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云上走

【翻译】【超蝙】Injustice 不义联盟 第二章

第二章
翻译:乌瑟卡夫 beta:洛云上走


译者的话:这是同人,这是同人,这是同人,重要的话说三遍。本文不义超有很多不好的行为,但是不义联盟的漫画和游戏里不是这样的,虽然独裁和杀人是肯定的。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文就定下不义超是这样的印象。


第一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完)



超人站在桌边,心不在焉地盯着上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地图、报告、等待签名的文件;那些全息影像、卫星照片,那些不断变换的新闻标题——所有这些飞速变换毫无真实感的信息,他什么都没看进去。

他只看得见布鲁斯。

扭曲翻滚挣扎着的……呻吟喘息着紧绷的……高潮了的……布鲁斯。

超人恼怒地死盯着面前的报告,试着让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那些最基本的字母以及密集又不断重复的单词上。

然而能想到的只有那个男人努力反抗时活跃起来肌肉群……和他……再次反抗他;只有布鲁斯咬紧的牙关和顽固的下巴……尖锐地呼吸的样子……那一瞬间,布鲁斯忘记了反抗转而迎合他的样子。

爱他。

超人的手死死抓着桌子的边缘,感受着掌心指缝里坚硬金属在其中弯曲变形,彻底破碎。

脆弱……如此脆弱……

“超人”

超人慢慢转身。

神奇女侠大步走向他,她的制服被抛弃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红色的丝绸长裙,后背开叉到臀部,前面则包裹着她胸部丰满美妙的曲线。平常作战时束起的辫子被放开,套索松松地缠绕在一支手臂上,黑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愤怒,“我们都在等你。”

两根肋骨,他的腿有两处骨折,髋骨附近有瘀青,手掌里的十二根骨头……

“我这边结束了就过去。”他低声说。

肋骨恢复需要四周,手掌需要四到六周,腿则需要差不多六个月。

“这是你的计划,”她打断道,“而你正在破坏它。”

那些烧伤,手上有几处小伤痕,而……那个烙印……在他脸颊上……

“今天就是处决日,”戴安娜接着道,“你得交出那死囚。”

他们可以永远……

“超人?”

不,他得到了他应得的。

布鲁斯想要他,想要那个,他得到了他假装不想要的,装作不知道那是对的,装作他没有分享那渴望……那需求……装作他不在乎……

假装他不爱他。

是另一个蝙蝠侠,这个世界的蝙蝠侠,不知何故他已经接触了布鲁斯,他已经腐蚀了他,迷惑了他,让他的新布鲁斯来对抗自己。正如他正逐步地想要使整个世界来反对他,而现在他正在外面某个地方,某个被计算机充斥了的山洞里嘲笑他。

“超人!”

神奇女侠抓住他的肩膀把他转过来面对自己。“陷阱已经设置好了,”她大声说,“我们需要诱饵,那个镜像,他在哪儿?”

她手里的套索摩擦着他的肩膀,墙壁的水晶表面爆发出一阵强光。

“……蝙蝠侠……”超人低语,“……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而我……烧伤了他……我不想……不,他活该……他也一样……他和另一个一样……”

“什么?”

“布鲁斯,那个镜像,我烧伤了他。”

“所以?”

“在脸上。”

她盯着他好一阵,双眼眯起,嘴唇扭曲,并且谨慎地放缓了呼吸,猜测道:“你担心媒体会有疑问,”她推断道,“我会告诉摄像师只拍他好的那边脸。”她摇摇头,“他说出什么了?”

他瞪着她:“什么?”

她的眼睛再次眯起来,“审讯,他说出什么了吗?”

“我……”真言套索还挨着他而非捆着,于是透过制服传来的力量减弱了不少,但是它一样和他接触着,她知道了?她故意这么做?她想逼他说出什么?

愤怒在他体内升起,密集沉重而扭曲,他猛地推开她,戴安娜因此蹒跚后退,鞋跟踩进了那条可笑的裙子里。

她跌坐在地,不可置信地瞪着他。

“别碰我!”他怒道,瞪着她暴露出来的皮肤,腹部裸露的肌肉,勉强被遮住的高耸双乳,这新装扮以前看起来多诱人现在看起来多怪异可笑,“去找点东西穿上。”他加了一句。

她瞪大了眼睛咬着嘴唇,套索被捏的发出声响,她慌慌张张地飞离地面。

“在我为你做了所有的一切之后你就这么回报我?我为你抱着露易丝,超人!我在你保护世界的时候,抱着她![1]我埋葬了她!”她的套索缠上了他的脖子,绳子猛然收紧爆发出金色光芒,“你就这么回报我?”

“放开我!”

“为什么?然后让你无视我,对我撒谎,把我远远的推开?我爱你,超人。为什么你从来都看不到?”

他瞪着她,感觉到刺痛的高温染红了他的虹膜。

“来啊,”她嘶声道,“烧死我,杀了我,没了我看你能不能管好这个世界。没了我看你能不能管好联盟。”她把套索在手腕上缠了两圈,死死拉住,“他们都在说你,超人。世界上到处都是这样的流言,即使是你也听不见。他们都觉得你迷失了,疯了。”

“是蝙蝠侠,”超人说。“他就是那个人,那个把这些想法塞进每个人脑子里的人,让所有人都反对我。”

“蝙蝠侠?”她冷笑,“你想阻止蝙蝠侠可你甚至不想把你的小蝙蝠复制品送到高谭去设置陷阱。这个陷阱能够,只要它完成,重塑其他人对你的信仰。这个陷阱可以阻止那些无意义的战争。为什么?”

“我烧伤了他。”

“我已经跟你说了那没关系!”

“我弄坏他了。”

她停顿了一下,飘到他面前,套索的末端拉扯着他,光芒从她凌乱的发丝里透出来。“他早就受伤了。”

“我弄断了几根肋骨,”超人坦白,“一只手,我想他的腿伤也更严重,虽然它已经骨折了但现在可能粉碎了。”

“不过他还是四肢健全的?”她逼问,“神志清楚?还能呼吸?”

“是的。”

“那还有什么问题?”

“我不想杀他。”他说,真相,他对自己都隐藏起来的真相,这个真相现在被残忍而痛苦地曝光了。

戴安娜目光闪烁,“什么?”

“我想……这不是他的错,他不了解这个世界,我们的世界。他所知道的都是蝙蝠侠灌输给他的谎言。”

戴安娜满脸怀疑:“他和那个人是一样的,他会和另一个人一样背叛你,伤害你。”她靠得更近了些,“我上一次拼起了那些碎片,超人。”

“不、不,”在她接近时他远远地退开,用力地摇头,紧抓着脖子上的金色绳索,绝望地阻止那些真相从他口中汹涌而出,“你不明白,他回应了,只有一瞬间,我只需要展示给他,强迫他去看……”他的手指在绳索间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他把它从脖子上扯了下来。戴安娜再次把它缠在他手腕上,双眼一直审视、分析着他。

“继续。”

“也许这样就可以再次拥有一个蝙蝠侠了。”超人试着继续,“他可以接手你现在所有的工作,你可以不用再管理这么多联盟事务,你不用再指挥军队。”

诡异而死气沉沉的停顿。

“你会让他作你的副手,”她推断,声音紧绷,“这一切之后呢?”

他把手腕上的套索扯下来扔回她面前,它静静地垂挂着,它的使命已经痛苦地完成了。

“不,”他诡辩,“我没打算。”

“你打算!”她尖叫,“那之后他完全属于你!那之后我就什么也不是了!你打算赶走我!为了他?为什么?!”

他看着她。

她悬浮在他面前,裙角湿漉漉地垂着,眼神阴沉冰冷,看透一切。

“你上了他是吧?”

他目光闪烁,“没有。”

她手腕动了一下,套索卷起来。

超人艰难地呼吸。

被扔出去的时候神奇女侠发出了刺耳的尖叫,身体撞在水晶墙壁上,头发裙子乱成一团,套索跌落在地。

一瞬间,他压制着她,把她按进墙里。

“你觉得我在说谎?你想用那东西对付我?反抗我?”他怒发冲冠,渲泄而出的恶意充满了他的词句,“你想背叛我?”

“如果我看见他,”她嘶声道,“那些断骨,烧伤,看起来什么样?施虐者的标志?爱人的印记?”她眼神阴沉下来,“都是?”

他瞪着她,“你不会明白的。”

“对,”她说,声音破碎颤抖,“我不明白,为什么,超人?”她的气息愤怒地打颤,“我爱你!胜过一切。我……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像爱露易丝那样爱我。不过我接受,我接受因、因为我知道……我认为……”泪水滑过面庞,让她看起来奇怪又混乱,“为什么?为什么是他?见鬼的为什么你上了他?!”

这是一个无法逃避也无法回答的问题。

她忍住泪水,环抱住他,把脸埋进他颈窝里,慢慢地他接受了,不再把她扔到墙上,不再推开她。

他们一起漂浮在空中,熟稔的怀抱环绕着他们,身体相拥四肢纠缠,双眼却从未交汇。

“别这么做。”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别。”

他叹息。

“我了解他,超人,”她继续,“我也了解你。”她从他肩膀上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别这么做。”她低喃着,脆弱又绝望,“他永远不会心甘情愿地追随你,他会永远是你的囚徒,你知道的,你知道他永不放弃。”她颤抖着顿了顿,“我们会用他抓到真正的蝙蝠侠,就像你计划好的那样,我们会结束这场战争。”

他没有回应。

“一旦蝙蝠侠被消灭我们就胜利了,”她低声说,“我们最终会建立一个完美的世界。”她抚摸着他的脸颊,“我们已经接近了,”一个小心翼翼地柔软微笑,“别这么做超人,现在不要,不要在我们如此接近的时候。”她倾身向前。

他接受了这个吻,这来自她的双唇的温暖湿润的碰触,她胸膛的重量挤压着他的胸口,那深入的唇舌,牙齿细微的啃咬,她的双手在他身上试探。

什么也不是……她什么也不是……一点也不像布鲁斯。布鲁斯是令人迷醉的深沉火热,黑暗又危险。

而他想要……需要……去品尝,去触摸,陷落、沉溺……他一直都知道那个男人令人上瘾。他见过蝙蝠侠作为亿万富翁花花公子时那些女人脸上的激动和疯狂。他听过他饥渴地亲吻她们时那些姑娘们狂乱的心跳。他一直都知道,他的手指第一次抚过那脸颊时那皮肤鲜活的感觉。但是……神奇女侠……她什么都不是,和他相比,她什么都不是。

可布鲁斯已经拒绝了,拒绝了他。

超人吞下所有愤怒和威胁的念头。他不会,他不能,不会一直如此,他必须接受,他必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会爱他的。

戴安娜后退了一点,双眼大睁,眼眶微红,半张脸藏在凌乱地长发后面,“拜托……不要……”

“我需要飞一会儿。”

她没有回答。

他轻轻地松开双手,避免分离造成的伤害从她眼中流淌出来,然后离开。

 

==========2014.1.11更新==========

 

天空包围下的堡垒看起来像是一组油画,蓝色背景上是丰满迟缓的云朵,视野所及都是冷漠白色,孤独地圆形建筑矗立在阳光下。

两个黄灯在附近盘旋,用一种他听不懂的奇怪语言聊天,在看见他靠近时住口。他在他们向他致敬前用严厉的眼神阻止了。

他几乎无法思考,无法呼吸。

她怎么能?她居然这样背叛他?她怎么能如此深入他的内心,把真相扯出来,赤裸裸血淋淋地摆在他面前?

他沿着平常的路线巡视全球,听到下方人类发出的纷乱的嗡嗡声,看到瞭望塔始终监视着地球仿佛那是个威胁。

但它不是,他保护着它,他消除了犯罪,消除了超级罪犯,消除了所有的罪恶留一个质朴的蓝绿交错的星球,一个完美的世界。

超人闭上眼睛悬浮着,让地球引力温柔地拉着他环绕整个星球,让所有的声音都在那唯一的、亘古不变的声音中模糊,像冲上海滩的浪花,起起伏伏。

布鲁斯拒绝了他,轻蔑地拒绝了他。

他磨着牙转身面对太阳,让她的光芒抚摸他,让她散发出的友善的带着些许刺痛的力量穿透他的皮肤。

没关系的,他说服自己,他想要布鲁斯,想要像情人那样抚摸他、拥抱他、品尝他的味道。布鲁斯也同样想要,尽管他自己认为不像超人那样渴望。

神啊,他真的希望布鲁斯别再和他对抗,希望他能承认这一切,张开双臂拥抱他、爱他就像他一样;希望他别跟着小丑、另一个蝙蝠侠做什么,搅合进这一团混乱里,希望一切都能简简单单,实实在在,就像它本来该是的样子。

为什么他要反抗?是蝙蝠侠,全都是因为蝙蝠侠,他肯定已经蛊惑了布鲁斯,肯定已经针对这个制定了计划,设计他,一定是一个有效的计划,一个摧毁他、消灭他的计划——通过欺骗他让他杀死布鲁斯。

是的、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小丑回来了,加入了蝙蝠侠那边,他知道,他听见高谭地下流动的传言,那个杀了露易丝的小丑,毁了他的家庭的小丑,愚弄他,利用他……现在他打算再来一次。

布鲁斯说过他是跟着小丑来的,再一次,他知道,警方有录像,拍到了小丑和蝙蝠侠之间的战斗,但那不是蝙蝠侠,那是布鲁斯。小丑和蝙蝠侠陷害了他,害他被抓住,害他被杀。

蝙蝠侠不会来的,他不会来救布鲁斯,他会任由公开处决进行下去。那时超人会再一次杀死他爱的人。这就是他的计划,这就是他的背叛。

“超人!”一个声音隐隐约约地从地球传来。“超人!”他转身,俯视着世界,试着从视线所及之内零星分布在地面上的成千上万人中找到来源。

鹰女浑身浴血伤痕累累地盘旋着:“超人!”

他猛地降落在她面前。

“超人,”他出现时鹰女急促地喘息,“海王在进攻岛屿。”

“什么?”

“你听不到吗?”她气喘吁吁地说,“海王,那个镜像,正在攻击我们准备执行处决的岛屿。”她急匆匆地补充,“蝙蝠侠的镜像在那吗?你已经把他送进去了吗?”

他听得见,枪声、尖叫、深海怪兽冲出海面时的咆哮。

“不,”他摇头,“这只是个假象,他们不打算救他。”

她的眼睛猛地睁大:“什么?你、你怎么知道的?”

愤怒爆发出的灼热和沉重折磨着他的内脏:“毫无疑问!”他叫道,“他们为什么让我们抓住他?这是他计划的一部分,这全部都是他的计划。”

“可是……他们已经开始进攻了……我们得……蝙蝠侠肯定在战场上,如果我们能找到他……”

“不,他不会来,我告诉你,我已经明白了,我知道他的计划。”

“我们知道他们有一个神奇女侠,一个绿灯侠。”她试着解释,“我们需要增援部队。”

“不!”他的声音掀起强风把鹰女惊叫着吹了出去,“我说了这是个诱饵!他们不会来!”

“求你了,超人。”她大喊,为了稳住身体翅膀猛烈地拍打着,“没有蝙蝠侠的镜像他们很快就会侵入我们的系统发现他还活着,而且不在这,我们会失去抓到蝙蝠侠的机会,失去结束战争的机会。”

他冲她咆哮了一声,转身飞走。

“那拖不了他们多久,”她在他身后说,“我、我认为他们有一个钢骨。”

愚蠢,她怎么会这么愚蠢?难道她没意识到?这些都是借口、谎言。现在这太明显了,他怎么没能早点发现?蝙蝠侠一直和小丑有着不正常的关系,现在他们联合起来对抗他。肯定是这样。

但他不会上当的,即使鹰女和神奇女侠已经被耍了,甚至包括联盟其他人。可这一次,他不会让他的敌人们愚弄他去毁灭他的东西,没有第二次了,永远没有。

他必须杀死布鲁斯。

杀死布鲁斯他们会认为一切都结束了。

杀死布鲁斯他们就不会再关注了。

杀死布鲁斯他就会成为他的了,永远。

他必须假装完成处刑。

他在地球上空飞行,前往她白色的王冠,落进堡垒,闪烁着的光芒冰冷但让人平静,被他的纹章和氪星璀璨的文化装点着。闪电侠和神奇队长在这里。

“你们,”他叫他们两个,他们跳了起来,转向他,“我需要让别人认为处决完成了,去找摄像师和一个长得像布鲁斯·韦恩的人来。”

他们瞪着他,似乎他突然长出了翅膀,“可……”

“立刻!”

他转身飞向堡垒深处,没有留下来看看他们是否服从命令。穿过一系列或开或关的门后,他来到关押布鲁斯的房间门前。

电子门辨识出他的身份,滑向一边,布鲁斯在里面,被手铐吊着,等待着死亡。

那男人看着他。

他嘴唇上有着不少已经结痂的咬痕,蜿蜒至下巴一路下降到颈项。一大块瘀青从他的喉咙出延伸开来,残酷地贯穿他的下巴,以覆盖脸颊的一些清晰的指印为终点。白色的绷带仁慈地包裹了他右半边脸颊,遮住了那个烙印。

情不自禁,超人感到一股渴望的热流涌上来,当他看到被吊在面前的男人那隆起的肌肉,方正的下巴,鲜明的面容。而听到布鲁斯的心跳快了一拍时除了腾起一股颤栗感外对整个事态的缓解也没什么帮助。

“布鲁斯……”

他的眼神冷漠、尖锐、毫无宽容之意,他的嘴紧闭着,完全沉默。

“我已经全搞清楚了,”他开口道,“小丑和蝙蝠侠一起行动,对抗我,对抗你。”

没有动摇、没有怀疑,只有指责。

“我不知道他对你说了什么,布鲁斯,关于我的,但那都不是真的。我会带你飞去看看,那一切是多么安宁,我们做的有多好。那时候你会明白的。”

沉默,瞪视,安静。

“我不会再伤害你了,那是他想要的,你看不到吗?”他微笑,让自己飘的近了些,靠近那些瞪视和敌意。“我错了,你不像他。你是那个我一直以来想要一起分享这个世界的人。”

难以读懂的表情。

“非常抱歉,布鲁斯,”超人低语着,“你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但我自己不了解,我没有意识到。”他摇着头,伸出手碰触他。

布鲁斯猛地向后仰,和他拉开距离,拒绝了他。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从现在开始,我保证。你会明白的,等我给你看过,等我给你解释过。”他又一次伸出手。

“别碰我。”

这个命令粗鲁、尖锐而又危险,一个威胁。超人感到怒火重新燃起,感觉到热流窜进他的虹膜。他肌肉紧绷。他怎么能这么冷酷?他怎么能如此的不屑一顾?在他们分享过全部之后?就在他打算解释的时候。

“我救了你,”他愤愤不平地说,“就像我拯救了这个世界,就像你也许不喜欢这个世界……但最后你一定会回来感谢我的。”

他扯断布鲁斯的捆绑,把他拉到屋子中央,粗暴地把他扔在地上。身体压倒伤腿时,他因为痛苦发出含混的呻吟。

“把你的护甲脱了。”

布鲁斯的目光猛地缩了一下。

“我没打算碰你,”超人听到自己在解释,“我需要它。”

毫无反应。

“我会从你身上撕下来的。”

“我知道。”

超人紧握双拳:“别假装你不理解,布鲁斯。我……我没想过伤害你。你知道的。”

布鲁斯看着他目光很冷漠,那么冷漠,像是在燃烧。

超人抓住他的领口把他提在半空中,叫道:“你知道的!别装作你不知道!”

“我说不,”布鲁斯慢慢地说,“而且你伤害了我。”

“不是那样的。”

他咬着牙,“你强暴了我。”

“你想要的,”超人争辩道,“你一直想要。这就是为什么你现在想要推开我,嘲笑我,你知道我是对的,在所有事情上。”

布鲁斯毫不掩饰他的憎恨:“你疯了。”

超人把男人拉过来,攥着他的头发扯着他的头向后仰,暴露出布满青紫和咬痕的喉咙,伤痕累累的双唇,以及……绷带脱落了,那标记正注视着他,丑陋的、皱巴巴的刻痕镌刻在他脸颊完美的线条上。

不过这是布鲁斯应得的,他就应该得到它,他是那么的撒谎成性,伪装矫饰,满腔怨恨。

超人的拇指粗鲁地划过那伤口,布鲁斯瑟缩了一下。“你受伤后为什么还要撒谎?为什么你就不能说实话?为什么你就不能……”他倾身将一个吻印在对方双唇。

他在抵抗,双唇满含讥讽,下颌紧绷。全身肌肉都在反抗他。不过这没关系,他会停下的,他会回吻,就像上一次,他会忘记另一个蝙蝠侠告诉他的每一句谎言……他会回应……

他侧首加深了这个吻。强迫紧闭的口腔打开,让他的舌尖顺利的滑进齿间。让这个人的味道……这男人……充满他,拥抱他,威胁着要淹没他……

“超人?”

他猛地后退,转过头。

闪电侠站在门口,胳膊下夹着一个摄像机,正看着他。“我……呃……我拿来了这个……戴安娜让我告诉你,战况变得糟了,他们需要你的帮助。”他焦急地说,“她发现……她认为蝙蝠侠已经来了,然后离开了。”

他忍耐着愤怒驳斥的欲望。闪电侠根本不明白,他们没有一个人明白。“我说了要找一个长相相似的。”

“我……好吧……我们都被这个命令弄糊涂了,超人。”

他眼睛里闪动着红光,声音提高,口气强硬:“这个命令怎么不清楚了,闪电侠?”

“它……为什么你要一个相似的替身?我认为你准备处决这个蝙蝠侠。他看起来非常像布鲁斯·韦恩。”

“我需要证据。”超人打断道,“证明这次处决是按计划进行的。”

闪电侠迷惑不解地看着他。

超人叹了口气,“我们会拍几个他的特写镜头,”他向布鲁斯的方向侧头示意,“其他部分都用替身的。我们也需要尸体做为证据,不用特别精确,只要身高体重还有外型……用软焦点和远景拍。”

“但是……”疾速者的眼睛不安地在超人和布鲁斯之间扫视,“一个无辜的人?”

超人瞪着他,“如果你们能在还活着着的罪犯里找到一个就没问题了。”他缓慢、清晰、仔细地说,像老师在教导一个特别愚钝的学生,“没有人会因为一个农民或者工人的失踪产生怀疑,我们会找个理由,一场意外。”

“我……我不知道去哪……”

“你是活着的最快的人!你不需要来场预演!”

神奇队长在闪电侠身后出现,眉头紧皱,双手揉搓着长袍边缘,男孩看向那几双年长的眼睛,那拥有所罗门智慧的男孩。

“超人,这不对。我们不能杀死一个无辜的人。”

超人冷静、果决地注视着他:“为什么不?想想我们拯救了多少无辜的生命。”

男孩向前走了几步,“那你也没这个权……”

超人杀死了他。[2]

他看着男孩破损的前额,头骨上绽开两道热视线造成的伤口。闪电侠瞪大了眼晴,张着嘴,仿佛被冻住了。布鲁斯怒吼着向前挣动。神奇队长站立了片刻,两道血痕从前额流下来,滑过眼框,滴在制服上,红色叠着红色。

接着他倒下了,安静而单调地仰天倒下。

超人看了他一会儿。这很奇怪,他认为,他猜那孩子会向前倒下。

“把那个替身带来,闪电侠。”他认真、平静、有力地说,“现在。”

对方立刻消失不见。

他转回身面对,重新对上那双眼睛,对上那怒视。

他叹息一声,抚摸着对方额角,“别那样看我,布鲁斯,你不懂。”

“我不懂什么?”布鲁斯怒斥,“现在对我解释!有什么东西是我弄错了吗?”

“这是更好的方法。这世——”

“你不该——”

超人打了他,然后丢开:“闭嘴!闭嘴不然我在你另外一边脸上也留个记号。”

布鲁斯慢慢转身面对他,冰冷的怒视压在他身上。

“你……”超人叹息着,“我想要你,布鲁斯。我要你在我身边。你让这一切变的那么困难……对我们两个来说都那么困难。”他飘落下来,跪在冰面上另一个人身边,“可我不会……我只是没法放弃你……我爱你。我不会放弃这些。”一个微小的、柔软的微笑,“你可能看不到,但我会帮你的。我会给让你看,而你会看到……”他握住布鲁斯完好的那只手,在布鲁斯试图甩开时握紧,“你也会爱我的。”

布鲁斯立即回答:“我永远不会爱你。”

[1]路易斯死后,超人把路易斯交给戴安娜,戴爱娜抱着路易斯的尸体,后来埋葬了她。
[2]漫画里超人也杀了沙赞,在沙赞刚从卢瑟手中救了他的性命之后,因为沙赞反对他的决定,但不是文中这个理由。

本章完


评论
热度(62)

© 洛云上走 | Powered by LOFTER