从身体到嘴唇之间。

“而且,”她冷笑着说,“我来提醒你,你曾经许下的承诺。”她落到地上,抓起一些他办公桌上的文件,并把它们猛烈地扔向他。“自从你开始接管,哥谭市还是一直属于蝙蝠侠!当说起你的统治的安全,新闻记者结结巴巴。甚至你的联盟正在崩溃!闪电在崩溃的边缘,沙赞死了,其他有一半人像秃鹫一样环绕着你。而你不在乎!”

她小声地“你正在失去一切,超人。”

超人的眼睛变红。“你想让我做什么?”他冷笑。“我已制造了我们的完美世界。我杀死了所有的怪物,帮助了所有的人,为了什么?我给了这个可悲的星球一切!你还想让我做什么?”

“拯救我们,超人,”她说。“这是你所承诺的。那就是你要做的事!”

“我已经做了!”他站起来。“我已经拯救了这个世界无数次,多到数不清。你仍然要求更多。即使是你。”

“我爱你,”她抽噎着。

“路易斯从来没有要求过我什么,”超人咆哮着。“而布鲁斯……”

“布鲁斯?”她听到自己的笑声,一个丑陋的,尖锐的,声音。“你他妈的怎么还认为你有什么机会与那个怪物在一起?你怎么这么他妈的瞎了?他恨你!”

“他会爱……”

“不!他不会!一个傻瓜也可以看出!他永远不会爱你的!”

红色。她把手镯放在面前抵抗射向她的热视线。它们被她的手镯反射,打到冰面上,碎片随着雷鸣般的冰裂纹落下。超人突然飞到她头上,俯视着她。在他发光的眼睛的威胁下,她和超人对峙。

他刚才试着杀了她。

他试着用他的视线划过她的喉咙,他试图了结她。

“滚,”他咆哮着。

滚烫的泪水沾在她的睫毛上。“操——操你,”她结结巴巴地说。

“现在。”

她哭着转身飞离了房间,飞出城堡,飞过海洋,飞向她的岛屿,她的家——天堂岛。

她撞到阳光浸透的沙滩上,蜷缩起来,哭了。

 

 

[1]没错,只有小闪还这么神经大条地叫不义超——酥皮,不知道说什么好。
[2]所以说只有老爷一个人类会氪星语是不对的,灯侠都会说,可能靠灯戒作为语言转换器。他们用星际另一种语言交流,有背着不义超密谋的嫌疑。
[3]”为了操他妈的蝙蝠侠”是这样读的“为了 操(动词) 他妈的(语气词) 蝙蝠侠”.我好拼,滚了……

 

 

 

2015.8.4
她哭着,直到喉咙沙哑,眼睛红肿。

她感到有点头痛,就仰面躺着,盯着太阳慢慢溜过天空,凝视着荒凉的阳光布满云缕,直到第一颗星星开始在天空闪烁。

“我爱你,”她听到自己说。“我爱你这么多。我爱我们的世界。我们完美的世界。我愿为之付出一切。”她干笑着。“为我们共同的理想。”

她一直在等待,等着他从空中落到她面前,把她拥入怀中,向她道歉,告诉她他也爱她,把她带回到城堡,回到他们的家。

她一直等着,直到天空从漆黑再次变成粉红,海鸥飞出石崖在翻腾的浪花中觅食。

他没有来。也许他根本没去听她的话,就像他对闪电那样。他没有听到闪电的话,即使巴里在他自己的堡垒里说了叛逆的话。她怎么会有什么不同待遇?她怎么会相信自己会得到比闪电更多的注意呢?毕竟,现在她只是他的队伍里一个成员罢了。她对他没有任何特别了。可能从来就没有过。

她站起来,看了看她栖息一夜的金色沙滩,然后飞到空中。她绕着海岸线飞,直到找到了那座金光闪闪的白色城市,它一直延伸到悬崖上。看到她飞在空中,有几个侍卫停了下来,指着她。一个小女孩尖叫着,躲在她母亲的身后。没有挥手,没有人欢呼她的凯旋归来。

她落在宫殿的边缘,被吓一跳的守卫包围了。发现她就是毫发无伤的戴安娜公主后,一个侍女出现,给了她一盆圣水和毛巾。接着另一个侍女,端上盛满面包、葡萄等食物的盘子。侍女的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杯粉红葡萄酒。

“给——给你,”她结结巴巴地说。

神奇女侠感激地接过毛巾,迅速地洗了脸和手,然后拿过酒杯,让美酒滋润干渴的喉咙。这是一种奇怪的味道,从未喝过,她皱起眉头。

“我的母亲在哪里?”

那姑娘的脸看起来十分茫然。

“女王在哪里?”

“女王?”

“是的。”她耐心地说。“女王,她在哪里?”

“你就是女王,”另一个女孩说。“七个月前,前任女王死了。”

神奇女侠盯着那女孩。“不可能,我没有收到消息……”

“我们派使者去告诉你她生病了,”另一个姑娘紧张地说。“但你不肯见我们的使者。我……我想你太芒了?”女孩尝试了外来词‘很芒’。

“忙?”神奇女侠纠正了她。“我太忙了…我记得……”

另一个女孩迅速点点头。“姐妹们听到你这么说,都非常非常生气。薇薇安说你不想再回来了,因为你忙着帮男人耕地。”她皱起眉头。“外面世界的男人应该学会像我们一样,自己播种收获的。”

这两个女孩都严肃地点了点头。

神奇女侠觉得很恶心。恐怕她们说的不是在土地上耕种,而是超人在她身上耕耘。婊子。这…这就是现在亚马逊人对她的看法…这就是她曾经的家…而她的母亲…她的母亲死了……在等待女儿的归来中死去,然而她直到今天才发现。赫拉啊。…她怎么能原谅自己…怎么……

“你看起来不像昨天那么好,”一个女孩说。“你生病了吗?”

她僵住了。“昨天?”

“昨天你回来过,”女孩说。“而且当你意识到自己已经走了这么久的时候,你很愤怒。”

“我……”她的镜像,当然是她。“我去哪儿了?”

女孩们看起来很困惑。

神奇女侠攒起拳头,“我离开了吗?我昨晚在这过夜了吗?我去了哪儿?”

“我--我不知道!对不起!”神奇女侠将酒杯摔到地上,举起她的手要打她。

“我在这儿,戴安娜!”

她转过身来。她的镜像漂浮在窗外。阳光下她的金甲闪闪发光,黑色亮丽的头发平直光滑,全身肌肉曲线优雅流畅,她的眼睛是明亮的蓝色。

她是美丽的,完美的。

“让女孩们退下。”而且自信。

怎么会?她的镜像怎么会比她更优秀呢?她怎么会这么完美,而她是如此…所以…如果她是那样的,超人将永远不会离开她的。如果她是如此完美,她就不需要求超人帮她建造一个完美的世界。

“你在这里干什么?”神奇女侠轻声说。

“我在找你,戴安娜。”

“没有人…没人再那样叫我了……”

另一个神奇女侠的眼睛眯了起来。“为什么?这是你的名字,你的母亲给予你的。你忘了你的名字,戴安娜。”

“我没有。”

“你让你的母亲孤独地死去,”她继续说。“她不是在恳求伟大的神奇女侠的关注。她只是想要见她的公主,她的女儿,她只想见你,戴安娜。”

神奇女侠飞出窗户,和她的镜像缠斗在一起。“别那样叫我!”她揍了她一拳。“再没人能那样叫我!”另一拳。“永远!”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拳头,一只膝盖撞到了她的肚子。

“我不想叫你神奇女侠,”她的镜像吐了一口唾沫。她们在空中抓着对方,一会上升,一会下落。“神奇女侠是亚马逊人的保护者。她们的骄傲!”他们一起撞到了对面的悬崖上,滚下来。“你不配。”她们的打斗击碎了崖壁和岩石。“我不会叫你神奇女侠的!”她们一起撞到山下的石板路上。

神奇女侠试着站起来。但一瞬间,她的镜像坐在了她身上,把她钉住,落下一拳又一拳。她感觉到她身下的大理石变成了粉末,嘴里尝到血和胆汁的苦味,而她的绳索被从腰间拽下来,绑住了她的肩膀和手腕。

“这不公平,”她听到自己说。“我爱他。我愿意为我们的完美世界做任何事。这不公平。我应该像你一样,看起来像你一样,而他应该爱我,而不是那个人。为什么他要爱他?一切本可以完美无缺…我们会是完美的一对。”

“而你的完美世界导致我最好的朋友被杀,”她的镜像咆哮着。“那就公平吗?”

 

 

本章完


评论
热度(39)

© 洛云上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